第三世多杰羌佛浅释邪恶见和错误知见

(摘自第三世多杰羌佛原法音开示)

今天我为大家讲什么呢?就开示至关重大的成就解脱关键佛法吧。这一次我必须要提醒大家,今天我对大家讲的法确确实实是不能忽视的重要。重要在哪里呢?这是关联到你们学佛修行是否能受用,能福慧增长成就解脱,或者堕入三恶道的大事问题。今天讲到的是“邪恶见和错误知见”,凡是学佛修行人的人,只要犯了一条邪恶知见,这个人是不能成就解脱的,而且也不会增进福慧资粮,修成道力境界。不管你是哪一宗哪一派,只要是你想了生脱死,得到成就解脱,就不能犯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只要你犯邪恶知见其中一条,就不可能修起福慧资粮而且无法成就解脱。但如果犯了以后,忏悔了,当下改正,就没有问题了。错误知见的罪略微比邪恶知见轻一些,虽然略轻,有的条款犯一条也会出问题,有的只要犯二三条,同样不得成就,不得受用。这是所有佛教徒必须要执行的一种了生脱死证成就圣果的铁定法规,这法规不是谁编造的,这是因果的规律,是十方诸佛菩萨之菩提共行。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是《解脱大手印》里面必须的一个重要部分。为免有的人理解错误或讲解偏邪乱说,所以今天我亲自讲释,这是粗略的浅述。

邪恶知见大概为:所谓“大概为”就是说,这里并没有包括完所有的邪恶知见,但主要依法的已经包括了。只要不犯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自然你就成了菩提道上正知正见如法的修行大德。

以下每一条款均以“认”来立标,也就是只要认同、同意、执行以下条款,就是犯了邪恶知见。

第一条,认鬼神为解脱主。把鬼神认作当成我们依止解脱的主人,把鬼和神作为我们依止成就的领袖,确定认为这鬼神可以救我们出离生老病死苦,认为只有鬼神才是救我了生脱死之主子。其实鬼神本身都未能了脱生死,所以鬼神并非我们学佛修行人的解脱主。

第二条,认神通为成就目的。认修行学佛是为了证神通变化,得到神通就是我们追求的最终目的,得到神通就成就解脱了。要明白,神通与成就解脱完全是两回事,无论有多大的神通,也不属于成就解脱的本质,因此,圆满福慧,证空性真如,生死自由,才是成就的目的。

第三条,认可破三乘戒律。认为所受的三乘戒律是可以破犯的,在某种因缘下或特殊修法下我们可以不守三乘戒律。必须注意,无论什么条件,三乘戒律都不可破,任何人,包括高僧圣者法王等都必须执行,否则就是披着佛教外衣的左道旁门。

第四条,认脱离菩提心修行。佛法中有很多修行的方法,无论用任何修行法,都不能脱离菩提心,只要脱离了菩提心,任何修行都是邪恶的修行。所以修行最重要就是不能脱离菩提心,也不能认同脱离菩提心者。

第五条,认戒律不需全部守。只要你受了某个戒,就得不折不扣的守,每一条都得守,不能认为只守其中一条或部分戒条,某些戒条可以不守。只要认为戒律可以不必全部守,此理念不仅是邪,而且是恶。

第六条,认弘法可冒称佛菩萨。认为我们自己为了弘法,或者某人善巧方便弘扬佛法,这种情况下,为了抬高地位接引他人,可以称自己是什么佛菩萨,叫徒弟、友人宣传自己是某某佛菩萨。只要有这类行为或观点,就是邪恶知见。

第七条,认常见为实有非幻。这是胜义谛义理,认为一切法都是实实在在的,不是幻化的,是现实的,人与人之间,物与物之间,事与事之间都是真实的,一切世间法不是无常的,而是实有、是真实不虚的,一切都是实在不是幻化的,这是邪恶知见。

第八条,认空性离常独立。认为空性跟世间法的一切常见没有关系,只要进入空性所有现实的一切都不存在,认为空性中没有这些有为法的现实安住,空性是独立的一个空,这种见已经邪恶。悟得空性没有离常,证到空性以后就知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二者互不相碍,一元本谛,真空妙有应无所住之真如。

第九条,认只修法不修行得解脱。认为我今天只要学了某个法,我就成功了,例如我现在修金刚换体禅何等了得,我可以作法,可以任持操运了,我修拙火定排除诸障,还要修什么行啊?我不修行都可以,我会成就,我会解脱的。这太邪恶了。

第十条,认法身是有形相体。我们的如来藏真心,即是指法身,这个法身是法报化三身之一,把法身形容成有形相、有大小、有颜色,或者有什么觉照清静、安乐快感,只要认为法身是一种有形相知味的体物,就是邪恶知见。

第十一条,认依佛力做坏事无罪。认为依于自己修法的力量,已有十方诸佛菩萨的加持,自己做点坏事是没有罪的,因为佛菩萨会马上来把它消失掉。

第十二条,认断我执割断父母情怀。为了断掉我执,连父母亲的关系都不认了,或者自己要出家,父母伤心悲哭,而你照常不理睬父母的感受,还认为这是断掉我执的行为。其实这种忤逆不孝,叫做邪恶知见。断我执,恰恰要利益众生关心众生,把自我的利益放在第二位,而不是不顾父母的感情,把父母的关系一刀两断。

第十三,认只要做好事,就具圣涅槃。认为我们只要是做好事,一切都是利益众生的,就已经具备了圣者的涅槃,就成就为佛菩萨了。要知道,做好事是有相布施,由因果所然,生人天福报。而圣涅槃是证圣境的事,那是要真正了生脱死任运自如的无为境界,不生不灭的圣地。所以认只要做好事就具圣涅槃,是邪恶知见。要明白除了做好事,还必须结合无为圣法的修持,才能具圣涅槃,这是没有二路可走的。

第十四条,认无大悲菩提心行是菩萨。在这个社会上,有各式各样的法王、仁波且、大师、大法师,他们其中一些人并没有菩提心,也没有菩提心的行为,但是由于他借助于某种宣传,就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大菩萨,实际上是假圣德。所以,没有大悲菩提心的人,无论他是什么身份的人,都不是菩萨,认这种无大悲菩提心行的人是菩萨,是邪恶见。

第十五条,认不明信因果迷命理运气。不明信因果,不相信因果,否认因果,而相信算命,相信运气,这是邪恶知见。要知道万事万法都是因果关系。

第十六条,认空谛说理,离实修行持。这种情况在显教中比较多,在密宗里也有。尤其是现在普遍炒于社会上的一些人,都喜欢空谛说理,什么禅门的参悟啦,什么万法无自性,本然属空啦,什么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啊,什么意念空寂如如啦,什么不来不去的本性天然啦,把这些道理讲得天花乱坠,神玄难弄,尤其是喜欢把《坛经》搬来讲,把《金刚经》拿来讲,把般若拿来讲,说一大堆空谛说理,但离实修行持,不去宣传实际的修行,不告诉众生如何实施菩提的道果,如何行持菩提的实相行为,这种人太多了,非常严重的违背因果。佛法的空理空谛,可以讲,但那只是理论,解决不了生死问题,所以释迦牟尼佛才告诉我们要如何修行,修行转换因果才能实际证入那些道理所讲的境界。所以凡是认空谛说理,离实修行持的人,这是邪恶之人,邪恶知见。

第十七条,认六道轮回是传说不实。对天人、阿修罗、人道、地狱、畜生、饿鬼这六道,认为是传说中的存在,不是实在的有,鬼是没有的,六道都是不存在的。只要有了这种理念,就会造成一切因果都是空假的啰?不成立啰?要知道,想明白一点,释迦牟尼佛说六道轮回真实不虚,生老病死苦、五浊恶世,你们大家现在就在这个现实生活中,难道不是这样吗?事实就是如此。如果否认轮回,就是跟佛陀对著干。可以把人间生老病死苦的世界说成极乐世界,在这里打一个比喻吧,确实有人想把苦集谛的世界改变建立成人间净土,这种从善其流,树利他风,导引大家做好人好事,是行四无量心的举动,但是如果认为这个世界可以建立成真正的人间净土,这就违背佛陀教诫了。任何办法都改变不了因果轮回的规律世界,无论以什么形式产生出来的结果都不是净土。人间就是人间,净土就是净土,完全天地之别、圣凡两界。因为净土是不生不灭,思衣得衣,思食得食,不存在无常相。而所谓的人间净土中,充满著完整的生老病死苦,思衣无衣,想得食得不到食,还得要自己劳动赚钱来才有,不是凭意念观想得来的。处在这个世界中,不想生老病死,但又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存在,必须生老病死痛苦充盈著,无论用尽任何办法所取得的结果,最终还是轮回世界的无常相果,改不了生灭无常,无论任何聪慧的凡夫都脱离不了五浊痛苦,因为这就是无常六道轮回的必然规律。所以六道轮回是存在的。

第十八条,认大喇嘛大和尚定大圣德。只要遇到是大喇嘛、大和尚,就认定此人是圣僧了,是大圣德。什么叫大喇嘛、大和尚?就是非常有名气的,或者是全世界震惊性的某种高僧,就认为确定他们是大圣德。其实这些人物,他们有可能是圣德,也有可能不是圣德,乃至有的非常著名的佛教法王,实际上是凡胎一个。

第十九条,认利益大于佛法。在我们个人的利益与佛法相对立的时候,你取佛法还是取利益?如果你将利益看得高于佛法,你是邪恶知见。利益不能高于佛法,佛法是无上珍宝,宁舍生命不舍佛法。

第二十条,认念超渡咒杀生无罪。认为我们念超渡咒可以超渡众生,杀死的众生,还有其他的任何众生,只要他们死了,我们可以念超度咒超渡它们,这样就没问题了。但如果你持念超渡咒去故意杀生,是超渡不了的,罪孽非常大。所以认为可以念超渡咒杀生,无有功德增益,只有黑业上身。

第二十一条,认逆行圣量菩提根本师定事。这个根本师是指圣量菩提根本师,有圣量又有菩提心行的大德,且无犯一百二十八条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者,我们修他的法作为根本法来修,如我们修他传的法作为本尊,准备终生依修他传的法成就的,这就是根本师。如果根本师所定的事情,弟子反著做或者不执行,这是邪恶知见。但是,这位根本师已经犯了一百二十八条知见,那时,无论此师是法王,还是尊者、大师,都已经构成了邪师根本了,所以,他决定的事,你是绝对不可以顺从、执行去助恶于邪的,只要继续顺从邪恶错误知见之师,自己无论修任何佛法,不得受用。

第二十二条,认敬佛敬师不孝父母。有的人对他自己的师父,对佛菩萨非常的尊敬,但是对父母语言撞击,行为逆反,不孝顺父母,乃至远走不理,这是邪恶知见。

第二十三条,认地位身份不认了义。有一些地位相当高,甚至称世界第一二流的大法王、大仁波且、大法师,他们讲的法如果是错误的,而我们不从正确的了义上去识别,不是应对佛法义理去判断是否正确,仅仅因为他是大法王等外表身份地位就认为他们的讲法是正确的,这是邪恶知见。

第二十四条,认众生是佛退化成。有些人动不动就把众生说成是佛,说众生无始以来就是佛,由于无明烦恼生起才由佛退化成众生的,这是不懂佛法的人所讲邪法之论。众生本来就是众生,从无始以来就不是佛,众生被生老病死苦等等业障包围住,但是众生皆具有佛性,通过学佛修行如法修持可以成佛,要明白众生绝不是由佛退化成的。众生就是众生,没有佛退化成众生这回事。如果有佛退化成众生,那么释迦佛陀哪一个时候退化成众生呢?

第二十五条,认佛法与外道混修。这种情况相当多,把正规的佛法与外道混在一起修。因为外道有非常多各式各样的法,什么良辰吉日,什么阴阳风水,什么符咒、求神、测字算命、巫婆跳弄、养育小鬼等统统都是外道,把这些与佛法混在一起修,这是邪恶的。

第二十六条,认因果为虚幻不实。有些人认为因果不存在,不用怕,不会有报应这回事。做坏事不让人知道就好了,总之没有因果报应的。记住,只要你认因果是虚幻不实,就是邪恶知见。

第二十七条,认怪力乱神为佛法神通。这个世界上有非常多神奇古怪的怪力乱神,左道旁门妖言惑众,迷离众生,造诸恶业,这些不是佛法的神通,这是邪门歪道。

第二十八条,认学过大法之师必是大圣者。有的人认为某上师他领受过大法灌顶,学过大法,他一定就是个大圣者。这不对,只要你有这个观点就落入邪道。学过大法的师,不一定就修好了大法;学过大法的师,他不一定就如法持戒,一定要看这个学过大法的师是否犯一百二十八条邪恶、错误知见。所以不能认为他学过大法就一定是大圣者,大圣者是个人以实际修行所证到的。

第二十九条,认修行放在明日做。经常有人想到,今天累了不修了吧,明天再修。或者说:哎,今天我玩一玩,明天再做功课吧,再修心修行吧。凡是有这个念头,就是已经从此时生发了堕落轮回不得解脱的缘起种子。记住这一条,这是生发堕落的缘起种子,修行不能放在明日做,否则落入邪恶知见。

第三十条,认说假话骗众生之师。有的为人之师者说假话来哄骗众生,哄骗弟子,说是善巧方便,有这种行为之师已入邪恶见,认同者也同样是邪恶见。

第三十一条,认有意对根本师打妄语会获受用。凡是故意对自己的根本上师打妄语,说假话骗上师,或者上师问到你的时候,你隐住半截不说,认为这样做了问题不大,乃至于理所当然,若无其事,这是邪恶见。其实,只要你对师说假话,就不可能得到受用,任何佛法的修持受用都成立不了,因为本尊、护法等都不会加持你。

第三十二条,认无菩提心行的神通士。有一种行人或者瑜伽士,神通广大,但他没有菩提心行。只要认同这种没有菩提心行,只有神通本事的人,就已落入邪恶见。

第三十三条,认不具戒行的法师仁波且居士。某仁波且、法师或者居士,他没有受过戒,甚至受戒后根本就是一个不守戒的人,这就是空有其外皮的假仁波且、法师或居士。所以,凡是仁波且、法师、居士,必须受过相应的戒,而且如法守戒。

第三十四条,认助邪师恶行是护法修持。有些人的根本师,或者他的师父,已经行邪恶之行,不合佛教法规,作弟子的不但不离开,却反而大力协助这种上师去做这些犯一百二十八条邪恶、错误知见的事情,还认为自己是在护法,这是邪恶见。

第三十五条,认依错乱未通佛法之师不另求良师。就是认依错乱不通佛法、对佛法一窍不通的师。当弟子已经发现了这个师的罪过,却不赶快离开,另外去求真正依教如法正确的佛教之师,还照常跟随依止错乱佛法的师,这就种下了终生堕落的种子。此时此刻应该立刻另求良师真大德,否则必堕三恶道中。

第三十六条,认有相计执布施。我们所做的一切好事都不能变成有相计执,做了就做了,完了就完了,甚至马上就忘了,要形成天然本质上的善良和慈悲,不可以故意做出来慈悲。所以,只要你认有相的计执布施,就会落入人天福报之中,只会享受有限有数量的福报,不会成圣,永远也不会,因为这是有相之因种,所结的是无常之果,有漏之因,最终必定用完,用完没有积量功德了,就该受恶报了。

第三十七条,认错乱讲经教不公众忏悔。有的人已经把经教讲错了,照常我执面子,凡夫心识放不下,所以他不公开忏悔,他背地里说:我私底下都改了。这不行的,这不是一个真正的行人,护法不会原谅的,因果更是不昧的。错乱讲经教的人,讲错了马上公众忏悔,因为你要的是成就,你要的不是面子,你要的不是堕落恶道身披畜生饿鬼之皮。

第三十八条,认对徒自称佛菩萨者。对徒弟称自己是某大德转世,是某佛菩萨,是大圣者,这是骗子。如果有合法认证书的呢,认证了就理所当然,但是必须以惭愧心对待,不可自吹,否则亦为凡夫心识。如果没有合法认证书,更不能乱吹胡说,造三恶道黑业,这样会遭到巨大的恶报,惨不忍睹,绝不可以。

以上讲的是邪恶知见,不但是邪门歪道的认知,而且是穷凶极恶,这是非常严重的。你们记住,这个法本是封挡不住的,全世界都在学习,并且他们会从《铁案记》里头抄到的。只有真心诚诚恳恳学佛,利益一切众生,才会成为一代大德,一代宗师,正像我们的道果三大德一样,顶门大开,神识自如,甚至外力取物、外力禅修,任运无碍,明心见性,圆满解脱等等一系列的证量,但他们照常十分谦虚。

要特别小心注意,犯有以上邪恶知见任何一条,察觉后没有深切忏悔当下改正者,无论身份多高,高到祖师、法王、尊者,所修一切法皆无受用甚至堕落,只要犯一条不改就是这种恶果,哪怕你就说你是妙觉菩萨都不行,那都是假的妙觉菩萨。妙觉菩萨如果发现他错了,他马上就会说:“我非常的错,我对十方诸佛及弟子们忏悔!”因为他是光明的,他没有污染。所以,无论身份多高,犯了邪恶知见而不忏悔,所修的法一切都没有受用,更无道量功夫可言。为什么我要讲这个“道量功夫”的名称?原因是已经有好些人跟我说,要我传他一个本事,传他一个降伏众生的本事,此类仁波且、法师幼稚愚痴到了极度!道量功夫能不能呈显出来,这是护法们在控管的,当你犯了这些邪恶见,护法们视你为坏人,早就把你的罪过记在那儿,有一天还要帮著无常捉拿你,你还贪心骗取什么道量功夫?他们怎么能帮助你骗人呢?佛法里头只有纯净的、无瑕的、无私的菩提境界,没有侥幸的获得一个什么功夫什么法力,佛菩萨不会给你。不是我不给你,你就是学了仪轨,也修不起来,更何况你起心不良,妄图“降伏”众生,要清楚一点,不能对众生施以降伏手段,唯有对众生大悲化受。我自己很惭愧,没有道量功夫,正如我对开初仁波且说,你的拙火定真了得,让我开了眼,我没有你这本事,但是希望不要第二次看到你显示拙火功夫,我希望看到的是你多展示大悲菩提圣心。没有菩提心,一切都无正念受用。只要犯了邪恶知见其中一条,只要你不忏悔,不彻底改正,不光是没有道量功夫,没有受用,还永远都会住在轮回里头,重者必堕三恶道中!包括与犯者相达之人,见到对方已犯而不改悔,若不离开,亦受同沾黑业之罪。跟犯者伙在一起的,或者是他的弟子,或者是他的师兄弟,只要发现他有这条罪了,也许刚开始他自己没有发现但是已经有人跟他提出来了,他还不改,不忏悔,这时候你还跟他继续来往,你不离开的话,你要跟他受同沾黑业的罪,这是非常严重的。如果这位作上师的没有犯一百二十八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此人就一定属于圣德上师无疑了,作弟子的应该以最虔诚之心来恭敬供养他,大力接引人去依止这位师长,你将会功德无量。如果是作弟子的,未犯一百二十八条知见,该弟子当下就具备了圣者上师的德品资格,不但自我成就无疑,而且是必然利他渡生,为人师表。

上面所讲的法,只有铁面无私利益众生的菩提之心,利益为师者爱护众生增长福慧资粮,只有如法依教的法理,没有个利之举,没有任何宗派分别的成见,一切佛弟子,皆如是而降伏其心,如是而认知。

下面要讲到错误知见,错误知见比邪恶知见轻一点,但若犯二三条,根据轻重关系,就跟邪恶见的罪业几乎是一样了。犯一条呢,如果是罪轻一点的条例还可能没那么严重,如果犯的那一条是罪重一点的条例,后果也是很严重的。所以说这是当然不可忽视的。

错误知见大概为:“大概为”的意思是,没有含摄全部的错误知见。但重点都已经含摄进来了。

第一条,认迁意修当禅修。有些大德都犯这一条。我指的是真正的大德,古德们也有些犯这一条,至少是三业之语业犯这一条,而实际做时未犯。动辄就说菩提心的禅修,四无量心的禅修,十善的禅修。如果四无量心、菩提心、十善一开始就用禅修来修的话,那就是假的修持了。禅修是空观念,所求是无相不执、断妄归宗的谛,这已失掉了入行的悲果实相,由此无量可生,无德可育,还修什么菩提心?因此初入行人,无论修四无量心还是菩提心,都不能住禅观修,而是住迁意修,要迁转把持固定理念意识入于行持,把自己的意识锁住,转在行为中,必须照着去做,去实行,去履行利益众生的事业,去实行法务的观想,去实行具体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这叫迁意修。那么,迁意修到炉火纯青,纯熟的时候,才能转到无所住的境界,进入禅修,由禅入于定修,由此方可深入空有不二,达以真空妙有。

第二条,认坐禅是修行。有的人在那儿坐禅他说是在修行。参禅打坐不是修行,那就叫参禅打坐,那是去体验自性的滋味,由体观达悟明心见性之谛,也许还体验不到。或者去体验法理胜义的真谛,有的人还体验不到。而修行完全是两回事,坐禅是依于修行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就六度而言,也只不过六分之一而已,还有五个部分未涉及呢。修行是要去实际面对众生,面对心灵,依佛行举去做的。

第三条,认结手印念咒为修法。有的人结手印念念咒说他在修法,这是错误的,这不能代表修法。凡修法除了咒语、手印,还有法器、观想、方向、时间、法本中的完整轨程。

第四条,认修法是修行。把修法当成是修行,是错误知见。修法就叫修法,修法不是修行。修行是大悲菩提心、戒律等的实施。

第五条,认研究经教就是修行。有些人整天把经教抱着研究,背得滚瓜烂熟,他说自己是学佛修行的。这不对,这是研究佛学的佛教学者,不代表是修行人,这一条是不能认的。所谓认者,一是自己是这样的见地,二是认同对方,这两种都包括在里边,都是错误的知见。

第六条,认落邪恶错误知见也会修成功夫。自己已经落入了邪恶见和错误知见,还认为自己会把功夫修成,什么手一摊天上的月饼就掉下来了,一声令下天龙八部会出现了,那是不可能的,没有这回事。只要你落入邪恶和错误知见,你的功夫是修不成功的,就是修成功了也会退失。有两个仁波且,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其中一位,他的佛法基础不错,因此要求给他灌《解脱大手印》一味禅的顶,结果为他灌了,无法入定一味空有不二的境界,没有办法之下,就把他换成灌白财神的顶,但是灌白财神的顶同样无法得到生起次第,所以这个顶照常灌不成。另外一位已经是拙火定生起华氏一百六十三度,后来竟然奇怪了,一天一天地火温退下来,不到半年的功夫,全都失掉了,变成原来一个凡夫俗子的境界。这两个仁波且,他们都找到了他们的原因,结果是犯了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其中有一位当下就进行了改正,后来给他灌顶,结果还是不成功,他又再找再找再找,又找到了三条,忏悔不干净,没有成功,最后又来一个深切彻底的忏悔,哎,这一次灌顶,他的生起次第成功了。那么,第二个仁波且,修拙火的,他由于作了内心的彻底忏悔以后,这个拙火很神奇,又开始一天一天地在他的心风明点、三脉五轮当中、密轮处又开始生起温来,就这样,慢慢慢慢地,他的拙火定又复原了。就仅凭这两例,已经彻底可以说明,所以大家要注意,凡是落入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要想得到什么功夫证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第七条,认上师可对弟子无理要求。很多大德们都犯这一条,把自己看得何等了不起,认为弟子必须要这样才叫三业相应,其实这种大德是凡夫心自私心态,断定没有功夫,这是错的。或者依于古德错讲,无论依于任何古德的法规都是不正确的。上师无权对弟子无理要求,如果上师是圣者,更要讲法依法,不能有半点使弟子不理解致成身心伤害,圣者上师更要用道德无私摄化众生。凡是认为上师可以对弟子无理要求,就是错误知见。只有一种情况,于法缘上考验弟子缘起时,可以采取特殊的方法印证弟子,但其本质必须对弟子是大慈大悲,是为弟子的前途利益考虑的,不是为上师个人利益而要求。而且这种考验必须是至少已经证到六步金刚力最上乘两步的圣者方有资格施行,如玛尔巴大师考验弥勒日巴祖师。

第八条,认他邪说不让众生知。看到别人邪说残害有情了,在这时只想自己修行,不顾别人,认为:“他非即我非,同体名大悲,不要说吧,不要说吧,我自己要修行。”这种观鉴是错误的。一定尽力阻止邪说,要告诉受害众生:你接受的是邪说,那是违背经教的,我们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不是这样讲的。你们要记住一条,凡是见到有人邪说,要让众生了解,不要再让他的邪说继续为害更多众生。但是记住如果那些是非是针对伤害你自己的,此时应该他非即我非,同体名大悲,应自我忍辱,不可外宣。

第九条,认不修行求加持病愈。认为自己不修行,只要是求佛菩萨或上师们加持,依靠加持力病就会好,这想法不正确。一定要修行,修了行,求加持,同时还要吃药,病才会好。

第十条,认佛门丹丸可愈百病。认为什么长寿丸、至宝丸、大宝丸、金刚丸、甘露丸等种种丸,会把百种病都治好。这是胡说八道,不可以认同,是违背因果的,只要你认同就落入错误知见了。不错,我有很多种丹丸,而且都是真品,真正的几大圣宝丹丸确实加持力很大,但绝对不是百病皆治。

第十一条,认剃度出家可吃荤。已经剃度出家,身为出家人了,受了沙弥尼戒、沙弥戒,或者受了比丘尼戒、比丘戒等等,只要你受了这个戒了,你就不能吃荤,非常严格。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只要吃荤就是破戒。

第十二条,认受大法灌顶不修菩提心。认为我今天修了大法了,菩提心修它干什么?我这个法多大啊,马上能成就的,不修菩提心了。这是错误知见。凡脱离菩提心行,所修的一切大法皆成水中月镜中花,见而不实,无有实相之果。

第十三条,认不持六波罗密。六波罗密必须要修持,无论你是修什么法的人,布施、持戒、精进、忍辱、禅定、智慧,这是必须的。只要你认为可以不行持六度就是错误知见。无论你用什么法,都代替不了六波罗密。

第十四条,认有最高的法相应一切众生。我的弟子经常说,我们的法最高,我们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最高,无以伦比,一切众生都能救渡,没有救渡不了的!我今天告诉你们,这是错误的,有的众生救渡不了的,有的众生是恶众生,他甚至于还要诽谤,他不相应,有的本来是魔他就是要对立佛法的。而且在佛法中,没有最高的法相应一切众生,从来找不到一个,诸佛之中找不到一个有这样的法。众生是各种不同因缘体,相应他的法他才会受用,不相应他的法他不会受用的。虽然有上妙殊胜法,但是由于该人不够虔诚,掌法者是不会教他的,即便教了他,他也修不成功,因此法虽好,同样渡不了他。

第十五条,认他方遥控灌顶。社会上一贯有这种事情,其实就是骗子,比如某人在很远的异地,寄点钱给那个密宗的举行灌顶的人,把名字地址写给他,他就给你灌顶了,说这叫遥控灌顶。完全是江湖骗子,披着佛教外衣的凡夫中的恶人!要明白学法要讲根基法器,要经过观察考证,非常的严格,没有见过面的人,不经考证得出如法结论的人,是不能灌顶的。只要你认同这种遥控灌顶的认知,就错了。

第十六条,认只要做好事不修法也会解脱。认为只要把好事做了,我去多修点桥,补点路,救济点人,帮助点穷困,那么,我不修法都会成就的。这是不正确的,这样只会享受有相的人天福报,不能成就。做好事,必须结合行持修法才能成就解脱。

第十七条,认为断我执,不管他痛苦。为了断掉自己的我执,不管其他人痛苦不痛苦,乃至不管亲人们痛苦不痛苦,认为只要顾及他的病、伤心,他的痛苦就会把我牵挂住了,我现在就是不理他,这就叫断我执,这是错误知见。断我执是要把自我的利益放在最后,他人的利益放在前头,不要让他人身心受到伤害悲痛。但一切出自菩提行,自我不可产生执著,这才是真断我执的修持。

第十八条,认空性与德量无关。古人和今人很多都会犯这条。认为空性四大皆空,六尘不染,何来具德具量?这是错误知见。一切德量皆由空性而生,一切空性所证皆由德量而累。是由行集聚,来于因果转换,才会证得空性,故佛陀教化修六度万行持戒等,你们应当由此悟之。

第十九条,认具正脉传承都是正派宗师。认为只要具有正统的法脉传承,就是正派的宗师了,这种情况在佛教界中混乱成污,是最严重的。可以说,一百个有正脉传承的所谓宗师当中,几乎一百个都是假货。那么传承是真的吗?传承是真的,但往往人的修持是假的,一千个里头或许能有一个是真的宗师。因为修行是自己的行为,是否是正派宗师要看他自己的实际修持如何,不能光凭法脉传承来定。比如我第三世多杰羌直接传法,这就是正脉传承,我的弟子们,总体来说修持都好,他们的实证功夫在世界上是非常稀有罕见的,但是我也有不少弟子,乃至是为师者犯邪恶见、错误知见,而且还不是犯一两条的概念,所以大家要注意这个问题,拿一百二十八条去对照,就会证实出是否属于正知正见,是否属于正派宗师了。

有弟子对我说:“佛陀师父啊,您能不能善巧地讲这一条呢?否则我们怎么出去渡众生呢?您看外面哪一派在说他们自己宗派的弟子有问题啊?不管怎么说,我们总比外边某些所谓的高僧大德强多了吧。”我说,强多强少都没有用,你们应该必须成为菩提道上纯净的上师,哪怕佛教界的上师们,包括你们,都对我有意见,都走了,但维护如来正法,保护众生慧命的正知正见是不能不讲的。

第二十条,认拿钱灌顶佛法。只要有人拿钱供养,立刻就给他灌顶。这是错误知见,灌顶是要根据根器善根而定,不是拿钱就可以灌。弟子供养师父是应该的,当然不是说供养我,我已经说过我不收供养,关键的问题在于,在认知上要清楚,不是拿钱就可以得到灌顶,不是拿钱就可以得到佛法。那种拿钱就灌的顶是假灌顶,也就是说那种拿钱就给灌顶的人是假上师,如果不信,就让他印证六部师资考核,当场可见真假。

第二十一条,认大寺庙法承人定属圣人。有些寺庙非常的大,有人继承了这个寺庙的最高法位,大家就认为这位继承人就一定是圣人了。不是!记住我的话,大寺庙的法承人也不一定就是圣人,有可能是圣人,也有可能不是圣人而是凡人。一切都要依了义,不依不了义。

第二十二条,认小寺庙无高僧。认为某个寺庙太小了,只有两个和尚,怎么可能有高僧啊?不可能的。如果有这样的认为也是错的,小寺庙同样有高僧。高僧不分寺庙大小,也不分什么传承,他自己修持成就证量大就高了,有的修行高僧他的法脉传承普通人是摸不到的,因为这些真高僧不会我执夸耀自赞,多在稳而不露,比如开初仁波且在哪里学的拙火定真功,普通人无法了解他是从哪里接承的佛法,到现在也不知道。

第二十三条,认明心见性后松懈修持。有一类明心见性的人得到了道力,一当认识法性真如以后,就把修持放松了,平常不爱做功课,更不入六度修行了。要不然口中挂一两条真理言说,教人家:“你记住,你要观想,观想这个气,锁住它,心念不要动,前念去,后念如如不动...”这完全是邪说,狂妖障语的胡说八道,这都是错误的,要多教导人修菩提心行,才是明心见性的人应该做的。

第二十四条,认事务轻松后再学佛。有的人想到我现在非常忙,等以后把工作做完了,生意发展好了,或者等我岁数再大点,退休了再来学佛。有这种想法,马上就种下堕落种子了,而且这个种子就是从这种认识产生的那个时候种下的。学佛要当下开始,当下提起正念,就是现在我讲法的时间你们就要开始学了。因为人死无定期,你不知道哪一天就要死了。

第二十五条,认徒众多者为圣贤。只要看到某人的徒弟很多,哦哟,十万多人,一百多万人,三四百万人,认为这不得了,这是个大圣者!有这种认识就错了,徒众再多,都不一定是圣者的。其中也有大圣者,如第四世土登成利华桑波多珠钦法王,就是莲花生大师转世。所以千记小心,声誉的张扬代表不了圣量的本质,我就认识三位圣证量的大圣德,除了其中一位有几个仁波且弟子,另外两位都没有过徒弟,但是那些有百万大军弟子的空洞理论派的假法王、仁波且、大法师,哪一个有他们的证量高、成就大呢?根本边际都不著。所以,依徒众多少来判定谁是圣者,是错误的。

第二十六条,认无圣证量菩提心者为真圣。没有圣证量,没有菩提心,但是由于此人宣讲摄受动听,加之世人不通经论,一时误鉴,就认为这种人就是真圣者,这是错误的。真圣者必须要有圣证量,还要有菩提心,两者缺一不可。

第二十七条,认不了义伏藏为圣物。在西藏有很多大德活佛们,经常把伏藏品拿出来说:这是伏藏品,是某某大喇嘛,某某大法王何年何月在哪里开藏的。那是不了义伏藏品。什么叫了义伏藏?要考证的,考证所说伏藏品是不是真伏藏品,依法而修,修法观看,确实出现了圣相,而不是虚幻图形、光影色变,那才叫了义伏藏。只要你认可不了义伏藏品为真伏藏品,就是错误知见。

第二十八条,认有意否认说过做过的事。凡是圣者,他说过做过的事,他绝不会否认。凡是说过的话不执行,做过的事又否认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圣者,不是一个合格的师长了。只要你自己有这种观点行为或认同他人的这类观点行为,都是错误知见。

第二十九条,认故意隐瞒大圣德上师。有的人故意隐瞒其圣者上师,怕圣者上师知道某些事以后造成自己被批评,或者有些事不好意思说,出自有意的隐瞒,这是错误知见。

第三十条,认持有金刚丸等五大丸就可成就。认为自己拿到金刚丸了,或者拿到大宝丸、至宝丸、甘露丸、长寿丸,所有这些圣丸都拿到手中了,就能成就了。有这些丸是好事,但这与成就无关,成就要靠自己实在地修行。

第三十一条,认自己业力重,无成佛种子。有的人认为自己的业力重,想到:“我业力太重了,黑业深,我做过很多坏事,哎呀我很可怜的,我是不会有成佛的种子的。”这是错误知见。业力无论有多重,只要真心忏悔,改做好人,修好行,学好法,一样成就。

第三十二条,认他道众生无佛性。认为除了我们人有佛性,其他的众生都是没有佛性的,有的众生本来就是低级的,某些众生本来就是生来给人吃的。这是错误的。众生是平等的,他们都有感情,都有悲欢离合,况且众生都是在六道轮回中互相转换的。想一想就明白了,人有佛性,难道人一当在六道转换中变为鸟就没有佛性了吗?

第三十三条,认只要有法就会证道力。认为只要自己学了佛法了,道力就一定会产生。这是不可能的,必须要依于修行才能产生道力,当然,最好是依于《解脱大手印》,这是最好的佛法,可以在胜义内密灌顶“境行”时,发真心,起真行,入真法,将心行愿力圣法结合在一起,这是唯一能当下证圣量道力的法,但是要得“境行”灌顶,必须要首先学好行持《解脱大手印》的前行和正行作为绝不可以缺少的脉源。

第三十四条,认错误不当下纠正。发现自己有错误不当下纠正,过后再纠正,或者过半个小时,或者十分钟以后再纠正,都不好,应该马上纠正,当下纠正,成为正见。

第三十五条,认行善布施者就是高僧大德。看到一个高僧大德喜欢行善布施,就认为他那么善良,喜欢救济,他一定是个高僧大德圣者,却不去思考他是否通经藏,是否犯了邪恶、错误知见,是否有圣法,这是错误的。

第三十六条,认改编法本手印咒语。经常有许多人,搞一些假的手印,假的咒语出来蒙骗众生。要知道,每一个手印、每一个咒语都有一个护法与之相应,而且要把那个手印与本咒合施,这个手印或咒语才真正有效。不管自己有改编法本手印咒语的想法,还是看到他人有这类行为,都不能赞同,包括篡改法音,都是严重的错误知见。

第三十七条,认五明不在菩萨中得。经藏说五明在菩萨中得,但有人就说菩萨们不一定会五明。一定要反问一个真理,菩萨不如凡人吗?凡是大菩萨,必须具五明。因为如果一个菩萨连凡夫的智慧都超不过,那他就是假的,至少不是大菩萨。想一想就能明白,他比凡夫智力差,还能说明其身口意之结构是圣智力的菩萨吗?

第三十八条,认上师可索拿弟子财产。做师父的人,作为根本上师的人,认为他需要钱的时候就可以命令弟子把钱上交给他,需要物的时候,指示把弟子拥有的物拿给他,这是错误的。上师如此就是邪恶见,弟子认同就是错误知见。

第三十九条,认借法脉传承作弟子供养之器。有人认为自己是某一派的传人,比如噶举第一代传人,第二代传人,第三代传人,或者是宁玛第几代传人,是萨迦第几代传人,格鲁传人,又是显宗什么传人,小乘什么传人,借这个法脉的传承为本钱宣传自我,为盈利夺取财物之器,向弟子索拿供养,这都是错误的,这不是佛菩萨的行为,不是大德上师,是借披圣师皮的假圣者。

第四十条,认自赞炫耀是德人圣典。赞叹炫耀自己是道德圣者的行为,无论自己认为还是认同他人,只要炫耀自己是德人,是圣者,是典范,这个人绝对是凡夫,是不正确的。

第四十一条,认子女不善导父母入正见。作为子女有时会遇到父母不学佛,子女束手无策,于是干脆就不管了,放之任从。这是错误的,子女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孝顺父母,使他们高兴,感化他们,善导他们,让他们逐渐走入正见,走入佛法的道路。子女要努力善导父母入正见,让父母幸福,不能撒手不管。

第四十二条,认未隔石彩砂作坛冒称圣坛城。在藏密法当中,有很多人都说他修法的坛城是圣坛城,什么时轮金刚圣坛城,什么普巴金刚圣坛城,什么密集金刚圣坛城,大威德金刚圣坛城,上乐金刚圣坛城,独发母金刚圣坛,轮回压玛圣坛城,似乎全都是圣坛城,金刚沙也拿去卖钱,完全乱七八糟。记住,圣坛城只有一种,这一点在法义当中是非常重要的,仅仅次于佛降甘露:只有隔石建立曼荼罗,才叫实相圣坛城。未经隔石建曼荼罗,均不是圣坛城。

第四十三条,认大菩萨不如山神护力强。认为某人是大菩萨,但是他的本事不见得大,他保护加持不了众生,保护众生还是要山神才行,还是地脉龙神、土地神他们比较起作用,只要这样认为就是错误知见。大菩萨是何等了不起的概念?山神土地的道力是完全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是菩萨保护山神,而不是山神保护菩萨。

第四十四条,认凡药配制丸为真甘露。把各种凡药混在一起制成的药丸,经过念经诵咒修法以后,说成是真正的甘露,这也是错误的知见。

第四十五条,认闭眼所见之光是佛力显。认为闭着眼睛看到的光就是佛法,是佛力显现。一定要记住这一条,闭眼所见的光不是佛法的力量显现,佛法的力量不是虚幻图形,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比如你们今天这么多人亲眼见到、亲身经历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如禄东赞的功夫,开初的拙火,妙空、阿寇拉摩等的证境,当然还有很多实实在在的东西你们没有看到。总之,不实的非眼开亲见之光皆虚幻图形,就是亲眼所见之光,也要看是真佛力所显,还是电光所显。

第四十六条,认玄弄神奇空说法理不测金刚力。有很多人都喜欢玄弄神奇,常常说:你看,我在这儿修法佛光展现;你看,我在这儿修法雾气横生;你看,我在这儿修法山神礼拜;你看,我在这儿修法树上的树叶都掉下来;你看,我在这儿修法甘露从树上下来!结果那是下的雨;什么空中的彩虹又如何啦等等,那都叫虚幻图形,那是不实虚妄,都是错误知见。玄弄神奇空说法理,把空洞的理论讲得头头是道,反正外行人是听不懂的,错误连篇他们也弄不清楚真假,这些为师者的目的在于收供养钱,而你也不知道去测他的金刚力。他要收供养你就一定要测金刚力!不够师资怎么有资格收供养呢?最高的金刚力测试就是隔石建坛,接下来还有三部金刚力。我惭愧没有金刚力,所以不收供养。在《解脱大手印》里面就可以看得到完整的六部师资印证。这是必须的,不可更改的!!!我就不在这里讲了。

第四十七条,认未受灌顶学法修行不成就。认为自己没有受过灌顶,学法修行肯定不会成就,这是错误理解。虽然没有灌过顶,只要你皈依了,学了真佛法,如法的修行,一样的会成就解脱。只能说有良师指导是最好的,比较不会落入邪见和错误知见,但不一定非得要灌顶,修行学法才是重要的,学法修行才是要领,灌顶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当然,有的法是必须要经过灌顶才能传的,尤其是“境行”。但未灌顶不一定就不能成就。只要如法修行就会成就,《解脱大手印》就是最好的法和行修。

第四十八条,认金刚菩提灌顶师无预言。金刚菩提灌顶是大灌顶之一,许多人认为金刚菩提灌顶以后,举行一下仪式就算完毕,不作圣因预言。金刚菩提灌顶重在于圣因预言,这个法绝对是大阿阇黎才能举行,普通阿阇黎法王们举行不了的。灌顶时,先将二百五十颗点有白点的菩提丸,和二百五十颗点有蓝点的金刚丸全部混在一起,成为五百粒一装,每一粒完全一样大小。有五百个受灌人,让他们每个人自己去摸取一颗丸,每个人自己摸的是菩提丸还是金刚丸他们自己是不知道的,因为有法器遮盖住,而且丸上的蓝、白点非常小,比头发尖大不了多少,不容易看清,更何况根本不准看,摸到一颗,手就直接在暗帐中装进法管封起来了,然后再拿出暗帐。而举行金刚菩提灌顶的这位大阿阇黎,要把菩提金刚种子给每个人种上,这个因缘种上后就永远不坏了,即便受灌人今后造诸恶业,堕落地狱,地狱恶报满了他一样能返回来接上这个法缘。那么怎么知道菩提金刚种子种上没有呢?不是那阿阇黎口说种上了就能相信的,真正的大阿阇黎此时会很谦虚,他不会说:“啊!行了,今天给你们种上菩提金刚不坏种子了,就算灌完顶了,快把供养给我就行了!”没有这回事的。而此时大阿阇黎他会说:“弟子们,现在我要给你们印缘起了,看缘起种上没有,我会把你们五百个人分成两队,分在这一边的是菩提丸,分在另一边的是金刚丸,但是你们现在不要打开法管看。”装著菩提金刚丸的法管是封住的,是弟子们自己摸取一颗丸装进去以后密封,不是大阿阇黎发给他们的。装丸之时,大阿阇黎距离装丸处至少三十米甚至上百米远。弟子们装丸后,经修法,大阿阇黎就点著名字说:某人坐右边,某人坐左边,某人坐左边,某人坐左边,某人坐右边......他会把所有的人分成两边排开,一边二百五十个,然后他要宣布某一边拿到的是菩提丸,某一边拿到的是金刚丸,这个时候一声法令下,打开法管看!所有人马上打开一看,全是大小一样无差别的红色丹丸,再非常仔细地查看,果然正如大阿阇黎所预言,坐在某一边的全部手中拿的都是有白点的菩提丸,另一边的人拿到的全部是有蓝点的金刚丸,这就叫圣因预言。因此,凡举行金刚菩提灌顶却没有圣因预言,而行人认这种无预言之灌顶师为金刚菩提灌顶大阿阇黎,这是错误知见,因为这是假的金刚菩提灌顶师,不是具真正大阿阇黎师资的人。

第四十九条,认皈依受戒后为皈依境。认为今天给你举行了皈依了,也给你受戒了这就是皈依境了,这是错的。皈依境要分三种,皈依境生起次第,皈依境圆满次第,皈依境生圆不二次第。皈依境的生起次第,当场就要看到皈依境生起次第的实相圣境展现。所以认为受戒就是皈依境,是错误的知见,无论师或徒弟有这样的观点都是错误知见。

第五十条,认不实虚幻图形是圣迹有人经常搞这些名堂,什么昨天看到一堵红光出现在我的屋里啦,昨天我的香老半天都没有燃完,其他几枝都燃完啦,昨天我供的水又变成什么莲花色啦,昨天我出来的时候一只乌鸦又在我的头顶上叫啦,什么一朵彩云又变成佛菩萨像啦,什么一道彩虹又围著某寺庙,一定有圣法啦,我修法的时候一群乌鸦在我的房子上来,我修成大黑天啦,做梦佛陀又来给我摸顶啦等等,完全胡说八道,虚幻图形。记住,这些都叫虚幻图形。什么月亮上有一圈叫佛光啦,其实那叫虚幻图形,那说不定是雨或雾气造成的,当然有时候它要应某种因缘显一点圣迹,但我们不能认为它了不起。那么到底哪些是圣迹呢?比如华藏寺举行迎请关于我的那本惭愧之书的法会的时候,天空出现真正的佛光,而且万里晴空雷声擂动,玉兰花树降甘露不止,那不是虚幻图形,那是真实的;胜义浴佛法会上,天龙嬉笑,烈日高照,暴雷炸起,几千斤重的水两个人就抬起来,那就不是虚幻图形,那是活生生的;我们今天所见到的三圣德之一禄东赞法王取法物,这就是实在的;开初仁波且和阿寇拉摩仁波且金刚丸掌中跳锅庄舞,突然飞隐不见,拙火定示现,金刚换体禅,这不是虚幻图形。所以,什么火化的时候出现莲花,出现佛菩萨像,出现了卡章嘎,不要相信这些鬼话骗人,全都是虚幻图形。除非捡到真格舍利子或坚固子,这不属虚幻图形。

第五十一条,认密法最高。认为密宗佛法高得不得了,密法比显宗在义理上确实深了一步,因为于经辩实修的关系,但在法的成就上它不一定是最高的,主要其中还有一个相不相应的问题。

第五十二条,认显法最低。 认为显宗的法是最低的最差的,不如密宗,凡有这种认为就落入错误知见。佛法八万四千门各有应机缘起,只要不是邪教而是佛陀说的法就是好法。

第五十三条,认病者不需吃药。认为我们是学佛的人,病了不要吃药,因为我们依靠佛菩萨,佛法会加持病愈,这是不正确的,是错误知见。

第五十四条,认唯只有念佛往生净土。认为因阿弥陀佛的关系,只有净土宗的念佛法门才能往生净土。 其实阿弥陀佛是密宗的部主,很多人不了解。而且阿弥陀佛也是任何宗的佛陀,他不是个别宗派的祖师,他是佛陀啊!所以不是念佛才能往生净土,修任何法,你求往生净土,修成功了也往生净土极乐世界。

第五十五条,认禅宗才能明心见性。很多人都认为只有禅宗才会明心见性,除此别无二路,这是不对的。任何一宗都会明心见性,修到那证悟程度就明心见性了,悟到了证到了,那才是真正的解脱。

第五十六条,认头上插吉祥草不见实相道果开顶。这是一贯的现象,经常看到有人在头上插一根吉祥草就说是开顶。我说过很多次了,那个吉祥草比竹签还要硬,那种情况有开顶的,也有没开顶的,头上插吉祥草不一定就是开顶了。如果插了孔雀尾,那就是开顶了。但那种开顶不是金刚换体禅,那是颇啊法开顶啊,密法里头有光明颇啊、观音颇啊、文殊颇啊等,光明颇啊在密宗里头算是最高的法了,但是金刚换体禅比它高得太多了。这两种开顶的佛法不同,颇啊法开顶后神识不能出了又入,而金刚换体禅神识出了又能进入。但金刚换体禅(亦名他空顶禅)是以时轮金刚作为法源基础修持,时轮金刚修到相当程度后,这才可以修时轮最胜无上绝密法金刚换体禅。金刚换体禅修成功后,必须头顶内骨、膜、肉、髓均开大口,神识出没,否则就未成功。有一位活佛说:“我就是修时轮金刚的,怎么不知道金刚换体禅?”答案很简单,因为以你的修证还不具备修绝密法金刚换体禅的程度,所以不能接受金刚换体禅的教授,这一部法必须要修时轮金刚修到相当成就的证境之后才能涉猎,因此更谈不上境行灌顶这一步,所以你听不到这一部绝密境的法修。正因为如此,目前你的头骨、脑膜、骨肉都是关闭著的,如果你不信,你也去照一个核磁共振,你会亲眼看到你的头顶是关闭的。是关闭头顶的证量高,还是打开了头骨的证量高?不用说都明白。但是,我必须要说,修时轮金刚已经是密乘里面最上乘的佛法了,你不一定非要证一个体外神识他空观的禅境。

第五十七条,认受法后证道量不知供养师。有的人接受了根本上师的传法灌顶,甚至他本人已经证到道量了,修增益福慧资粮了,但是他不知道感恩于师,若无其事,似乎这是上师和佛菩萨们欠他的,应该给他的,他不明白根本师是今后解脱法源之种子,这个时候的根本师最重要,他必须要知恩报恩供养师,不能把自己的利益看得重,要以佛法为重,因为受了法,成就了。这是根本师的恩赐,这一点非常重要的。我不是要你们供养我,我已经公布不收供养,但是佛法法义律规我必须这样依规说法的,这是如法而讲。话又得给你们讲清楚,其实你们供养我是应该的,我传了你们的佛法,受你们的供养是理所当然应该的,为什么我不收供养呢?因为我看到你们的处境、生活,一句话,是为了给你们节约一点资粮,出于悲悯之心而已,所以我发愿不收供养,无条件为你们服务,利益你们,你们幸福增益了就是我要的供养。

第五十八条,认平淡五明是大圣德。一个人五明平平淡淡,但有的人说他某些方面很好,所以是大圣德。这不对,要明白,大圣德是大菩萨,地球上找不到几个,想一想,凭大菩萨的智慧,他的五明竟然是平淡无奇吗?还不如世间上的人吗?大菩萨是何等的智慧啊,世间的五明对他来说是智慧中的雕虫小技。所以,只要你认五明平淡的人是大菩萨、大圣德,就是错误知见。

第五十九条,认有阐提心行者是高僧。有的高僧地位很高声誉响亮,但是他曾经想自杀,或者很难过不想活了,都是阐提心行,有了阐提心行阿弥陀佛都不接引,怎么会是高僧呢?无论他是什么身份都不是高僧,这是严重违背佛陀教诫的。

第六十条,认证明心见性不敬佛菩萨供像。认为自己已经明心见性了,了彻四大皆空,了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那泥菩萨何足道哉?所以进到庙宇根本不礼拜,这是不对的,要供养佛菩萨的画像塑像。佛像必须要拜礼,无论你怎么明心见性,必须要设供,要尊敬,这是世相,如果不尊敬世相,已经落入空妄妖魔,这是很严重的错误知见,这一条基本上是列入邪恶见中的。

第六十一条,认大菩萨不生病。认为那些最大的大菩萨不会生病。大菩萨一样的生病,黄檗禅师就是大菩萨,很多大菩萨都生病,弥勒日巴祖师也中过毒,他也是大菩萨,大菩萨同样要病,而且有时候还为众生得病,维摩诘尊者就是这样,众生的病一天不愈,尊者的病就一天不好。我倒是几乎没有生过病,但是现在生了非常大的病,这种大病呢,唉,我没有功夫本事治疗它,不如禄东赞、妙空他们来一个金刚换体,当下神识与病两分,开初仁波且来一座拙火,在肉体上就解决,什么病都无影无踪,所以我说我不如他们,我也不多说了吧,众生啊,我就一句话,我希望众生无病,一切都是幸福美满的,好好地成就,就这么简单。

第六十二条,认弟子坐高于上师圣德位。有的弟子,他坐的位置比自己根本师的位置还高他自己都不知道或不在意,这样他已经落入错误知见,或者旁边的人看到他这样却不说,也受同带之黑业,是无有福慧增长的。

第六十三条,认佛书佛像低安高僧大德座位。把佛书佛像安置到低于高僧大德座位的地方。无论是什么高僧大德,佛书佛像都要高于他的座位,这是必需的。凡是犯这一条,也是落入错误知见,所修一切法皆成幻影。

第六十四条,认圣德不敬供方神地神。有的圣德,确实是一个真正圣德,但他不敬不供养方神地神,看不起他们,认为他们很小,算不上什么,这种心态是错误知见。为什么?方神地神有时候比起有些众生更好更善良,他们本来就是众生,我们利益他们是我们的职责,他们都是六道父母,所以同样要供养,而且要非常真心地礼供。

第六十五条,认佛菩萨身份入庙不拜圣。无论是佛,无论是菩萨,到了庙里就得要拜圣,一定要拜。我就算是真正被认证的第三世多杰羌,其实认证不认证对我来说根本无有增减,重要在于实证说明问题,但我确实非常的惭愧,我也很注意这个礼节,有一次我到华藏寺去,我进门就开始礼拜圣相,一直到大殿。有人竟然说:“第三世多杰羌佛怎么会拜圣像?”他们不知道,十方诸佛都要为众生作楷模,必须要拜,不拜是错误知见,任何圣德都要为众生作楷模,尤其是佛陀们,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以后,说不定他过了一个土地神的桥他都要礼敬一下土地神,感谢他为众生护佑,因为佛陀是谦卑的最胜楷模,更何况我这个惭愧之身。

第六十六条,认众生不具佛性。认为只有人、大象、狗等才有佛性,其他所有众生都不具备佛性的,尤其是小的众生,他们没有佛性,不能成佛。这是错误知见,凡是一切众生皆具佛性。

第六十七条,认预言地球定年大难。这个世界上这种传言说法很多,经常都听说,我们这个世界要毁了,什么时候就要爆炸了,水火大灾无法活了,瘟毒降临了,人要死光了,某年某月大难临头了,星球相碰了,这是非常严重的错误知见。告诉你们,地球不会烂,不会有大难的,人类也不会大难的,一切都是由各自的因缘因果关系慢慢形成,没有那回事的,那是妖言惑众。只要你有这个认识你就落入错误知见了。

第六十八条,认身着出家、披仁波且装皆圣者。凡是看到穿仁波且服装、穿出家人的衣服就认为那是圣者,必须非常恭敬,甚至藏红色类似出家衣色的布料掉一片在地上,也一定要捡起来供奉在法台上,或者这是袈裟色的衣服衣料就一定要恭敬礼拜,这是错误的,万一那是妖魔披的衣呢?万一那是狐群狗党坏蛋披的衣呢?那是杀刀染血在布料上呢?你礼拜它那不是完蛋了吗?更何况走进布料店,那里太多藏红色出家装布料,难道进店就拜吗?不可以这样做的,这是不了义,是迷信,我们要依了义,不依不了义,真正的圣德之衣我们才要礼拜。

第六十九条,认开示法音柔和定是菩萨。认为开示法音的声音非常柔和,非常慈悲的语调,此人就一定是菩萨。注意啊,往往有的人装模作样故变嗓音做出柔和慈悲的声音,很多人一听就被蒙蔽,认为是菩萨再现,其实他那是故弄玄虚假慈悲,所说的法完全是违背经教的不了义邪说。所以,不能认开示法音柔和的人就一定是菩萨,不管他柔和还是大声,都不一定是菩萨,要依佛法法理而定论菩萨的真假。

第七十条,认金刚声开示除障不慈悲。认为用金刚声严厉呵斥、指责、点醒愚迷顽固不化众生的这种开示是不慈悲的,这是错误知见。有的众生必须用金刚声呵斥他才醒悟得了,否则他执迷不悟。这不是不慈悲,而是真大悲。慈悲的本质要从是否利益众生为依据而观内含。

第七十一条,认金刚菩提行利他非圣德。菩提行为是从悲面慈态表现,金刚行为是从严厉责罚表现,用武法表现。凡认为用金刚菩提行来教化众生的人就不是圣者,这完全是错误知见。因为佛陀化种种行,种种诸相,比如观世音菩萨现地狱最大之恶鬼王——祖鲁登,专门吃恶鬼,将恶鬼撕得粉碎,结果教化了无量的恶鬼众生。其实他是最大的悲,他将其善巧超渡之。而且密法里头有很多金刚菩萨看起来都很凶,实际上是最大慈悲利益众生的。比如弱纳嘛护法,很厉害,黄金大力士王,鬼中之最高霸主,但他又具圣力,是圣者之境界,又如热呼拉护法,独发母护法,其凶无比,很多人看到那种形象就会被吓到,认为那怎么会是圣者嘛!完全不慈悲啊,可怕啊!不对的,他们是利益众生的大悲之主,只是方法不同而已。所以,认金刚菩提行利他非圣德,这是错误知见。

第七十二条,认我慢骄横人是金刚师。有一种人,我慢极重,自吹骄横,完全不通佛法,不懂法理,不守戒律,无有菩提心,无有圣量,只有骄横,欺骗弟子,这种人不能认作金刚师,认了就错路道了。

第七十三条,认依上师五十颂敬假圣师。“上师五十颂”出来以后,导致了非常多的人不敢去反对自己的上师,因为“上师五十颂”有规定,所以无论好的无论坏的上师都不能反对。现在你们要弄清楚,那恰恰是把你们锁住的地方,虽然“上师五十颂”规定必须敬重自己的上师,但是,那要看你的上师合不合法度,是不是真正具师资的上师,假使他都犯错误知见,乃至邪恶见了,你还要依止他吗?你还不离开他吗?如果这样你就要同沾黑罪了,你还不赶快离开,你就完蛋了。不能敬假圣师,“上师五十颂”是要你们敬真正的圣师,圣者师长,而不是假的。所以,认依“上师五十颂”作为背景要求你来敬假的圣德上师,这是错误的知见。

第七十四条,认脱离菩提心之师。你的师长已经脱离了菩提心,不以菩提心修行,你还去认同他你就错了,无论是什么身份之师,包括法王、尊者、大仁波且、大法师等身份称谓,只要他脱离菩提心他就不是好的上师,就是已经落入邪见之假圣德了。

第七十五条,认持大法王认证文定是真圣。假使某个大法王写了一份认证文给某人,或者两个法王写了一份认证书给这个人,就认为这个人一定是真的圣者,这是不对的。要看那个认证是胜义的认证还是世相的认证,还是观符、测卦、打水造型、转糌粑丸等等,要分清楚。世相的认证,有认证准确的,也有认证偏离失真的,因此世相认证并不能确定就是圣者,也不能确定不是圣者。就算是认证合法,也要看被认证者是否犯有一百二十八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只要行持合乎一百二十八条知见的鉴别,就算此人没有持认证书,他也是真正圣德无疑。

第七十六条,认不可超渡恶鬼。认为只要是恶鬼,绝不能超渡,有这样的认为,就落入错误知见。恶鬼要超渡,不管他有多凶恶,他一样的是众生,凡一切众生皆我们修行人慈悲的对象,而且要早早超度,以免他伤害更多好人。

第七十七条,认魔妖不教化必诛杀。只要是魔和妖,就认为必须把他诛杀了,这样的认为是错误的。魔妖一样的要教化,一样的要诛杀。实在无法教化,他又要残害众生,当诛杀之,如果有一线教化之机,必须尽力教化不可诛杀,魔妖也是众生啊。

第七十八条,认夜叉鬼子母不需供食。认为我们不能给夜叉和鬼子母施食子,这也是错的。夜叉鬼子母一样的要施食给他们吃,他们一样的是众生。只能说他们知见邪恶,我们要教化他们步入正知正见,利益众生,要想办法摄化他们,供养他们,让他们感动,改恶向善。

第七十九条,认学法闻法人必拿钱换。从古至今都有这种现象,学法的,闻法的,进庙的,首先要拿钱来才行,不拿钱来不要听法学法。以前我在有些寺庙里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动不动就问:“今天你拿来供养没有?没有供养你不要进去啊,你没有拿钱,不要听这讲经说法,今天是有供养的进去啊!有供养的才能进灌堂饭堂去吃饭,其他的不可以的啊!”这很糟糕的,因为众生有富裕的有贫穷的,我们要关爱他们,乃至他们实在贫穷,我们还要拿钱给他们,我们不能说必须要他们拿钱才能学法闻法吃饭,这是不正确的,绝对不可以。

第八十条,认闻法者轻慢法音。闻法的人,轻慢法音,随随便便,认为反正不用拿钱换了,我就不给供养了,我什么都不管了,我无所谓了,我就随便听就是了,这是轻慢三宝。轻慢法音,就凭这个罪就不能成就。佛法多么的珍贵啊,怎么能轻慢呢?你能帮助一点就要帮助一点,但若你实在困难,没有供养照常应该听法,听一次可以,听一百次,一千次都可以,师父都会帮助你。但如果你有能力,却同样自私狭隘,把佛法看得不如你的世间法,你同样可以闻法,但是你已经种下了成就不了的缘起种子。

第八十一条,认师把寿命转给弟子。这是常有的歪门邪说,说本师我修法把寿命转给你,或者转给你的家人某某了,所以他才活下来,现在这个业力是我在承担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不成立的。师要转寿命给弟子,可以转,他转得成转不成那是他的心意,他不能给弟子讲,因为这是为师者的修行,但实际上因果上是很难转成的,而应该教化弟子修行自转。只要是认同师可把寿命转给弟子,无论师或弟子,都是错误知见。

第八十二条,认受学名寺定高僧。认为只要这个人是从某个千人大寺院,或从几千人的大寺院出来的,他一定就是个高僧了,或者看到他是第一名的头榜拉仁巴格西就绝对是高僧,这是错误的。我告诉你们,此人不一定是高僧,说不定是个坏蛋或混蛋,或骗子,这不一定的,因为高僧是自我修行证道而成的了义实体境,仅凭他来自于哪个寺庙是不能说明问题的。

第八十三条,认拜学多师必是圣。认为有人跟很多师父学过,曾经接受过上千个灌顶,拜过一两百位大师,说他修过拙火定、时轮金刚、大圆满,而且还进入了时轮金刚的最顶部,证到了金刚换体禅,你就认为这个人一定是高僧。你太昏头!你只从口头听讲,你没有依了义,你鉴证了他的头顶科学检验开顶了吗?神识出入自如了吗?没有证实就不一定是金刚换体禅成就者。为什么不一定?原因很简单,高不高僧是自己的修持,自己的修持不好,拜过多少师都没用。所以只要认受学多师就是高僧,就是圣者,已经证圣了,这是错误的。

第八十四条,认女众不如男众根基好。认为女的没有男的根基好的,只有男的根器是最好的,是错误知见。男女都有根基好的。

第八十五条,认小众生不如大生命。认为救众生的时候,先救大的众生,比如那个牛先救,大象更应该先救,这个小鸟不忙救,这个蚂蚁放在最后救,这是错误的。一定要众生平等。

第八十六条,认不解经文空洞念诵。经文的义理不弄懂而只晓得在那儿念经,认为是很有功德的,这是不正确的,念经者首先必须学懂经文。

第八十七条,认借修道场佛塔法会私下敛财。借用修道场,修佛塔,开大法会,实际上自己私下敛财的,这种行为不能认同的,一定要逆反。

第八十八条,认利用布施救灾款行贪。打着布施救灾旗号大量积招资金,而私下把集的款项拿来自己贪得,这都是错误知见,无论是师还是徒弟,贪得一分一厘都是罪业,无论是执行者还是认同者都是错误知见。

第八十九条,认修行学佛必放弃劳动。有的人说,他现在为了要修行要学佛,干脆不要工作了,辞职,只有这样专心修才修得好,这是错误知见。真修行人无论处在何种环境,都一样是依教奉行,并不是辞职专修才是依教奉行。

第九十条,认皈依后就是佛教徒。认为自己只要皈依了,举行皈依仪式了,有皈依证了,那自己就是佛教徒了。不对的,皈依后并不代表就是佛教徒,皈依后杀人放火也代表佛教吗?皈依后整天无恶不作,凌辱众生,诈骗众生,歪门邪说,传播外道,也是佛教徒吗?不是。要依于戒体行持才是真正的佛教徒,不犯一百二十八条邪恶、错误知见,才是纯净无垢的正宗优秀佛教徒,大修行德。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我们应该自己深思对照审查,是否犯有错误知见。如果有犯以上的错误知见一条或者两条三条,要看这个所犯的轻与重,犯的哪一条,轻的三条,重的一条至两条,只要你犯了不当下改正,你修任何佛法都不会有受用的!!!你要想得到任何功夫道力都是修不起来的!!!不会有实相显现的,除非你是外道邪教,出显邪法,但最后短命而死,打入无间地狱,除此而外没有第二条路。

修行只有一条正道,如果犯了邪恶见和错误知见以后不及时改正,有可能就从那时起终生失掉正法,堕入恶道不得成圣解脱。因此,今天说到的这些邪恶见和错误的知见,这是绝对不能犯的,无论你学什么法,属于哪一派,只要你犯了邪恶见和错误知见,你根本就是一个外道人士,你根本就是一个未来的恶果报者,这是必然的、肯定的,十方诸佛一切菩萨皆如是护念此正知正见,凡犯者就成为毒害众生及自我的毒瘤根种,因此必须告诉大家不可以犯。同时,要注意一个十分重要的认知,有人说“这一百二十八条不是我们这一派的教法,与我们无关。”如果你们有这样的看法,就种下堕入三恶道的种子了。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无派别之分,是属于佛教,不是教派独有,是宇宙因果规律,应对众生缘起缘灭、惑业因果的本质,故没有教派性。我在这里给大家打一个比喻:认为毒药和良药与我们这一派无关,因为我们是卖布的,不是卖药的,药是医院药剂师的问题,不是我们要施用的。有这么一个认知,你就大错而特错,虽然是医院施用具体的药,但药性对众生之作用、效果是无差别的,无论你是做其它任何行道业务,认吃毒药无害,只要吃下,就会毒死。所以,无论任何教派,只要认或者是不认同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就必须落入相应的因果的自然规律感报里面去。我再给大家举一个在实修上的一种实例,有一个西藏来的仁波且,拜见了开初仁波且。西藏仁波且说:“我是正宗密乘教派四瑜伽某某派的,我是西藏第一瑜伽大师某某某某的弟子。”他对开初仁波且说:你认为佛教哪一派最高、最好呢?开初仁波且说:哪一派都好,哪一派都不好,知见正就好,邪恶、错误知见就不好。这个仁波且说:“你们这一派的一百二十八条知见我看过,我们瑜伽士跟它们是没有关系的,我的拙火定不学一百二十八条知见,一样生起温来。”开初仁波且就告诉他:自己没有派,只有佛教。在商谈的过程中,后来他们两人就施展了拙火定的鉴别,结果,开初仁波且还用出了体外修持拙火定当场给他人治疗病立刻痊愈。在最后结束以后,这个瑜伽仁波且就问:“哎呀,我要怎么样才能有你这个功夫呢?”“注意一百二十八条知见”,开初仁波且就这样告诉他。这位西藏仁波且当下很有感受,因此马上进入知见的鉴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火温就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倍,他说:“神了,我修了十六年的拙火定,都没有这么一个月的飞跃成就,我同样修的是从前的法,原来,这一百二十八条知见是没有教派性的、普利行人因果的规律性的法则。”这就是这个仁波且的感受。

我现在必须再次提醒大家:不可以落入其中任何一条,否则就白修行了。在《解脱大手印》里面,关于邪恶见和错误知见一百二十八条也是其中重要之法的一个部分。我今天说法就略讲到这里。【弟子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我听到你们这样称呼,我很惭愧,不要称我第三世多杰羌佛,就以最平淡的称呼“师父”就行了。

今日美国报(2019年4月5日 ):世界佛教总部声明

USA Today: Statement by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Statement by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In order that the public truly understands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an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specially states the following:

1.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will assume all legal liability for the veracity of this statement.

2.H.H.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the supreme world leader of Buddhism. Such a status is not self-investiture! The statu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s a Buddha did not result merely from Buddhists calling Him that out of respect. Rather, in accordance with the Buddhist system of status-recognition that is more than 1,000 years old, such status was recognized by those Dharma kings, regent Dharma kings, and eminent monastics who have status-recognition authority within Buddhism. They include Dharma King Dodrupchen, who is the sole lineage-holder of the highest Rainbow-Body Accomplishment Dharma; Dharma King Penor, who was the third supreme world-leader of the Nyingma sect; Dharma King Achuk, who was the foremost monastic of great virtue in modern Tibet; Dharma King Gongbao Dumu Quji, who is the Yidam-Dharma Initiation Master of the 17th Karmapa; Dharma King Jigme Dorje, who is the supreme world-leader of the Jonang sect; Sleep Yoga Dharma King Mindrolling Trichen, who was a master of the Dalai Lama; Dharma King Trulshik, Dharma King Taklung Tsetul, and Dharma King Chogye Trichen, all three of whom were masters of the Dalai Lama; Dharma King Jigdal Dagchen Sakya, who is the supreme leader of the Sakya sect; Regent Dharma King Shamarpa, who was a master of the 17th Karmapa; Regent Dharma King and National Master Goshir Gyaltsab, who is the Sutra-Master of the 17th Karmapa; and others. These leaders are all publicly known in current Buddhist circles to be first-rate eminent monastics and people of great virtue from various Buddhist sects. All of them have individually issued an official document of recognition or corroboration to affirm the statu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ll such documents carry recognition authority according to Buddhism.

Because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s received so many recognition and corroboration certificates, which total more than any leader, patriarch, or rinpoche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has received, we are unable to list here all them one by one. We invite all of you to go online to read the following website: https://ibsahq.org/buddha-data-en?id=162. Many of the Dharma kings not only issued a recognition or corroboration in writing, they also recorded their recognition or corroboration through photo or video.

According to the Buddhist system of status-recognition, as long as two people with recognition authority who are Dharma kings, rinpoches, or lamas recognize the status of someone, then the status of the person recognized is established. However, as history evolved, the statuses of many people were established in Buddhist circles after they were recognized by just one rinpoche with recognition authority. For example, the popularly known 14th Dalai Lama only received one recognition from one person, Reting Rinpoche V. The 17th Karmapa likewise only received two recognitions. Moreover, the one or two recognitions they received came from within their own sects.

However, with respect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situation is completely different.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has received over 100 recognitions and corroborations, making Him the first person in the entire history of Buddhism to have received such a large number of recognitions. Furthermore, those recognitions and corroborations did not come from just a single Buddhist sect. Rather, they were recognition documents written and issued by the top leaders of all of Buddhism and each of the major Buddhist sects. The status recognized was not the status of a rinpoche; rather, it was the status of a Buddha (Buddha Vajradhara), which is the highest holy being in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A Buddha is the highest leader of all of Buddhism.

3.The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the Five Vidyas are the highest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Shakyamuni Buddha, the supreme leader of Buddhism in our Saha world, prescribed in the sutras that “Bodhisattvas must possess the Five Vidyas.” Since Bodhisattvas must possess the Five Vidyas, a Buddha must all the more be a champion in the Five Vidyas.

Perusing historical records, one finds that in the history of human civilizatio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s been the only one who has reached the pinnacle of accomplishment in the Five Vidyas, whether in terms of worldly or transcendental accomplishments. His Holiness is the pre-eminent, tremendously holy one within Buddhism who truly meets the criteria of “perfect mastery of exoteric and esoteric Buddhism, and perfect accomplishments in the Five Vidyas” as prescribed by Shakyamuni Buddha!

The accomplishment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re too numerous to mention and too exceptional to describe. From poetry, iambic verses, odes and songs, to calligraphy and writing, to medicine and healing, to paintings and sculptures, to science, technology, and craftsmanship, to the teachings and principles of the Buddhist scriptures, to the absolute truth of the Dharma, and to the intrinsic reality of all phenomena, His Holiness has unimpeded proficiency and wondrous excellence in all of these fields without exception. No other person in history can be found who is comparable.

With respect to the Craftsmanship Vidya alone, there has been for many years an open offer with huge reward money for anyone who can duplicate certain sculptures or the painting “Dragon-Carp Playing in a Lotus Pond,” all of which were creat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reward is still being offered to this day, but no one has yet been able to reproduce such artworks through their own sculpting knife or painting brush! If you cannot duplicate it, you can ask someone else to attempt a successful duplication. If anyone is successful, we will admit right away that these were not the products of the enlightenment and wisdom of a Buddha!

Based on the real accomplishments mentioned above and the recognition and corroboration certificates that accord with the Buddhist system of recognitio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 true Buddha. A Buddha is the original entity that all Buddhists take refuge in and learn from. The appellation of “Buddha” indicates one with the greatest and highest state of enlightenment in all of Buddhism. No patriarch or Dharma king within any sect of Buddhism is qualified to have a status above that of a Buddha! At present, in this world, there is only one Buddha who is the highest leader of Buddhism—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re is no other!

H.H.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inherently a Buddha. A Buddha is relied upon by all Buddhists as the one from whom they learn and receive teachings. Not only is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the model that 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follow and learn from, numerous other Buddhist organizations also rely on, follow, and learn from Him. Buddhists learn from the words of as well as the personal example set by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They have set up Dharma-listening centers to listen to and learn from the audio-recorded Dharma imparted by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Furthermore,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the only tremendously holy being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who does not accept any offerings but simply serves all people voluntarily.

4.Even though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n authentic Buddha, His point of view regarding His status has remained consistent.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clearly expressed His attitude through His words that were published alongside the two contrasting photos showing the reversal of His appearance from old age to youthfulness. Which of those words carry the slightest element of self-boasting?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aid, “Although the title of Buddha has been legally affirmed in my name, the name Dorje Chang Buddha III means nothing to me. I am not a Bodhisattva, not an Arhat, not a venerable one, not a Dharma king, and not a rinpoche. I am not a holy person. I am one with a heart of humility.”

5.Whe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still living in China, because He propagated Buddhism and upheld justice and morality, He was persecuted by some people in the Chinese public security system. On August 1, 1999,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me to the United States with a valid visa and subsequently settled down here. During the almost twenty years since then,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has never returned to China even once. However, on June 20, 2002, the Chines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n Shenzhen went so far as to groundlessly fabricate the allegation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April of 2000 in Shenzhen, sold a building to Liu Juan, defrauding Liu Juan out of RMB150 million.” They used this pretext to establish a case and started to persecute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some of His disciples.

Since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roughout the month of April 2000, how could He possibly have gone to Shenzhen to sell any building? On the contrary, it was some public security agents who bulldozed the only residenc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d in China, without giving any compensation at all. Public security personnel took away more than 700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ic works that were painstakingly creat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s of today, there is no trace of the whereabouts of those artworks. Public security agents also arrested some disciple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hanged their names, and secretly incarcerated them.

Meanwhile, since those public security personnel were afraid that the truth would come out about their embezzlement of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ic works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y made use of certain news media that were under their control. The day before the case against disciple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to be heard in court, newspaper media were already spreading rumors that the trial resulted in a guilty verdict and were defaming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His disciples as being bad people who defraud others. The public security personnel went even further by requesting INTERPOL to issue warrants for the arrest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some of His disciples.

However, after conducting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case, INTERPOL found that the details of the case provided by the Chines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were not true and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His disciples did not commit any fraud. On such basis, between October 30-31, 2008, during the 72nd Session of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ontrol of INTERPOL’s Files held in Leon, France, INTERPOL reached the decision to cance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lso, during the time INTERPOL was investigating this case, China likewise found out through investigation that the facts ar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did not commit any fraud or crime. Therefore, on June 11, 2008, on its own initiative, China requested that INTERPOL withdrawal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underwent thorough investigation by INTERPOL and was found not to have committed any crime. China requested the withdrawal of the arrest warrant. This clearly demonstrates how law-abiding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nd how morally pure His conduct is. That is why He was found to be innocent of any crime or offense!

However, such a holy and pure person was not commended for this. On the contrary, a small number of people who do not understand the truth have assisted evildoers in defaming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Does this kind of conduct have any morality to speak of? What kind of lowly character do such people have? Does this kind of news media have any credibility? Although the arrest warrant for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canceled a long time ago, those who embezzled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ic works of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continue to circulate the cancelled, nulled arrest warrant on the internet and in newspapers to delude the public and prevent the case from being re-opened for investigation.

To minimize the likelihood of people being duped, an inquiry was made to INTERPOL through legal channels. In response to that inquiry, on November 19, 2009, INTERPOL specially issued a letter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letter clearly states that China requested that the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be cancelled and that such arrest warrant no longer exists. INTERPOL also notified all of its member countries that they cannot use this arrest warrant as a pretext to detain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ttached hereto is the official letter issued by INTERPOL. It must be clearly stated that this letter from INTERPOL uses the name Yungao Yi. Spelled according to the Pinyin transliteration system, this is the secular name that was us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more than twenty years ago while He was in China. Also, the lower-left corner of this letter from INPERPOL originally contained the residential addres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For the sake of security and privacy, the address has been omitted. However, every other part of the entire letter is the identical copy of the original. Not even one word was altered.

This is the truth about the INTERPOL arrest warrant agains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e ask all of you to think about something—Is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 person of noble morality or a villain who has committed a crime? Additionally, multiple times over the past many years, the so-called victims in this fabricated case—Liu Juan and Lau Pak Hun—have separately written statements or held press conferences proving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not only never swindled them, He instead selflessly helped them.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a good person who selflessly benefits the public.

6.With respect to the recognitions of the statu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letter from INTERPOL, evidence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persecuted, and other information, please go online to the website https://ibsahq.org/buddha-en. Just as we did in the past, we at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will take the teaching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Namo Shakyamuni Buddha as our foundation and will guide Buddhists all over the world to learn and practice the Buddha Dharma so that they will become good people who are unselfish, benevolent, and law-abiding, who contribute to society and have happy family lives, who eventually realize the true suchness of Dharma-nature, and who attain liberation.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以下是世界佛教总部声明的中文翻译】

世界佛教总部声明

为了让大众真正地了解我们世界佛教总部和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世界佛教总部特声明如下:

第一,我们世界佛教总部对本声明的真实性,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第二,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世界佛教最高领袖,不是自封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身份,不是佛教徒为了尊敬才称呼的,而是佛教中那些具有认证权的法王、摄政王、高僧们根据一千多年来佛教的认证制度认证出来的,如最高虹身成就法独掌人多珠钦法王、世界第三任宁玛巴总教主贝诺法王、当今西藏第一大德阿秋法王、十七世噶玛巴的本尊法灌顶上师公保·都穆曲吉法王、世界觉囊派总教主吉美多吉法王、达赖喇嘛的上师敏林赤钦睡梦法王、达赖喇嘛的三位上师楚西法王、达龙哲珠法王和秋吉崔钦法王、萨迦派总教主萨迦达钦法王、十七世噶玛巴的上师夏玛巴摄政王、十七世噶玛巴的经教上师嘉察摄政国师等等,这些都是当今世界上佛教界公认的各教派第一流的高僧大德,他们都分别为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下了具备佛教认证效力的认证、附议公函。由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获得的认证、附议证书太多,超过佛教史上任何领袖、祖师、活佛的认证,在此无法一一列举,请大家上网阅读:https://ibsahq.org/buddha-data?id=131。这些法王们的认证附议不光有文字,很多还拍了照片、录像记录下来了。根据佛教的认证制度,只要有两个具有认证权的法王、活佛或喇嘛认证以后,被认证的人的身份就确立了,但是,随着历史的演变,很多人只是被一个具有认证权的活佛认证,在佛教界就成立了,例如现在人们所熟知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只是获得了五世热振活佛一个人的认证,第十七世噶玛巴也只获得了两个认证,而且都是在自己的教派中得到的一两份认证,但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完全不是这样,羌佛获得的认证附议超过了一百个,成了整个佛教史上获得最多认证附议的第一人,而且不是单一教派的认证附议,而是整个佛教及各大教派首脑出具的以文字写成的认证附议书,被认证的身份不是活佛地位,而是佛陀(金刚总持),也就是整个佛教的最高圣者,佛陀就是整个佛教的最高领袖。

第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也是佛教史上第一,无有前圣可比的。我们娑婆世界的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在经书中规定:“菩萨在五明中得”,菩萨必须具备五明,那佛陀更要五明之冠。翻开历史典籍,自人类有文明史以来,世出世间,唯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达到了五明成就的顶峰圆满,是真正符合佛陀规定的“显密圆通,五明完满”的佛教第一巨圣!羌佛的成就太多太高,从诗词歌赋、书法文论、医药治病、绘画雕塑、科技工巧,到经教理趣,法义真谛、诸法实相,无不通达无碍,精妙高绝,历史上找不到第二人可以比肩。就是一个工巧明雕塑和一张“龙鲤闹莲池”画,公开悬赏高额奖金很多年了,至今照常悬赏,但没有一个人能刀工手笔复制得了!你复制不了,可以请一个人去复制成功,那我们当下承认这不是佛陀觉量智慧的产物!基于上述实际的成就和依佛教制度的认证附议证书,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佛陀是所有佛教徒皈依和学习的本体,而佛陀这一称号是整个佛教中最大最高的觉位,佛教没有任何一个教派的祖师、法王能有资格在佛陀之上的地位!目前,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只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一位佛教最高领袖佛陀,没有第二位!由于本质是佛陀,而佛陀是所有佛教徒学习受教的依怙,并不仅仅是我们世界佛教总部依学的典范,而且是众多佛教机构依学的依怙,佛教徒们学佛陀的言传身教、办闻法点闻学佛陀的法音。而且,羌佛也是历史上唯一的一位不收任何供养、只义务为大众服务的佛教巨圣。

第四,尽管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但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观点却始终如一,祂在返老回春对比照上的讲话明文公布,表明了态度,哪一点有丝毫自吹?羌佛说:“虽然法定了佛陀称号为我的名字,我却是拥有虚名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我不是菩萨,不是罗汉,不是尊者,不是法王,不是活佛,我不是圣人,是惭愧者。”

第五,当年,南无羌佛还在中国的时候,由于弘扬佛教、坚持正义和公理,而被中国公安的一些人所迫害。羌佛1999年8月1日持签证来到美国定居以后,近20年了,再也没有回过中国一次,可是,中国深圳公安竟然在2002年6月20日凭空捏造了羌佛“于2000年4月在深圳卖房子给刘娟,诈骗刘娟1.5亿元人民币”,以此为由立案,开始迫害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和羌佛的一些弟子。要知道,2000年4月羌佛在美国,怎么去深圳卖房子呢?反而是公安用推土机推倒了羌佛在中国的唯一一所住房,没有赔偿一分钱,公安拿走了羌佛自己心血创作的书画七百余张,至今不见踪影,还抓了羌佛的一些弟子,将他们换了名字,秘密关押。同时,一些公安人员由于私吞了羌佛的书画,怕被暴露,利用他们控制的媒体,在法院还没有开庭的前一天就先行在媒体登报造谣定罪,诬蔑羌佛及其弟子是诈骗的坏人,并进而向国际刑警申请,对羌佛及其一些弟子发出通缉令。但是,国际刑警进行立案调查后,查出中国公安所所报案情不是事实,羌佛及其弟子没有任何诈骗行为,为此,在国际刑警文件控制委员会与2008年10月30日至31日在法国里昂举行的第72届大会上,通过了撤销对羌佛的通缉的决定。而在国际刑警调查期间,中国也调查出了事实的真相,羌佛没有诈骗等犯罪行为,因此中国在2008年6月11日主动请求国际刑警撤销对羌佛的通缉。对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经得起国际刑警的立案详查而无犯罪,中国请求撤销通缉令,充分说明了羌佛是何等的遵纪守法、纯净道德的行为,才能清白无罪?!可是,这么圣洁的人,不但没有受到赞颂,反而受到个别不明真相的人帮着坏人诽谤,这样的行为还有道德可言吗?这是什么样低劣的人格?这样的媒体还有任何可信度吗?尽管对羌佛的通缉令早已撤销了,但那些贪得羌佛书画的人,照常把已经撤销、不存在的通缉令在网上、报上转发,迷惑民众,以防翻案。为了少让人上当受骗,通过法律途径向国际刑警咨询,故2009年11月19日,国际刑警专门发函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明中国已经请求撤销了针对羌佛的通缉,通缉令不存在了,并通知了国际刑警的所有成员国,不能以此通缉为借口留置第三世多杰羌佛。附件即是国际刑警的公函。需要说明的是,在国际刑警的这份公函上,仍然用的是Yungao Yi,这是第三世多杰羌佛二十多年前在中国的世俗名字的汉语拼音。同时,国际刑警公函的左下角原本是羌佛的住址,为了安全及隐私,在公布的时候特地隐去了,但整个公函的其它部分则是照原件复印,没有改动一个字符。这就是国际刑警对羌佛通缉令的真相!请大家想一想,羌佛是道德崇高的人呢,还是犯罪的坏人呢?而且,多年来,这个案件里所谓的受害人刘娟、刘百行二人分别多次写证明或开记者会证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仅没有骗他们,反而是无私地帮助他们,羌佛是无私利益大众的好人。

第六,关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被认证,以及国际刑警的函件和羌佛被迫害的证据等更多资料,请上网查阅:https://ibsahq.org/buddha。世界佛教总部将一如既往地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释迦牟尼佛的教导为根本,指导世界各地的佛教徒们通过修学佛法,让自己成为一个无私利他、遵纪守法、贡献社会、家庭幸福的好人,进而悟证法性真如,解脱成就。

世界佛教总部

华盛顿时报:世界佛教总部声明 1/28/2019 第2张

华盛顿时报:世界佛教总部声明 1/28/2019 第3张

 

说 明

国际刑警公函的左下角原本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住址,为了安全及隐私,在这次公布的时候特地隐去了,但整个公函的其它部分则是照原件复印,没有改动一个字符。此中文翻译也没有翻译南无羌佛的住址。

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的弟子唐氏获大解脱 修得舍利二百多颗

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的弟子一批批大成就

四川唐氏又获大解脱,舍利二百多颗

法宗时报

西元2004年09月1日 星期三 3综合报导

(记者蔡嘉乐报导)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弟子,四川成都新繁人氏唐谢乐慧,法名释心会,享年八十四岁,于二00四年八月三十一日中国农历七月十六日晚子时,由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唐谢乐慧,亲友称唐婆婆,她一家老小都依止大法王修行多年,她常对人说:“我的儿孙们都能跟着大法王上师学到正法,这是我这一辈子最高兴最骄傲的事情。”唐婆婆对大法王无比恭敬,大法王对唐婆婆慈悲关怀。一次唐婆婆患肩周炎,手举不起来,疼痛难忍,大法王安慰道:“没关系,我给你扎一针就好了。”时值隆冬,大法王隔着几层厚厚实实的冬装给她扎了一针跑马神针,当时就痊愈!多年后唐婆婆讲起此事,神秘与惊奇依旧。

今年六月的一天,她对家人说:“昨晚我看见一个好高好大的护法神啊,脸都有门那么大,他告诉我今年下半年我要往升极乐世界了。”她所指下半年,是从中国农历七月始至十二月。八月十五日,即中国农历六月三十日,唐婆婆显弥留境,家人即刻报告大法王,在大法王法力关照下,当晚唐婆婆就变得十分安详平和,不仅唐婆婆安详,居所屋内屋外整个园子都一片吉祥。第二天,即农历七月初一中午,前来助念的几位佛弟子看到天上飘着一条云纱组成的哈达横贯长空。晚上,一向阴云密布的成都盆地天空,单单就在唐婆婆居住的院落上空,突然洞开一片清澈晴朗的夜空,繁星点点如钻石般闪烁。就在这一晚,唐婆婆开了顶。

唐婆婆依照大法王开示一直努力用功持咒念佛。她每天仅喝一点葡萄糖水,以禅为食,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做功课念诵阿弥陀佛和大法王圣号,如此用功二十多天,头脑清醒说话自如,口中放出异香,周围邻里惊诧不已。

八月三十一日即农历七月十六日晚十一点左右,唐婆婆女儿唐玉蓉给母亲梳头,梳着梳着,唐婆婆忽转身右侧,呈吉祥卧式,唐玉蓉看到母亲突然展颜微笑,一股热流遍满头顶,笑容定持,屋内一片明朗吉祥,唐婆婆一动不动了。唐玉蓉立即找人报告大法王,大法王说:“她已经圆满道果,成就了。”唐玉蓉再回头看母亲,此时只见唐婆婆的脸色、肤色都转成微红色,正是阿弥陀佛接引往升的殊胜迹象!在场亲友及助念者激动不已!

九月六日即农历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唐婆婆法体在四川新都宝光寺转咒荼毗。转咒火化前就有法雨甘露加持。转咒一开始,火化炉中圣境顿然呈现!念佛恭送的人群立刻响起一片冲天的掌声,声声佛号中伴随着惊呼声、喜极而泣声、欢笑声、发愿声,熊熊炉火中,红色、蓝色的光芒不断闪耀,光芒中飞出火凤凰、金翅鸟,金龙护法、金刚护法俨然威立,吉祥虎周身放光,金狮口吐青莲、眼放青莲,仰谔益西诺布总持大法王的法王相、头陀相、大师相一一呈现,阿达尔玛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弥勒菩萨、宗喀巴大师慈悲显现于朵朵莲花中,极乐世界的楼台亭阁还有巍巍须弥山也同时出现!唐婆婆的脚下和手上出现双层莲台,托着她盘坐其中,满脸笑容,全身放射蓝光冉冉融汇于佛菩萨的光芒中!佛国圣境不断呈现,火化炉前欢呼震天,人们激动地大声持诵大法王的圣号,泪流满面大声呼喊:“南无大法王上师!南无阿弥陀佛!以后你们一定要把我的母亲接走啊!”“南无大法王上师啊!我一定跟您好好修行,南无阿弥陀佛您一定要来接我啊!”“佛法太伟大了!我一定要大成就!”“大法王上师您的佛法太伟大了,你教一个成就一个,教两个成就一双,我们眼睁睁看到个个成就,您太伟大了!”恭送唐婆婆到极乐世界的荼毗法会顿时变成了发愿法会,许多人哭着发愿跟随大法王修行学佛并为家人回向功德。在火化现场亲见圣境的佛弟子法号是:释心珍、释道品、释心兰、释心恩、释广静、释道之、释明西、释智元、释智化、释真华、释真莲、释心荣、释心干、释德峰、释智风、释德玉、释智达、释德昆等。

当天晚上,在唐婆婆的骨质和骨灰中,共拣出了二百六十三颗异香扑鼻的舍利坚固子。这真是佛史上的又一奇迹!

茫茫人世,唯生死最叫芸芸众生惊恐颤栗,那是凡夫人类永远无法逾越的恐惧深渊。然而现在,我们有幸亲眼看到,生死,对于虔诚依止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修学的佛弟子来说,似乎是小菜一碟,因为大法王拥有佛陀当年的真正佛法。大法王座下生死自由,往升极乐,殊胜成就者,一个接着一个,峨眉山十三代祖师开化寺方丈生死自由,肉身不坏,王灵泽老居士、王程娥芬居士、阙祥寿居士、赵贤云居士、美国的圣召夫、马尔克夫人及此次的唐谢乐慧居士等等诸多大法王弟子都无比吉祥地往升极乐世界,彻底远离了生死轮回的怖畏苦难,这些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眼前的圣迹,让我们清醒地了解了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真正的如来正法,就在这个世界!这就是真正的佛法!

 

更多媒体报道http://www.zfbd108.com/thread-130-1-1.html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的弟子一批批大成就 四川唐氏又获大解脱 舍利二百多颗

四川唐氏又获大解脱修得舍利二百多颗

众声日报

中华民国九十三年九月二十二日 星期三

 

九月六日即农历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唐婆婆法体在四川新都宝光寺转咒荼毗。转咒火化前就有法雨甘露加持。转咒一开始,火化炉中圣境顿然呈现!念佛恭送的人群立刻响起一片冲天的掌声,声声佛号中伴随着惊呼声、喜极而泣声、欢笑声、发愿声,熊熊炉火中,红色、蓝色的光芒不断闪耀,光芒中飞出火凤凰、金翅鸟,金龙护法、金刚护法俨然威立,吉祥虎周身放光,金狮口吐青莲、眼放青莲,仰谔益西诺布总持大法王的法王相、头陀相、大师相一一呈现,阿达尔玛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弥勒菩萨、宗喀巴大师慈悲显现于朵朵莲花中,极乐世界的楼台亭阁还有巍巍须弥山也同时出现!唐婆婆的脚下和手上出现双层莲台,托着她盘坐其中,满脸笑容,全身放射蓝光冉冉融汇于佛菩萨的光芒中!佛国圣境不断呈现,火化炉前欢呼震天,人们激动地大声持诵大法王的圣号,泪流满面大声呼喊:“南无大法王上师!南无阿弥陀佛!以后你们一定要把我的母亲接走啊!”“南无大法王上师啊!我一定跟您好好修行,南无阿弥陀佛您一定要来接我啊!”“佛法太伟大了!我一定要大成就!”“大法王上师您的佛法太伟大了,你教一个成就一个,教两个成就一双,我们眼睁睁看到个个成就,您太伟大了!”恭送唐婆婆到极乐世界的荼毗法会顿时变成了发愿法会,许多人哭着发愿跟随大法王修行学佛并为家人回向功德。在火化现场亲见圣境的佛弟子法号是:释心珍、释道品、释心兰、释心恩、释广静、释道之、释明西、释智元、释智化、释真华、释真莲、释心荣、释心干、释德峰、释智风、释德玉、释智达、释德昆等。

当天晚上,在唐婆婆的骨质和骨灰中,共拣出了二百六十三颗异香扑鼻的舍利坚固子。

这真是佛史上的又一奇迹!

茫茫人世,唯生死最叫芸芸众生惊恐颤栗,那是凡夫人类永远无法逾越的恐惧深渊。然而现在,我们有幸亲眼看到,生死,对于虔诚依止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修学的佛弟子来说,似乎是小菜一碟,因为大法王拥有佛陀当年的真正佛法。大法王座下生死自由,往升极乐,殊胜成就者,一个接着一个,峨眉山十三代祖师开化寺方丈生死自由,肉身不坏,王灵泽老居士、王程娥芬居士、阙祥寿居士、赵贤云居士、美国的圣召夫、马尔克夫人及此次的唐谢乐慧居士等等诸多大法王弟子都无比吉祥地往升极乐世界,彻底远离了生死轮回的怖畏苦难,这些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眼前的圣迹,让我们清醒地了解了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真正的如来正法,就在这个世界!这就是真正的佛法!(完)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大力王尊者惊天价 子必依论身价不菲

甄藏拍卖会
大力王尊者惊天价  子必依论身价不菲  
大陆画家义云高墨宝七千两百万、藏密帕母法著一千五百万卖出
中央日报
8综合社会新闻中华民国八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星期一
 
(郭士榛/台北讯) 甄藏国际艺术公司昨日举行秋季拍卖活动,有两项珍品拍得惊人价格。一是大陆艺术家义云高的水墨画精品“大力王尊者”;另一件是藏密最高女法王阿王诺布帕母的黄金版著作“子必依论”。
  据业者指出,这幅义云高的“大力王尊者”是结合工笔与写意的水墨画,经过激烈竞争后以新台币七千二百万元成交,折合美金二百一十九万一百一十四元,由英国书画收藏家奈勒获得,这可能缔造在世画家最高成交纪录。而用黄金版著作的“子必依论”,则以新台币一千五百五十六万元、折合美金四十七万三千三百零七元成交。
  业者指出,“大力王尊者”细腻的线条勾勒出大力王尊者孔武有力的肌肉,全身脉络血管清晰可见,身上穿绕着薄如蝉翼的细纱,工笔技巧登峰造极。而义云高的中国画艺术,题材方面涵括山水、花鸟、走兽、鱼虫、人物;而技法不管是工笔、写意、泼墨皆通,具有真实的传统工夫而创新。
  “大力王尊者”精品中的写意部分,充分展示义云高在艺术实践中觉悟本来面目与自然宇宙一体之真源,达到内心世界与大自然的浑然一体性。随图还附有世界佛教协会鉴定盖章、义云高亲笔书写、亲手盖上金印指纹的手本真迹保证书。
  至于“子必依论”这套由世界法音出版社特以金箔精造的论著,原先拟将所得供养阿王诺布帕母,但被她婉拒。阿王诺布帕母表示,永恒不以任何形式收供养,这套书做得很好,也是信众的心意,但不应该花这么多钱去做这件事,而应该把钱用在需要的地方、大众的身上及有困难的地方。
  基于此因缘,世界法音出版社考虑再三,决定将这本黄金豪华特级的“子必依论”公开拍卖,将所得捐赠给正法正义机构,利益大众。阿王诺布帕母将她法著公开流传,希望使真正想学正行的行者能学到真正的法义。
甄藏国际艺术公司昨日举行秋季拍卖会,大陆知名画家义云高的水墨作品“大力王尊者”以新台币七千二百万元,由英国书画收藏家奈勒获得,这可能缔造在世画家最高成交纪录。(中央社)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中国佛教协会高僧清定法师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

多杰羌佛亦名金刚总持,又名持金刚(即是把持一切金刚之意),是宇宙中第一位至高无上的具相佛陀,也就是宇宙间佛教的最高领袖诞生了,自此,由多杰羌佛开始在法界中传法渡生,佛法才开始传播弘扬。在整个佛教,无论是密宗还是显宗,所有佛教教派的原始主都是多杰羌佛,无论任何佛法都是由多杰羌佛始传,因为多杰羌佛是佛教唯一始祖。

多杰羌佛曾化身燃灯古佛、化身金刚萨埵等,由燃灯古佛传授佛法给释迦牟尼佛,再由释迦佛陀开娑婆法教,但佛法之来源皆由多杰羌佛为始祖。

多杰羌佛曾两次降世此世界,第一次降世即多杰羌佛第二世维摩诘圣尊,第二次降世为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教化出很多高僧大德、大居士乃至大法王、仁波切,使他们得到解脱的成就,如生死自由、火化舍利、肉身放光、金刚不坏、提前通知按时坐化,乃至为弟子传法,预定弟子成就时间,渡弟子先到极乐世界参观后,再回人间按时往升,以及传“现量大圆满”法,让弟子在一个时辰内,成就虹身法界境,亲身体验,亲眼见到。成就者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由于高僧们观照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法界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真身降世,佛教界的法王、长老、大和尚、圣僧们就纷纷抓住这个真正百千万劫难得的殊胜因缘,跪拜在羌佛座下为徒。羌佛的弟子果章老和尚107岁生死自由圆寂,十一天后有不法之人用针刺法师血管,当下鲜血流出,表法肉身菩萨之地境,法师在成都新华西路羌佛坛城当众亲口说:羌佛早年就在跑马山为他灌顶传法了,那个时候羌佛才三岁半。

可惜的是,有很多藏汉两地的法王、大活佛、大法师们拜羌佛为师,羌佛为他们说法的原始实况纪实的录像带,加上羌佛说法开示的法音带,总共十五箱,都被公安全部拿走了,他们还拿走了羌佛心血创作的书画近800张。

好在法缘不绝,有两位高僧收藏了一点他们拜羌佛为师、接受灌顶的录像,尽管这些二十多年前的录像已经无法与现在的高清图像相比,但毕竟是真实记录了年轻的羌佛与高僧们的历史,这些录像没有做任何修改加工,只是为了大家看的时候方便,加上了字幕而已。

清定法师等世界上第一流的高僧们礼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真实视频,网址:http://zfbd108.com/video/

被誉为“世界第一高僧”的清定大法师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

世界第一高僧清定法师为佛教密宗格鲁巴法王、汉人黄教领袖,其法力道德威震全球,一九九三年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在羌佛座下接受灌顶。一九九三年六月清定上人于伏魔火供法会上大显神通,自身变为地藏王菩萨,以下照片即是清定法师化现。

清定法师在伏魔火供法会上大显神通化显为地藏王菩萨

 

清定法师简介

清定法师,为藏传西密格鲁巴大月如来康萨派二十九代能海大师之法承传人。为当代汉人中黄教领袖,修大威德金刚成就,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内密灌顶弟子,中年时即证显密俱通之境,曾就学于广州大学、黄埔军校,官至少将。1941年出家为僧,1983年任成都昭觉寺住持,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由于印契了该寺古德明代道魁祖师之预偈:“树包碑,担瓢飞,柱头落地祖师归。”(清定法师回昭觉,悬空之柱头落地,担瓢早已不翼而飞,菩提树飞速猛长,将石碑包得丝毫不现)。故世人称之道魁再来,法威顿长,贯横海外。门下弟子遍及海内外,以数百万计。清定上人曾赴美宏法,多位高僧再三请之留美共兴正教,但清定法师不舍国人而为度生本土,婉言谢绝而归国,忘躯弘法于至今。法师颇受高僧大德敬仰,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特别敬重清定法师,他说:“清定法师是中国一位不可多得的高僧”。

清定法师德相

清定法师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人摸顶加持

诽谤谣言不攻自破

释迦世尊在两千多年前就早有预言,末法时期,魔强法弱,邪师遍布,众生真假难辨,波旬魔王及其子孙会阴谋诡计使尽,千方百计破坏佛法。现在有一些妖邪之徒到处散播诽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谣言,否认清定法师等世界高僧拜羌佛为师的事实,企图掩盖真相,迷惑大众,破坏众生的善根慧命,让想学佛的人远离如来正法。这些妖魔坏人当中,有的是世俗上有权有势的贪官污吏,他们以权谋私,贪赃枉法,强夺羌佛价值四百多亿的书画,有的是混进佛教队伍中骗取众生供养的邪师外道,身披法王、活佛、法师外衣的妖人骗子,实际上是假佛教徒,他们害怕身份败露,失去众生供养,故意诽谤羌佛,也有一些无明愚痴的众生,迷于世俗表象,不明真相,道听途说,信邪为真,跟着妖邪恶人摇旗呐鼓,造业诽谤,一个劲的往地狱跑,还自以为在学佛,这就是末法年代众生可怕的真实写照,因果感报,共业使然,悲哉!

尽管现在网上公布了清定法师等高僧长老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的真实录像,铁证的事实摆在眼前,魔子魔孙照常会编出各种谎言来诽谤正法,混淆众生知见,但只要大家认真的思考以下这两个问题,就能戳穿妖魔的把戏,不会上当受骗。

为什么清定法师等名震世界的高僧大德们会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向羌佛叩拜求法?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证量智慧、五明成就,还是高僧大德们的高?

答案只有一个:当然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圣量智慧、五明成就高,羌佛是真正的显密俱通,五明圆满的佛陀降世!掌持有圆满解脱成就的顶圣如来大法,因此,高僧大德们才跪拜在羌佛座下,求学更高深的佛法,以期证达更大成就。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末法年代众生的真正解脱依止处,是法界的最高怙主!

如果不是这样,难道这些名声享誉世界、证量显赫、圆寂肉身不坏的高僧大和尚们都是凡夫、大笨蛋吗?如果是凡夫,清定法师又怎能在法会上大显神通,展现佛法的伟大,他会拜一个比他还差的人为师父吗?只要想明白这点,那些妖言惑众的谣言就会不攻自破!

2008年佛法大事因缘成熟,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被全世界佛教各大宗派的法王、摄政王、高僧和大仁波且们共同认证、附议祝贺,确认为始祖古佛多杰羌佛真身降世,是法界最高的佛教领袖,并且是从古至今获得最多的认证的顶首大活佛——佛陀,也是历史上第一位真正按照佛教的最高标准“显密圆通,妙谙五明”展显了实际的五明成就的巨圣!。至此,世人才得知羌佛的佛陀真实身份,终于明白为什么几十年前很多佛教的法王、活佛、高僧、长老就皈依羌佛座下求法,原来高僧大德们早就观照到羌佛是法界第一巨圣,只是当时因缘尚未成熟,并未点露佛机。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这个世界有史以来真正体现了无私圣品的巨圣,是第一位只义务利益一切众生、不接受任何供养的巨圣。那些过去无明诽谤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应该好好反思,清醒一下头脑了,要作深彻的忏悔,弃恶从善,早日学到真正的如来正法,否则等着他们必将是因果的惩罚!

为了保护众生的慧命,下面把清定法师拜羌佛为师录像拍摄者–朱世勇先生的亲笔证明附录如下,以免大众继续受到妖魔、坏人的蒙骗。

附:视频拍摄者朱世勇先生愿承担法律责任的证明:

清定法师拜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的录相带是我本人拍的

我叫朱世勇,在中国成都企业生产部负责摄影、照相工作。

义云高大师就是现在的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一九九三年夏天,有一天,部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让我到新华西路 19号去拍录相。部长说:“你这家伙运气不错,这个机会很难得,是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和尚今天去拜义大师为师,连佛教协会主席赵朴老都对这位老和尚恭敬得不得了。你要把全过程都拍下来,拿回来我看看。”于是我一大早便到了新华西路,第三世多杰羌佛见我到来,非常高兴,对我说:“小朱啊,你来得正好,今天正好要你拍录相,你要把它拍好啊。”我赶快说:“大师你放心,我一定拍好。”我只知道拍老和尚拜师,但不知道这位老和尚是谁。

大约在上午 10 点钟左右,工作人员就进来向第三世多杰羌佛报告,说当代中国四大高僧之首、成都千年禅院昭觉寺方丈清定大法师带着侍者演法师、明念师等随行,前来求见第三世多杰羌佛。

当时其余人员安顿在外厅等候,只是清定法师单独进见。我不敢耽误,马上开机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堂门口作好拍摄准备。

约一分钟左右,我就看见一位长胡子的和尚搀扶着清定法师向佛堂走来。我马上拍摄,从佛堂外的桥上开始拍,边拍边退,退到佛堂里。当时进佛堂以后,第三世多杰羌佛坐在与门同一方位的佛堂中央的沙发上,沙发前有一茶几,上面有几盏油灯。清定法师在大胡子的搀扶下,缓慢地走到佛堂中心,面对义大师,当时我的拍摄位置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右前侧、清定法师的左后侧。

我一边拍摄一边听见大胡子对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上师,清定大和尚来拜师。”

这时,清定法师已走到第三世多杰羌佛面前,向第三世多杰羌佛跪拜行拜师礼。清定法师起身、下跪,再起身、再下跪……拜了四拜。

拜完以后,第三世多杰羌佛让清定法师坐在他的对面的地毯上,给清定法师宣讲佛法。清定法师非常恭敬地听讲,历时大约十来分钟。后来,由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为清定法师作加持法义,我就关了机。

最后,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完加持以后,清定法师提出,要求第三世多杰羌佛为他灌顶传法,第三世多杰羌佛当时就答应了,其中演法师和明念师也进来给第三世多杰羌佛顶礼(这位演法师现在在昭觉寺任方丈)。

随后,第三世多杰羌佛要为清定法师传佛法了,我就退出了佛堂。大约两小时左右,我看见清定法师十分高兴,笑容满面地出来了,我们就请他坐在外厅堂的沙发上,他还高兴地和我们说话,但我不大懂他的江浙话,反正看得出来他非常高兴,充满喜悦之情。最后第三世多杰羌佛还留他和他当天去的侍者演法师和明念师在佛堂吃了午饭。我当时用的摄相机是日本松下 1/2小型摄相机,取景器还要显色的那种。我当时是右手拿摄相机拍摄录相,左手还拿了一个傻瓜照相机,在录相的过程中还拍了不少照片。

以上记述千真万确,没有一点伪造,我敢担保请国际上的专家鉴定我拍的带子是真实的,如有弄虚作假,愿受法律制裁。我用我的人格担保,用我全家的身家性命担保,我所陈述的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事实,我愿负法律责任。

朱世勇(签字,盖指印)

2016年 9月 10日

 

 

 

 

 

视频及原文链接:http://www.lionhowling.com/11592/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义云高大师弟子 刘惠秀肉身坐化 生死自由

生死自由 刘惠秀肉身坐化
罹癌药石罔效 三年前皈依佛门安详圆寂

台湾日报
2003年8月12日 星期二

(记者宋文文/西雅图报导) 人终归一死,但如何死,却是大学问。八月六日一位佛教弟子刘惠秀的往生,则令人惊奇,因为说走即走,安详辞世,在佛教界来说可是高深修行者才能达到的境界。他的先生林永茂感恩地说,妻子能倍极殊胜地坐化圆寂全都要归功于他们的法王上师义云高大师的传法和秘密手印。

据刘夫林永茂表示,他们夫妻俩三年前皈依义云高大师闻受大师门下。但此时其妻惠秀罹癌遍访名医药石罔效,七月九日义云高到菩提精舍向寺内的法师们作开示,当时即预言一位女弟子将于近期坐化往升极乐世界。八月五日晚上林妻身体虚弱似大气不接即现死亡之相,睡到三点,林妻睡醒告诉其夫她刚去了极乐世界,极乐世界好美,美得无法形容。林永茂问妻:“是谁带你去极乐世界?”妻答:“不知道。”再问:“怎么去的?”妻答:“是坐毯子飞去的!”再问:“极乐世界有多美?”妻答:“有山有水,美得无法形容!”妻不让他再问就又赶紧做功课。

清晨五点林妻再度醒来说:“我要走了!我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然后便盘腿结往升手印。约莫半个小时过去,林永茂见妻已气断身亡进入中阴,急忙打电话找法王上师。不料大师透过弟子听到后竟笑说:“胡说八道!没这回事!佛菩萨接她的时辰还没到,她怎么走!”

果不其然,刘惠秀于八点多已入中阴的她又回转人间睁开双眼,直到九点五十五分才圆寂,当时天空出现五彩祥云消然吉祥渡往西方,历时一小时余才散去,菩提精舍的法师们都看到天空当时的艳丽祥云并且用摄影机将之拍下。这天正巧是刘惠秀的五十岁生日。他们家人商榷后,决定将妻安然保留坐姿,不再火化。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义云高大师佛法修证名不虚传 预言弟子坐化 协助刘惠秀安详往生净土

义云高大师佛法修证名不虚传
预言弟子坐化 协助刘惠秀安详往生净土

●8月6日佛教弟子刘惠秀又接着往生净土,没有八苦交加、四大分解之相,说走即走,安详辞世。更令人称奇的是,以佛教界修行者达到的高标境界,肉身坐化往升西方极乐世界。随侍在侧的丈夫林永茂感恩地说,妻子能倍极殊胜地坐化圆寂,全都要归功于他们的法王上师义云高大师的传法和秘密手印,尤其是手印中心那个秘密往生种子字实为重要。刘惠秀是以盘坐结手印的姿势灵魂归西的,一直到送到殡仪馆都是身体柔软盘坐结手印,脸色安详庄严,家人特为她订制坐姿的棺材,世人称奇。

林永茂表示,他们俩在修行的路上拜过、皈依过很多法师,修法无用,直到三年前闻受义云高大师的如来正法并皈依大师门下,但此时其妻惠秀患癌遍访名医无效。今年7月7日因妻虚弱不克远行,他自西雅图飞洛杉矶求见法王上师义云高,代妻求法,但求解脱往生净土。原不合法度,幸师慈悲观照知妻可修往生大法,因而破例传法于他,由他代传其妻弥陀大法念佛法门精髓及往升秘密手印,并告知此手印结上后,如果套了种子字,不可随便念南无阿弥陀佛,因为一当念诵,佛菩萨会马上现前接你。妻得法后,以癌末之身一天四五次修法极为精进。

七月九日义云高大师在传了林永茂弥陀大法后,便到菩提精舍向寺内法师做开示,大师当即预言一位女弟子将于近期坐化往升极乐世界。8月5日晚,林妻身体虚弱似大气不接即现死亡之相,林永茂急电大师请求加持,助妻临终得往升极乐世界,请示是否该让妻盘坐结印准备往生。上师说:“先让她睡吧,今天她走不了的,她明天才会走,今晚不会走了。” 林永茂担忧地说:“不行,上师,万一她在睡梦中走了,到不了极乐世界怎么办?”大师坚定的说:“尽管放心让她躺着睡,明天睡醒了才会走,今晚不会走。”于是林妻便听师言躺下睡觉。睡到3时,林妻睡醒告诉其夫她刚去了极乐世界。

林永茂问妻是谁带她去的,怎么去的,极乐世界有多美,妻回答,不知道谁带她去的,她是坐毯子飞去的,极乐世界好美,美得无法形容。

清晨5时林妻再度醒来说,我要走了,我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然后便盘腿结往生手印。约半个小时后,林永茂见妻已气断身亡进入中阴,急电法王上师请求请求上师紧急加持。当上师侍者Kuan急向大师报告此事时,不料大师竟笑说,胡说八道,没这回事,佛菩萨接她的时辰还没到,她怎么走。直到早上7点55分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导师接到义云高大师的电话。大师说,西雅图的刘惠秀同学现在还没圆寂,但很快就要圆寂了,你安排一些法师去帮她助念做法事,当时隆慧法师马上通知了三座寺庙的出家僧众。果不其然,刘惠秀于8时多已入中阴的她,又回转人间睁开双眼,直到9点55分才圆寂,菩提精舍的法师都看到天空当时出现五彩祥云。这天正巧是刘惠秀的50岁生日。

刘惠秀盘坐圆寂后一直保直持坐姿,至为殊胜,此一消息马上在佛教界传扬开来,难怪美加等34国所组成的美洲国家组织定论义云高大师掌持真正的佛法。果然他的佛法能使人生死自由,不仅在短短的时间内让弟子得以了生脱死,并且以实证从千里外分长期近期即期三次预言刘惠秀的圆寂状况,展现了真正佛法极其深沉的涵义,世界佛教界赞叹大法王就是大法王,佛法修证的伟大和真实不虚。尤其是林永茂说,若没有上师的真正净土精髓大法,刘惠秀短时间内那有那么大的功德得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更何况是说走就走,生死自由之坐化。他说,在妻子身边的他,不如千里之遥的上师,知道妻子的圆寂情况,这才真正说明了上师的佛法殊胜。他们家人商榷后,决定将妻安然保留坐姿,不再火化。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义云高大师获英皇家艺术学院 颁授崇高头衔及证章证书

世界著名艺术大师、中国画巨匠
义云高获英皇家艺术学院
颁授崇高头衔及证章证书
推崇他对世界艺术的卓越贡献

二○○四年二月十日,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英国驻美国大使馆,为世界著名的艺术大家,中国画巨匠,超越自然美的韵雕的创始人义云高大师颁授“FELLOWSHIP”职称,当场授以证章及证书,大师这一成就更进一步证实了他对世界艺术的卓越贡献。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早在一七六八年由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创建,距今已有二○○多年历史,是世界知名的艺术学府,很多在艺术领域耕耘的艺术家都希望能有幸进入该院继续深造,但该院每年只在全世界遴选二十位卓有成就的艺术家进入该院学习,进修三年得课程。

皇家艺术学院主席菲力浦•金在颁证致词中宣布: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他们今天能够荣幸地为伟大的艺术家和精神领袖义云高大师授称FELLOWSHIP,这是该院二百多年来一件非常重要和光荣的事情,而且这也是该院成立二○○多年来第一次授称的FELLOWSHIP,因此,义云高大师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建院以来一直期待而未能获得的杰出艺术人物,今天终于获得,这是皇家艺术学院一大幸事。本院拥有院士一百名,但是二○○多年来一直没有人担任上述FELLOW,义云高大师是该院第一位FELLOW,这一崇高职称是为世界最杰出著名的艺术家授称的。

英国驻美国大使馆大卫•曼宁爵士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菲力浦•金和院长布朗•奈南的陪同下会见了义云高大师和夫人王玉花教授,对义云高大师取得的成就表示敬意,并祝贺大师获得如此荣誉,英国驻美国大使馆文化参赞安迪•马凯先生出席观礼今天的颁证仪式。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义云高大师作品 大力王尊者七千二百万成交 缔造在世画家最高价纪录

甄藏艺术公司可能缔造在世画家作品最高价纪录

大力王尊者七千二百万成交

中华日报 中华民国八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星期一

(台北讯) 甄藏国际艺术公司昨(廿六)日拍卖大陆艺术家义云高的水墨画精品“大力王尊者”,这幅结合工笔与写意的水墨画经过激烈竞争后以新台币七千二百万元成交,折合美金二百一十九万一百一十四元,即每平方英寸约四百六十七美元由英国书画收藏家奈勒获得,这可能缔造在世画家最高成交纪录。

业者指出,“大力王尊者”细腻的线条勾勒出大力王尊者孔武有力的肌肉,全身脉络血管清晰可见,身上穿绕着薄如蝉翼的细纱,工笔技巧登峰造极。

义云高的经典佳作“威震”在今年五月亦由甄藏国际艺术公司以约美金二百十二万元的天价拍卖,轰动世界艺坛。

业者指出,历代的名家大师们的技法、风格和题材大都趋于单一,长于山水画者,少精于花鸟;精于花鸟者,又疏于人物。而义云高的中国画艺术,题材方面涵括山水、花鸟、走兽、鱼虫、人物;而技法不管是工笔、寓意、泼墨皆通,具有真实的传统工夫而创新。

“大力王尊者”精品中的写意部分,充分展示义云高在艺术实践中觉悟本来面目与自然宇宙一体之真源,达到内心世界与大自然的浑然一体性。随图还附有世界佛教协会鉴定盖章、义云高亲笔书写、亲手盖上金印指纹的手本真迹保证书。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