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羌佛是什么人?

说到南无羌佛,有些人说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但有的人认为这是一个很神奇的人,隐蔽於世,又不像隐士,反正与世人不太相同,祂的无私、广博,根本不在常人的潮流中,祂的社会地位,绝非一些佛教著名人物能沾边际的,今日有幸得见羌佛真原, 南无羌佛从来不是坐在暗处的隐士,而是与释迦牟尼佛一样,声威宏广,普济众生,公开透明化的佛陀。羌佛的名声已向遍世界,众望所归,为此,我随便捡几条给大家认知,即可见羌佛之伟大。

1987年,中国教科文中心国画研究会成立,年轻的羌佛担任会长,为此人民日报、文汇报、湖北日报等各大报纸相继报道,该会名誉会长由廖井丹、吕骥、吴丈蜀、袁晓园、钱君匋、谢稚柳等国家名流担任,顾问有罗章龙、臧克家等。

26年前,羌佛被世界诗人文化大会48国专家学者评定授称为唯一的一位“特级国际大师”,证书由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簽署,羌佛当时被列入“中国人物年鉴名人录”。

1995年羌佛到台湾访问,受到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最隆重的接待,到机场迎接羌佛的人达两万多,鲜花如海洋波涛,迎接羌佛的车辆共一千七百多辆,九十多辆摩托警车开道。羌佛在台北停留了七天,被台湾十三个高山族的酋长共同推举为整个高山族的总酋王,这是何等惊世的威德感召地位?!

五年后羌佛定居美国,获奖无数。如“总统金牌奖”,“世界和平奖”,“总统爱国奖”,“马丁·路德金国际服务领袖奖”等等。2011年,华盛顿首府颁布1月19日为南无羌佛佛陀日。2012年12月1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定性南无羌佛为人类作出了巨大贡献。2000年,羌佛画的《威震》和《大力王尊者》两幅画,分別被甄藏拍卖,拍出美金212万5千多和220万7千多,成为当时亚洲古今名家拍出的第一最高价。2008年,羌佛画的《观音菩萨》等,以每一平方英尺33万美金售出,如果是八尺宣的大画,一幅就价值千万美金。2010年,由具有评估国稅局报稅和法庭专家作证评价的评估师,评定羌佛的画从每一平方英尺20多万美金到60多万美金不等,当时祂的大画一张就可超过2000多万美金了。祂的限量版复制品(非原作)都可以卖到三、四十万美金一张。2015年3月,羌佛的一张四尺宣的墨荷“满幅狼借”,在纽约春拍会期间夺冠,拍出一亿多人民币。第二年,一张小品“枇杷”拍出一千零五十万美金。2018年5月,美国在首府华盛顿国会上空,升国旗为羌佛祝壽。同时,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为羌佛贺壽,美国邮政总局发行了国会升旗为羌佛祝壽的首日封。2014年,羌佛文化艺术馆在洛杉矶建成,开馆当天,七架曾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斗机,专程飞到艺术馆上空喷洒彩烟,恭贺羌佛文化艺术馆开馆。至今,许多国家都用羌佛的肖像作为该国的正式通信邮票,中国国际教育电视台正式以佛陀的身份拍摄了羌佛的专题片 “究其根本,弘扬佛法”。

由此,世人当知,南无羌佛不是暗洞山崖中的神玄隐者,羌佛是地球上唯一经合法认证的无上佛陀,圣量道境无与伦比!祂是与释迦牟尼佛一样,降生于众生世界,公开面对众生、教化救渡众生的巨圣德。羌佛说的法《藉心经说真谛》,义理至高纯正圆满,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羌佛是唯一发愿终生不收任何供养、只义务利益众生、弘法善行的佛陀,几十年来说到做到了,无有虚妄。从古至今,任何佛教领袖都没有如此无私圣洁的记载,一个也没有过。

2019年,世界和平奖颁奖委员会授予羌佛“世界佛教教皇”权位及权杖。面对这世界巅峰级的荣誉和地位,羌佛拒不接受。世界佛教总部再三恳请无果,无奈之下,只得代为出面接受封称。羌佛严肃地说:“我只是一个修行者,说什么世界佛教教皇?佛史上有佛陀、菩萨、金刚、罗汉,有尊者、法王、格西、堪布、方丈、住持,从来没有见到过佛教教皇。就算今天封称了佛教教皇又如何?教皇这两个字,对別人也许是无价之宝,对我这个惭愧行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纸笑话!我只是众生的一个服务员,要做一些有益于众生的实事。我的能力虽然非常有限,但尽一点绵帛的善益之心总还可以吧?世界佛教总部代我去领受了教皇权杖,不是我委托他们去领的。这是总部领受的,是总部的事,我无权干预。我还是我,我在总部看到了权杖顶端坐有释迦牟尼佛,当时把权杖举起超过我的头顶,以敬释迦佛陀——佛教教主,而我照常永远都是一个惭愧行者。”

羌佛的言行,体显的是真正佛陀的无与伦比的觉境。事实上,任何时候,无论什么人讚叹羌佛,祂心无掛碍,无论什么人诽谤羌佛,祂应无所住,一切愿行皆是为了众生的解脱利益,羌佛掌持的是没有任何宗派之分的真正佛教正法、大法!祂教侯欲善、林刘惠秀的法,让他们先到极乐世界旅游,见阿弥陀佛后,返回人间作好準备,再按时往生;祂请来阿弥陀佛亲临传法给赵玉胜;因海老和尚修祂的法圆寂后返老回春;禄东赞“上尊”修祂的法证到生死自由,写信立据,分秒不差,说走就走;至於修羌佛的法往生净土、肉身不坏、化虹成就等的弟子太多了,羌佛成为世界佛教教皇,是佛陀本质的实至名归。

羌佛“拿杵上座”上超59段,这是唯有佛陀的道行质地才能做得到的,这地球上七十七亿多人,就是没有一个能拿起上超59段的金刚杵上座!亲见羌佛拿杵上座的金艷萍、徐莅达二人,在报纸上公开悬奖两千万美金,声明世界上若有任何人能打破羌佛创下的“拿杵上座”上超59段的纪录,就能拿走这笔巨额奖金!到今天为止,无人能拿起羌佛的金刚杵!有人认为,羌佛单手拿金刚杵悬空13秒,才434.8磅,好像太一般了,有世界大力士双手提起了1200磅呢!这是未经实践的错误认知。照这样的说法,2004年5月,20个人合力都提不起来的4260磅的浴佛莲池,羌佛将它双手提起倒进浴天池了呢!那1200磅比起浴佛莲池,不觉得太轻了吗?

另有吕潇壮士, 在吉隆坡参加大力士比赛,夺得全亚洲第一大力士,他是中国拔河比赛冠军,2014年辽宁春晚,他拉184吨的火车20米远,如此强悍的大力士,单手用金刚钩“拿杵上座”,才拿到208磅,可想而知“拿杵上座”的厉害。

“拿杵上座”上超59段,是最实在的科学印证,应该说,整个佛教界从古至今的高僧圣德加起来认证羌佛,都不如羌佛自己“拿杵上座”证实佛陀的身心质地,来得铁证如山!因为是菩萨就应该有菩萨的身体结构,是佛陀就应该有佛陀的质地结构,一个真实的佛菩萨,难道与凡夫的体质一样吗?与凡夫一样了,不就还是凡夫吗?“拿杵上座”上超不了五十九段,号称是什么佛陀、等妙觉菩萨转世再来,就是欺世盗名的骗子!上超不到五十段以上,其身心就没有等妙觉菩萨的成份!这才是过硬的、真实的、符合科学验证的本质证明。

因此,南无羌佛不是隐於世外的玄乎高人,而是以完美无缺的五明智慧,以铁证如山的佛陀质地,以无上圣洁的佛陀觉境,以至高至尊的威德地位,掌持著真正的佛教佛法,在这个世界公开行化渡生,已有许多众生依止羌佛,学到了真正的佛法而成就解脱,他们的身心筋骨,都在圣量中洗涤蛻变!如常随羌佛身边21年的弟子开初仁波切,学羌佛之法脱胎换骨修成了圣体,於2009年展示了羌佛传给他的如来正法“拙火定”道行,当众修法,用高科技红外线热感应仪,探测到他肚腹温度很快上升到高温摄氏92度!2020年5月27日,体重188磅、只差两岁就90岁的开初教尊,於圣迹寺“拿杵上座”,上超到20段,超过了36岁、体重350磅的亚洲第一大力士五倍的段位,真正体显了“圣人体质超越凡人体质”!开初圣德的圣体圣力,是从纯正佛法的修持中脱胎换骨而来,是任何一个没有真佛法的法王活佛法师,永远可望不可及的。开初教尊在羌佛座下,只是中等圣德的道行。由此可知,羌佛的大圣德弟子们,其圣量成就是何等的难料!

更惊人的,羌佛把自己七八十岁的老人相,在十几分钟内变成青年人相,就算这个不稀奇,毕竟当今有医疗美容手段,我们暂且拋开不说,就仅凭以下三项,就是百分之百的“非佛莫属”!第一项,祂竟然把空中真实的雾气雕塑到了作品中,强风都吹不走!该作品现长期在美国国际艺术馆公开展览。第二项,地球上77亿多人,没有一个人能打破祂“拿杵上座”上超59段的世界最高纪录!第三项,羌佛曾当众发下公开誓愿(在二十几年前羌佛公开说法的很多法音带中都有记录)说:给大家五年的时间,无论哪一个人提出任何问题,只要有一个问题祂解答不了,祂就滚下法台,没有资格再说法!除了真正的佛陀,谁能具有如此无上圣智?这每一项,都真真实实存在于客观现实中,它们太惊世骇俗难以理解了,让人想不通,唯有一个理由:祂是佛陀!这就没有什么想不通的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五十八號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五十號公告)

 

來信所提很好,你提出為什麼佛陀沒有很多佛弟子佛法,現正式答覆如下

學佛修行首先要依師教授,但必須以師的合法為標準,合法者為良師根本,不合法者邪師苦果。佛陀的法是應該由接受了傳承的上師來傳授給下一代佛弟子,否則佛法就失傳了,但是真正的正法之師是法!!!不是人!!!因為人有可能是行持正法之師有可能是被魔妖侵襲污染之師邪師邪惡見教人曾有弟子問南無釋迦牟尼佛:佛入滅後由誰來領導和帶領僧團?佛陀派任何一位弟子作為僧團的領導人,只說要以佛法作為你們的師。由此,佛入滅後,才有三次結集佛陀所說的法

任何高僧大德、聖者上師們,沒有,都是學的佛陀的法,稱為傳承師,佛教徒對已學正法之師應該尊接受他們的正知見指導和常規佛法,以及代三寶舉行皈依,但不要忘了,佛弟子們必須依法觀察為師者的知見言行,因為很多子魔孫們在執行波旬魔王破壞教法、篡改經藏法軌的願尊當年都為此流淚,因此並不是每位上師都是純正的佛教師父,所以佛陀當年並沒有指定座下的哪一位大阿羅漢為師,更傳承至今末法時代誤認邪師為正,自己就徹底必墮三惡道,因此,皈依是皈依佛陀,不是皈依某師佛陀入滅後,改為皈依佛、佛說的法及賢聖僧——三寶,在密宗加上皈依師,這就有危險,故要大家自己觀察你們所依止的是否知見正確、所傳教法是否是佛陀聖義,世尊鐵定法旨,是以佛法為師,若教法不正,就是魔妖師在執行魔王的願,一旦依止失誤,就必然墮落三惡道中,因此,必須依法不依人,必須以佛陀教法為準則,以南無羌佛為依止的根本!眾眼實際,只要是佛弟子們都在南無羌佛處到了大法,如因海聖僧祿東贊上尊、旺扎上尊、印昌上尊、開初教尊等等,個個都成了聖德,在世界上目前還沒有找到一個有名有姓的人達到他們的成就,因為他們是經過勝義擇決佛菩薩認可,符合教法的佛弟子才得授大法的,南無羌佛不是無法可傳給佛弟子,而是無法可傳給師弟子,因為師弟子失掉根本南無羌佛想傳也傳不了,源於本尊佛菩薩不予接收!

 

第三杰羌佛辦公室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

我已经流浪一个多月了。风餐露宿,无处躲藏。刺骨的寒风让我瑟瑟发抖,飘飘的细雨湿透了我全身。我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路,太累了,还是躺下来睡一下吧。

南南、南南……亲切的声音从远处飘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哇,是爸爸!”我朝思暮想的baba终于来接我回家了。我兴奋的立即跳跃起来,想冲上前去抱住他。一阵狂风卷来,一个激灵,原来还是一场梦……

新年开始,全国经历着“新冠疫情”的劫难,当家家户户都宅在家不出门时,我却被狠心的baba抛弃了,被迫流浪街头……

(1)宠爱

我是一只金毛犬。一出生就被主人领养了,他给我取名叫“南南”,从此他就一直以baba自称,我也认了这个人类的“baba”。我今年已5岁,跟baba特别有缘,总是形影不离的。当然我也特别乖巧。

baba单身一人,是个设计师。每天上午都会赖床,我就一遍又一遍去舔他的手,舔他的脸,叫醒他,叼袜子鞋子给他,他会伸手搂住我的头,亲亲额头,弹下鼻子,我即刻依在床边,那种幸福曾让我陶醉。

在baba的精心训练下,坐下、握手、趴下、装死、打滚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小儿科了,最喜欢他和我玩游戏,把小绒球向远方扔去,我会一跃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很精准的接住绒球,他会给我点个赞。

baba对我的爱,那也自然没得说。带我出去蹓跶时,他会跟我在草地上追逐嬉耍;吃零食时,他一个我一个;我最喜欢的是陪他看电视,我可以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任他摸我的头,摸我的肚皮。我以为这种好日子一直会到我终老。

(2)遗弃

这个春节过得很压抑,没有了往年的喜气洋洋,没有亲朋好友来和我玩耍,baba也不带我出去嗨了。平时很少看新闻的他,现在每天至少花2个多小时看电视新闻,有时候吃饭也在看。

趴在baba脚下陪他看新闻,我才知道原来人类被感染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开始在人间蔓延。也经常听到户外小区广播喊着“不聚集,不串门,不出门……”既然如此,我也就乖乖在家里陪着baba吧。虽然感到很无聊。

一天傍晚,我正趴在沙发上陪baba看电视。门铃响了,baba去开门,却只站在门口跟来人说话,没让他们进来。我看见门口站着5、6个戴口罩的人,他们嘀咕嘀咕着,不知道说什么。后来就听见baba突然扯大嗓门说“这绝对不可能的,我绝对不同意,他就跟我的孩子一样啊”。然后就是气冲冲,狠狠的关上门。baba显然生气了。

某居委会发布的处置猫狗的通知

但那之后,baba就闷闷不乐。三天后的傍晚,他突然对我说要带我出去玩。“哈哈,久违的幸福”。他一开房门,我就“蹬”的一下冲出去,在电梯口等他了。

baba戴着口罩手套,带我到了地下车库,他打开车后排座的门对我说:“南南,今天你坐后排,我再给你戴个眼罩,我们出去玩游戏哦”。听到游戏我就特别高兴,后排就后排吧。

开了好久,车停了,baba终于摘下了我的眼罩。车门一开我跳下,拚命吸吮着新鲜空气。

baba下车,蹲在我身边,用他戴着手套的手,轻轻的,轻轻的摸着我的头。我看到他眼睛里有泪水,快流下来了。“这是怎么了?”我只能耸拉着脑袋任他摸。

他突然站起来,回到车上,拿来一包东西,又蹲下来,拨开一条。啊,竟然是火腿肠!

“南南,你最爱吃的火腿肠”。baba今天说话声音有点哽咽。他把火腿肠送到我嘴边,但我只是嗅了嗅,没有张口。我知道,baba今天不开心,我不能吃。

他又起身快步走向车,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迅速关上了门。我马上追了过去,可是车已经开动了。我一直追,一直追,只听到baba远远传来的声音“南南,别怪我,我也舍不得你”。

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我知道,我被抛弃了。但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抛弃我。我那么的乖,那么逗他开心。而他也是那么爱我,疼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3)流浪

我还是不相信baba就这么狠心抛弃我。我想也许他只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时冲动,说不准等下就回来接我。我傻傻地在原地打转等着,不敢跑远。

天黑了,肚子也饿了。我还是吃了baba剥开的那条火腿肠,然后叼起他丢在地上的那包火腿肠,藏到草丛里。baba的眼泪,哽咽的声音,轻柔的抚摸,一次次回荡在我脑海,他真是爱我的。他一定会来接我回家的。

我坐在原地盼着baba回来。盼啊盼,盼啊盼,真是望穿秋水。夜深了,刮起了大风,我只能躲到屋檐下,趴在地上继续等着baba回心转意。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还梦到baba来接我回去。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不知道朝哪个方向找回家的路。我嗅遍了一整条街都没有我留下的味道。这条街,白天跟晚上一样冷冷清清,真是有种讽刺味道。疫情之下,以前把我们关在家里的人类,现在自己被关在家里出不来了。

冬天的风儿夹着雨点摧破了我最后一丝希望。我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事实,我再也回不到那个温暖的家了,心碎欲绝。而baba留下的那包火腿肠没两天就被我吃完。现在要靠自己去找吃的了。

我漫无目的,耸拉着脑袋走着,走着。隐约听到矮灌木丛里传来凄励的呜咽声。循声过去,我看到一只断了腿的贵宾犬在呻吟。原来她是被主人从三楼直接丢下来的。幸好是落在路边的灌木丛中,保住了一条狗命,但却断了一条腿,浑身是血。

“同是天涯沦落狗”,惺惺相惜。我帮它舔干毛,捂在身下,蜷成一团。从此我们相依为命,四处游荡。

接着,我们又认识了其他的流浪的阿猫阿狗,大家四处觅食。垃圾堆,树丛下,楼道边,到处都找不到吃的。

“为什么街上突然有这么多流浪的猫狗啊?”有过路人看到我们后问同伴。同伴说出了真相。原来疫情蔓延的快,本来就人人惊恐。偏有媒体直播说我们猫狗会将病毒传播给人类。于是,很多家庭就将他们曾经百般宠爱的宠物猫狗摔死、活埋、甚至焚烧。

网络爆料,有社区活埋宠物猫

“吉娃娃”控诉说,主人要抛弃他,他在家门口不肯离去,狠心的主人竟然用开水泼它,它才绝望的离开。

三条腿的“小贵宾”更是愤愤不平的说着对人类的不满,宁可让我们流浪,宁可摔死我们,也要保他们自己的命。可是我们的命也是生命啊。

“你算命大了,从三楼摔下没死,有的主人是直接将狗从十几层高楼扔下,还砸破了一辆汽车的天窗呢。”

某小区摔死狗狗的现场

“更恐怖的是,某地附近也有5只猫咪被从高空丢下摔死。”

……一群流浪的猫狗,你一言我一语,声泪俱下开着对人类的“控诉会”。

我想起来,那天来baba家的那些戴口罩的人应该就是要求baba处置我的社区工作人员。难怪baba那么生气的狠狠关门。但是,他还是抛弃了我,任我自生自灭,颠沛流离。

baba啊,你以前对我的那百般宠爱难道都是假的吗?为什么谣言之下,你就没有把我当作你最爱的“孩子”了呢?

一个月前,我还是个衣食无忧,受baba百般宠爱的狗。每天除了吃和睡就是玩耍作乐,香喷喷的狗粮、罐头、火腿肠……应有尽有。而今一切都化为乌有了。我的生活仿佛从天堂瞬间坠入地狱。

(4)回家

流浪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受冻挨饿是小事,最可怕的是还有人围猎我们,好在“流浪的狗儿们”会互相提醒,四散逃逸。

有一天,我带着一瘸一拐的“小贵宾”觅食。我们走的实在太累了,就蹲在一个超市前的树下休息。这时一个体态雍容,戴着口罩手套的大妈,拎着一大包东西从超市出来,朝着我们走过来。我立刻警觉起来,准备随时叼着我的小伙伴跑。

大妈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走过来。她脱下手套,从一大购物袋里掏出两块面包,放在离我两米远地上,“来,乖狗狗,看你饿的不行,过来吃吧”。虽然我能感受到她是友善的,但我还是一边警惕的观察着,一边慢慢走过去。但“小贵宾”可没想那么多,一瘸一拐的冲过去叼起面包就吃。三下五除二,两块面包很快就被我们消灭了。大妈没有走开,她继续从购物袋里拿出两块蛋糕丢给我们……

我们一路跟着大妈走到了停车场。她打开车后排座的门,对我说“你自己会进去吗?”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抱起“小贵宾”说,“可怜的孩子,怎么瘸了一条腿呢?”也是哽咽的声音,也是眼角含着泪,口中还不断念诵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看她一点都不嫌弃小伙伴脏兮兮的身体,我知道她是一个真正爱动物,把我们当生命,当孩子一样看待的新主人了。我知道,她的哽咽,她的眼泪是发自内心对我们的同情和悲悯的泪水,跟我baba是绝不相同的。

人类都说“患难见真情”,在这样患难之时,我都愿意带着“小贵宾”四处觅食,流浪。而我的baba却狠心抛弃了我。也许人性本来如此吧。对于人类来说,我们只是宠物,他们高兴时就宠爱一下,不高兴时就随便丢弃,像丢个垃圾一样容易,从来没有真正把我们当生命看过。

一路颠簸,车子开到了一座偏僻的山上。老远就听到了我们同类的喧闹声,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但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屠宰场。

下了车,好几条狗已经围了过来,有跟我一样的金毛,有吉娃娃,有博美,也有土狗。我很快感觉到一种没有任何危险的和谐气场。

原来这是新主人的农场。新冠疫情发生后,很多家庭丢弃了猫、狗,它们被迫流浪街头。主人就到街头,遇到一只收一只。主人对我们说“从此这里就是你们永远的家,就安心在这里生活吧。”

仿佛做梦般跌宕。一个多月来的怨恨、惊恐、悲哀、伤心、绝望一齐涌上心头,眼泪倾涌而出,世上还是有好人。当我拼命摇着尾巴,伸出爪想向新主人表示感谢时,她搂着我哭了好久!

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它们就不会再流浪

我知道,我遇到了一个真正爱我,没有把我当宠物的主人了。

我终于找到温暖的家,一个不会再伤害我的家。

(作者注:本文系虚构,为唤醒大众共同爱护动物的善心而作)

——END——

撰稿:西边的彩虹 慈清

编辑:佛前灯

图片来自网络

声明

此文只代表个人学佛修学体会,涉及法义问题应依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为准应证。修学《极圣解脱大手印》,《藉心经说真谛》,《学佛》和《什么叫修行》,是学佛最正确快捷的成就之道。

免责声明

本号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有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之,我们将妥善处理。喜欢我们的文章吗?推荐给身边的朋友吧!予人玫瑰,手留余香。

 

文章转载自:https://mp.sohu.com/profile?xpt=NjQ4ZmMwZjctNWIxMi00MjdhLWE2ODQtOWUwOTJhNTljNDBj&_f=index_pagemp_1&spm=smpc.content.author.1.1584125817655GMe0L9W

请登陆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為世界各地發生的各種瘟疫、病毒、流感等消災祈福法會

Dharma Assembly for Beseeching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for Good Fortune and that Epidemics, Viruses, and Flus Around the World be Eliminated

為世界各地發生的各種瘟疫、病毒、流感等消災祈福法會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will hold a Dharma Assembly to beseech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for good fortune and the elimination of calamities. The Dharma Assembly will take place on February 29, 2020 in the Grand Hall of Shakyamuni Buddha at the Holy Miracles Temple. We will pray to all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to bless the country and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with peace and prosperity, and that the Influenza B virus, the epidemic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COVID-19) spreading around the world, and all kinds of epidemics, viruses, flus and other diseases in all countries in the globe will be eliminated soonest, and that all living beings will be free of calamities and have good fortune.

世界佛教總部謹定於2020年2月29日在聖蹟寺大雄寶殿舉行消災祈福法會。祈求諸佛菩薩加持美國國泰民安,B型流感病毒、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世界各國疫情早日滅除,以及世界各國各地發生的各種瘟疫、病毒、流感等儘快滅除、災去福臨。
Date 日期: 2-29-2020 (Sat. 星期六)
Time 時間:9:30 am – 12:00 pm
Location 地點:1730 N. Raymond Ave., Pasadena, CA 91103
Inquiry 聯絡洽詢:(626) 797-1590
Organized by 主辦單位: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世界佛教總部

IMG_9712

“拿杵上座”鉴别圣凡,圣者之体质圣力必是远超世界大力士

2020年2月9日,在美国圣迹寺大雄宝殿,举行了一场检测真假圣者道行法会——“拿杵上座”考试,目的是鉴别学佛修行人的实际道行证量对自身体质结构的改变程度。

 

上图:检测真假圣者道行的法会“拿杵上座”考试现场 (摄影:杨慧君)

法会中,众目睽睽之下,体重仅180多磅,今年88岁的圣僧开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头已骨节折断变形的右手,单手拿起了200磅金刚杵上基座,展显了其上超十六段的圣力,远超亚洲第一大力士,惊骇世人。

上图:年近90岁的圣僧开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头已骨节折断变形的右手,单手拿起了200磅金刚杵上基座,展显了其上超十六段的圣力,远超亚洲第一大力士,惊骇世人。 (摄影:杨慧君)

 

(1)、开初教尊的如此圣力与世界大力士比如何?

据悉,有多人曾亲眼目睹过,获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师”金腰带的亚洲大力士龙武2019年12月正式在西安“拿杵上座”,虽最终取得上超10段的成绩,手指也被当场拉裂出血,总算夺得世界大力士大宗师金腰带,但还是没有拿到开初教尊初级圣者的段位。

上图:亚洲第一大力士龙武  图片来自网络

而体重350磅,36岁的“亚洲第一大力士”吕潇,虽在2014年11月代表中国参加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世界大力士”比赛,获得全亚洲第一名,又于2017年辽宁春晚展显神力,能拉184吨火车前行20米远,但是,2019年12月27日,吕潇在中国沈阳正式“拿杵上座”,他也只是达到了在自身标准上上超了2段的成绩,成为实力士,其功力与龙武大力士上超10段还差些,与开初教尊的圣力差距更大了。

 

(2)、什么是“拿杵上座”?为什么要举行这样的道行法会?为什么整日进行重量训练的专业大力士们,会不如一个打坐修行从不做重量训练的修行人的体质体力呢?

据了解,“拿杵上座”是佛教界鉴别真假佛法、真假圣者最直截了当的检测器。

自古以来,佛教界就有用此法直接检查修行人道行证量的。要求被检测的修行人,能单手把金刚杵提起悬空,在规定时间内放上基座,这种测试叫“拿杵上座”。

是圣是凡,通过此测试,便一目了然!因为圣者与凡夫虽外表都是人的形象,但两者体质成份,内质完全是两码事,相当于鸠鸽与鹰,虽外表都是鸟,但内质结构和力量天差地别,这是自然存在的差异。

专业大力士每天训练,经十几二十年才成为体质超强的大力士,但并没有本质的改变,改换不了其凡夫的体质功能。而修学了真佛法的圣者,其圣体质结构所生发的圣体力量,必然是远超大力士的体质和力量,断然不是常人体质所能企及的,否则非圣。

许多事实证明,即便是双手能提千斤重的大力士,也无法单手将三百斤重的“上座杵”提起离地,只能是“望杵兴叹”。

知道了圣凡有别,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从来没有任何健身运动,没有学过武术更没做过任何重力训练,平常只是修行打坐修法的文人——圣僧开初教尊,能用一只带有旧伤的单手,轻松拿起了金刚杵上超16段,悬空念咒7声夺标,而亚洲第一大力士吕潇却不如年近90的开初教尊,因为圣凡的体质机能有别。

依照“拿杵上座”测试法规,每个人参考者依其各自年龄体重而有各自的达标标准,达到此重量标准称为“康体士”。

“康体士”以上为上超,上超的共有30个段位;“康体士”以下为下降,下降的有5个级别。

法规规定:初级圣德能在自身达标基础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至25段为中级圣德;上超26至29段为大圣德;上超到最高顶峰30段是“金刚大力王”巨圣德。

常规来说,常人中力气大的男士想上超两三段都很困难;国家级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

比如:获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师”金腰带的大力士龙武,手指拉裂出血了,也只有考到上超10段的成绩。但高龄近90岁的开初教尊却能取得上超16段的成绩,证明了开初教尊是得道高人圣者的超凡体质体力!这就是圣凡之别。

 

(3)亲眼目睹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无圣可比的圣力之举

在2月9日的“拿杵上座”道行法会上,与会大众还有幸目睹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无圣可比的圣力之举。

那天,圣迹寺大雄宝殿有一柄420磅重的巨大金刚杵,是前两天圣德们在这里开法会时放上法台金阶的。特别是这个“镇殿金刚杵”无论是“上金阶”或还是“离圣座”,只能是已达到上超30段顶峰重量的巨圣德才拉得起,世界上从未有人能将其撼动过分毫,此等级重量会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节垮架的。

法义规定,“镇殿金刚杵”放在金阶上时,若取不下金阶,则不可启动大殿活动,自然不可在坛城“拿杵上座”考试,绝不可启用金刚勾去拿杵,否则犯律规。

如何是好?大家面面相觑,极度担忧。所有力气大的人都上去请这柄巨杵下金阶,任他们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提拉,也无人能单手将该杵拉动丝毫,更别说拉离圣座了。法会无法开始。

正好当天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恭请观礼法会。于是,大众恭请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难。

南无羌佛说:“我本来就不赞同你们这项考科,考了半天也是常规之人,有几个是初级圣者?不是圣者,上超十几段都不可能!是谁把这杵放到金阶上的,就让谁把它取下来。”

法师们说是一位圣僧拿上去的。南无羌佛说:“这完全是胡闹,这不是故意刁难吗?明明知道你们今天要考试,还故意设一个难关在这儿!让他给拿下来!”。法师说圣僧昨天就到外州弘法去了。

无奈,羌佛只得登上法台,说:“我不是来上杵参与你们活动的,只是帮个忙。试试看吧,能不能帮你们把杵提下来还不知道。”

说完,只见南无羌佛走到“镇殿金刚杵”面前,单手把这个重达420磅的“镇殿金刚杵”提起悬空圣座13秒,远远超过法义规定的7秒钟,依法取出了金阶。

当下弟子们无比震惊,想不到这个连体重三百多磅的世界大力士都丝毫拿不动的420磅重的“镇殿金刚杵”,却被体重只有一百多磅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单手拿起。若按段位算,则是上超了五十六段,创下了世界史无前圣的最高纪录!如此圣体质圣体力,在地球上还没有出现过!

镇殿金刚杵”虽被请下了金阶,但又有新难题。地面金阶上还有一柄280磅重的考试杵,也要提下金阶才能启动考试法会。其实大家知道,连亚洲三十多亿人中的大力士冠军,都没有达到这个拿杵上座纪录,现场哪有人能单手将这柄杵请下金阶呢?在场所有大力士都无能为力。最后还是由南无羌佛单手提起这个金刚杵取下金阶解难后, 应试法会总算正式启动了。

应考前,大众不仅有幸见识到南无羌佛的圣力之举,更意外惊喜地发现,原来,南无羌佛的返老回春,不只是外表的年轻,而内质也与之同等,胜于年轻人的青春质地因子太多倍了!

羌佛弟子,世界佛教总部的开初教尊说:“我敢在此断言,除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圣力,这世界上任何法王任何大活佛大法师都别想提起“镇殿金刚杵”分毫!休想打破佛陀创立的上超56段的纪录!”

事实就是如此。如此大的圣力,除了佛陀的本质,这个世界还有谁能做得到呢?不论信或不信,服或不服,事实就摆在面前,没有任何技巧花招可用,就是直截了当提起实际的重量。除了惊叹认可道行高深,还能说什么呢?

佛教历史一直以来处于模棱两可的玄乎空论,通过“拿杵上座”测试总算打开了枢纽,亮出了实质的真相!

真佛法实显道行,假佛法空说理论。

 

撰稿/有年

编辑/卓瓦贡波

摄影/杨慧君,

现场公证/蔡晓薇律师

圣迹寺2020年光明祈福灯

圣迹寺在燃灯古佛殿为大众提供《光明祈福灯》。

《大智度论》曰:「如燃灯佛生时,一切身边如灯,故称燃灯佛或锭光佛。」燃灯古佛殿启建于曾是多位佛陀於虚空中降下甘露之圣殿,该殿完工奉请燃灯古佛像入座,开光后正式成为燃灯古佛殿,为信众设燃灯供奉燃灯古佛,其功德无量,因此在曾降甘露之圣殿的燃灯古佛前点灯,将会是全世界所有点灯殿堂中最殊胜之吉祥祈福大事。并有位比圣德更高的大圣德在燃灯古佛前为燃灯者诵经、修咒,并追加功德,每日均有法师持咒、诵经、修法,在燃灯古佛供灯前为所有燃灯者祈福,祈愿身体安康、事业成功、生意兴隆、福慧增长、学业顺利、国泰民安,其殊胜及加持力是非比寻常点灯之殿堂。

为应各界善信热烈反应,现提供网上报名,欢迎大家前来虔诚点灯祈福。

所有燃灯报名表会与功德金收据核实后,上呈大圣德祈福追加功德,若报名表与收据不符者,则不符合条件上呈。

凡燃灯祈福之名单会依序造册并加盖印章,公开提供大家至本寺自行查看核实。如果公开榜表没有你的名字,说明你并没有办理燃灯祈福手续,如果你交了费用而没有名字,请你提供你的收据与圣迹寺僧众们联系。圣迹寺不是一个普通的寺庙,是绝对公正行持佛教正法之寺,为了杜绝循私舞弊,没有住持,没有监院,包括知客师都是多人承担,都是集体研究共同决定,所以是目前在世界上唯一一座集体领导的寺庙。

该寺有具备上尊、教尊、孺尊,三尊加持,轮流修法服务信众。不久前该寺举行了大摩诃萨玉尊的现量伏藏大法,该寺佛事甚为稀有殊胜,胜义火供大法和大摩诃萨玉尊的现量伏藏法、为外道天神们举行的皈依法,因此目前只有该寺才建立了真正的内密坛城。建坛的拦殿金刚杵重达1000斤,至今仍照常安设在本寺大雄宝殿正门前。

点灯方式可分:个人〔全年〕及 全家 〔全年〕

如点灯十年或终生者,请与圣迹寺知客师联络。

报名方式:

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s://www.hmtblessinglamp.org/

(由于光明祈福灯信用卡缴交功德金系统尚未修复完成,因此您可选择汇款或支票或现金方式缴交功德金。)

有关光明祈福灯报名之相关事宜,请电邮至

blessinglamp@gmail.com

圣迹寺

2019年10月31日

【视频】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如来正法之探其根本 弘扬正法

慈悲之心,和谐众生。
人神敬仰,普渡众生。

祂是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祂是几千年的佛史上第一位不收供养的佛陀,祂说法时通俗易懂,深者见其深,浅者见其浅,祂的五明成就佛史第一,祂就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51968ba91c574df1af9602dc14dbdd7c

2019年12月26日,中国国际教育电视台“聚焦先锋榜”栏目发布节目《探其根本,弘扬正法》,节目内容聚焦当今住世佛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节目播出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中国国际教育电视台(简称:“国教台”)以传承文化、沟通世界为目的,以崭新的视角弘扬中华民族文化,实现汉语国际教育的全球传播,是一个打造向世界华人社会与主流社会展示现代中国风采的“天地合一、双重覆盖”的综合媒体平台。
国教台是目前海外最大、最专业的多元文化与汉语教育的电视台、华文教育专业电视台全球覆盖率第一的电视台。其节目通过卫星覆盖亚太、北美、澳洲等世界广大地区,观众超过 40 亿 。

 

中国国际教育电视台拍摄的《聚焦先锋榜》 之《探其根本 弘扬正法》

慈悲之心,和谐众生。

人神敬仰,普渡众生。

祂是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祂是几千年的佛史上第一位不收供养的佛陀,祂说法时通俗易懂,深者见其深,浅者见其浅,祂的五明成就佛史第一,祂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

本期节目让我们一同踏上探其佛教根本,弘扬正法的发现之旅。

视频链接:1: https://mp.weixin.qq.com/s/enI2wSQWZy6aHSt-7BW-ug

视频链接:2:  www.youtube.com/watch

恭贺文


 

恭賀聖德釋證達孺尊於2019年10月25日,在20多位監考見證人現場見證下,通過聖考獲得金釦二段教尊聖量。

 

申 請 書

 

推荐:

敬请恭阅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著《什么叫修行》、《佛法精髓》、《藉心经说真谛》、《极圣解脱大手印》;阿旺诺布帕母所著《入法门论》、《子必依论》、《般若实相论》、《因明论略示》、《戒律论略释》、《成道必修定观精髓》以及全球佛教出版社与世界法音出版社联合出版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宝典等佛书。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 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有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妥善处理。

 

佛教新闻网:www.xiuxinblog.com

感谢关注:

深圳觉行闻修微信公众号:http://t.cn/AiYgdFYT

 

义云高大师弟子多杰洛桑法王法驾佛土,金刚体燃烧六小时(2004年10月11日民众日报)

金刚体燃烧六小时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多杰洛桑法王法驾佛土

中华民国九十三年十月十一日 (星期一)
民众日报

多杰洛桑老法王是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座下弟子,贯显神通,表露佛法,有《圣僧铁记》一书记载。他多年跟随仰谔大法王上师学佛修行,昼夜不眠不休,连床铺都没有,只有一个蒲团随身。洛桑深得大法王上师传承,感恩涕涟,发宏愿要依师度众生。但是,这位有着非凡因缘的洛桑却多处显露神通,不顾影响,由于因缘所至,障业现前自成阻隔,于2001年4月被深圳公安局关押,无缘随师修学,2003年7月法庭开庭审理,无有定罪,当时接到四川罗万寺,整日无事,信步游走乡间,时常两眼凝视虚空,观修行持,没有言语。可惜的是,他与众生法缘已尽,无法再为众生说法。早在2003年8月,蒋贡康钦仁波且就他的记实中载明,洛桑曾明确告诉:他将于明年8月离开人间,要蒋贡康钦仁波且藏起来修法,今后有机会度众生,要把至高无上的法王上师之大法传给善士。不要忘了,仰谔大法王上师是在这个世界上掌有佛陀正法的最高法王!蒋贡康钦仁波且把全部过程作了记录,此记录在洛桑未圆寂前之2004年阴历6月即在美国僧尼、居士中宣读,又于2004年阴历7月在基金会公众宣读。多杰洛桑法王最终于阴历八月初二卯时圆寂,离开人世间。

洛桑住世后期,有王智英居士一直为他照料护关,智英居士非常直爽地告诉他:『法王,您千万别在夏天离开,这么热的天气,我收拾不了。』洛桑也很坦诚地承诺:『你放心,我不会在热天圆寂,我要等八月秋凉了再走。』洛桑一辈子生活简单,法务正见,不执着世法,走之前只对大家说:『我走了,多念点佛就好了。』 阴历八月初二,他便兑现承诺圆寂了。宝光寺的比丘赶到他的住处,接他到宝光寺。

火化洛桑的那天下午,所显相境各式各样,十分异别。围着念佛的僧俗四众各自对境都有着各自特别的感受,有人心里嘀咕,这个法王生前那么厉害,但现在完全不像大成就的样子,现病态圆寂,这根本就算不上大成就者。有人则指他怕难、怕苦不度众生,犯密宗十四根本戒。有人说他破戒显神通,是佛教的大戒,也有人说他証量非凡,实乃大道之显。终于,法持居士按捺不住站出来当众忏悔:多杰洛桑法王并非普通人,他所显的无常相是为教化我们,我们并没有生起无限的恭敬心来面对,反起分别见。他提议大家都应借此好好观无常,生起无限的恭敬心为老法王送行,一个成就者一定有佛菩萨殊胜吉祥的显法。此时,很多人也当众作了忏悔,人生如梦,无常迅速,无论贫贱与高贵最终都同样留下一具臭皮囊。大家生起无限的恭敬心念佛观无常,并发愿为众生祈福,祈祷国泰民安、祈祷风调雨顺、祈祷世界和平。万万没有想到,此时大日如来的毫光佛境很快展现加持众人,照相机、摄像机纷纷开启,贵公居士一连拍下三张大放毫光的太阳,太阳中心都有一个圆形的翠绿色图案,与仰谔大法王上师大师袍帽沿上那块绿翠完全相似,看到这个显境表法大家高兴得没法形容。

下午四点二十分点火了,大家围着火焰升腾的洛桑,有的念诵『南无阿弥陀佛』,有的念诵『心经』,有的念诵莲花生大师心咒,有的念诵观世音菩萨心咒,有的持麻哈嘎拉咒,大火象火龙一样在炉中盘旋,火龛箱体燃成一个火球,但此时突然出现了洛桑老法王威严的头像,大众一下子兴奋起来,不约而同一齐大声转念六字大明咒。负责火化的比丘寂心师先后炉子里添加了四推车柴,他说:从来没有烧过这么多柴。一阵熊熊烈火之后,估计他已化为灰烬,但这时突然显露出老法王的头和身体,一共燃烧了六个多小时,实在世所罕见。可想而知他本该是何等的金刚之身,怎奈他过多张扬神通失之慎觉,遇到因果成熟,不得已提前告知蒋贡康钦仁波且他要离开了。火化后拾得舍利子141粒。其金刚不坏火化六小时之表法及拾得舍利坚固子法物,彻底证明洛桑确实学到了仰谔大法王的如来正法,可惜的是,他不应该离开人间,而应住世宏法度生。

写道这里,想到在火化过程中有人说多杰洛桑不是法王,我们不禁要问:如果多杰洛桑是一普通凡夫,为什么他能提前预告圆寂时间?为什么他能金刚不坏,竟然烧六个小时,破历史纪录?为什么火化后还拾得141颗舍利子?凡夫怎么有此圣物呢?而在我们台湾,几十年来,只有一个广钦老和尚火化后有舍利子,而且才火化一个多小时就烧尽了。所以,这足以证明他不是世俗空头理论的佛法,只有真正的佛法才有这样圣迹的展现。由此,我们不由再想一想,平时,我们大家都在说『佛法难求,正法难遇』,而现在,仰谔大法王的如来正法展?了他座下的弟子一个个都得到大成就,难道不应该想一想我们的了生脱死该如何面对吗?

 

 

佛教新闻网:www.xiuxinblog.com

感谢关注:

深圳觉行闻修微信公众号:http://t.cn/AiYgdF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