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世法哲言》 (一)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世法哲言》 (一)

必识己方立人,何以故也?己之诸癖自难于解,如瞻己背终弗所见,为外人颇观,己藏己过乃人之常性,过甚则或离而不愿同谋,识己得之其弗觉,愧而求知,格得其德,方可立人,人皆敬之而助也。

必须认识自己才能真正成为一个人,这是什么道理呢?为什么我们首先要认识自己才能真正成为一个人呢?虽然我们现在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人,但有的人做的很多事情连动物都不如,有的人的本质可以说根本不是一个人的本质。因为有很多人都不了解自己,所以只有认识自己,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自己的错误、缺点,往往自己看不见,就是看见了也会自己原谅自己,自己难于理解自己,因为人有个我执性在里面,就正如想看自己的背,不管你用尽一切办法,你的头也伸不过去看见你自己的背,而别人则往往很容易把你的背看得清清楚楚,对错误缺点同样是如此,自己往往不容易发现,而局外人经常都会从各个方面暗暗地看到你的很多错误、缺点,加上为了讨得别人的喜欢,自己只得把自己的过失藏起来,以其遮盖,这就是人的常性。但是有的人做得很露骨,非常强硬、猛烈,因此称为过甚,长此以往,别人就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同谋共事,就觉得你这个人太自私,太不好了。如果我们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缺点,以惭愧心去求得知识,那么,自己的格调自然就进入道德规范,这个时候就可以真正成为一个人了,人们看到你的行为境界以后,自然就很尊重你,个个都敬你而且愿意帮助你,因此,识己才能立人,立人才能得到帮助,一切世事才能圆满。

 

修学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法音,《极圣解脱大手印》,《藉心经说真谛》,《学佛》和《什么叫修行》,是学佛正确快捷的成就之道。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感谢关注:

深圳觉行闻修微信公众号:http://t.cn/AiYgdFYT

义云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画作意境深邃

 关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佛音時報 2000年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星期五   要聞2

  谷瑞照教授:义云高画作意境深邃

  强调旷世经典极富文哲学内涵 用心欣赏才能窥其堂奥

【记者丘元智台北报导】这是什麽话!中国画比不上西洋画?义云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师的「大力王尊者」画作,日前以新台币七千二百万元天价,在拍卖会成交後,台湾某媒体却大力褒扬西画,打压国画,国内画坛和宗教界人士认为,这种外国月亮比较圆心态令人费解。

在中原大学和国防医学院博士班教授比较艺术的谷瑞照教授指出,义云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师的作品意境深远,唯有精进文学和哲学基础,才有可能深入其作品的内涵和精妙所在;欣赏他的画,要多花些心思,才能窥其堂奥。

谷瑞照教授表示,若能体会出义云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师悟出的生活和自然的真谛、凝聚於胸的气韵,那麽你就已经吸收了义云高大师画中内涵所谓的功法和讯息了。他说,义云高大师的「大力王尊者」,气韵生动,尊者的筋脉血管清晰可见,充分展现力与美,而尊者双目炯炯有神,无论你站在任何方向,都可以感觉他在看着你,尤其是身上穿绕的薄如蝉翼紫色细纱,其工笔技巧已达登蜂造极的境界,确为旷世经典之作。

世界佛教协会五明艺术部长觉宇法师表示,义云高大师的画能在妙智技法中千变万化,源於佛教、佛学、佛法的修造证量,其发挥之用是来自般若妙智;义云高大师本人则认为,画的好坏除了技法外,最重要的是要看格调和意境。

义云高大师集艺术、佛法、哲学大成的国际知名画家,其作品「大力王尊者」日前由甄藏拍卖公司秋拍,创下新台币七千二百万元天价,打破他在春拍中,「威震」群狮图创下的六千四百万元纪绿,再度「威震」世界画坛,可是却有某媒体片面的指称因为这是宗教艺术,所以价格才会如此的高;其画作不能与郎世宁带有洋味的中国画来比;也有人宣称,洋人所作的中国才能卖得天价。

纯粹就绘画而言,国画不仅不逊於西画,反而由於其中蕴涵的五千年历史及文化,国画远较於西画富有表现张力及意境内涵,因此国画的收藏价值也高於西画,只是由於近代西方经济发展快速,才导致中西画画价被大大扭曲,西画往往远超过国画几十倍,甚至几千倍,极不合理。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义云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师,以他的艺术确立了国画在世界画坛的地位,为华人争光,被一些有奴性的跳梁小丑片面批评,国画怎麽有资格超越西画?实在令人感慨。试想,中国画为什麽不能超越西画?这根本就是国人崇洋心理作祟。

 

您想学习如来正法吗?

敬请恭阅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著《什么叫修行》、《佛法精髓》、《藉心经说真谛》、《极圣解脱大手印》;阿旺诺布帕母所著《入法门论》、《子必依论》、《般若实相论》、《因明论略示》、《戒律论略释》、《成道必修定观精髓》以及全球佛教出版社与世界法音出版社联合出版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宝典等佛书。

 

声明:

此文只代表个人学佛修学体会,涉及法义问题应依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为准应证。修学《极圣解脱大手印》,《藉心经说真谛》和《什么叫修行》;才是正确,快捷的学佛,成就之道。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 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有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妥善处理。

 

往期好文推荐:

佛法加持力量大,真是不可思議

闻听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法音,学习佛教如来正法感悟分享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绘画作品《向日葵》及其他艺术家作品鉴赏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真传弟子圣德释证达孺尊主法法会简介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总住持孺尊证达上人率众关怀教养院,赠物资

学习H.H.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来正法后,3位佛弟子的改变

 

www.szjxwx.com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绘画作品《向日葵》及其他艺术家作品鉴赏

梵高、齐白石PK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我在画坛度过了六十多个春秋的生涯历程中,有了这几十年的体验和实践,结识了不少名家高手,尤其是担任北京国家博物馆书画鉴定中心的总顾问,和书画评审鉴定专家以来,主要的工作是鉴定和评审东西方的画作,而所鉴定过的名画至少也有几万件了,特别是荷兰的大师梵高和东方一霸的齐白石的存世珍品。

梵高、齐白石都是世界著名的艺术大师,一个是代表西方的顶尖高手,另一个是东方画坛的特级大师;都是从各自的古典文化传统中吸取精髓,而创作新的风格和宇宙观,成为新时代和新潮流承先启后的艺术创派宗师。从他俩的作品中可以反映东、西方传统文化不同的特质。而对于梵高和齐白石的作品,能影响整个世界的艺术文明到什么程度?是怎样的境界能导致他们成为世界美术史上,挺立的丰碑而令人高山仰止呢?

绘画评论家们把梵高、齐白石两人的作品拿来互相比较孰高孰下,而结果两位各有千秋,并且都是艺术上登峰造极不败的战将。但最近又有艺术评论家们又搬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油画向日葵”和“国画向日葵”,做出了非比寻常的一番不同评价,而将梵高、齐白石再拿来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创作比较,孰高孰低谁更厉害而成为高手中之高手。梵高、齐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比较结果,给了人们极大的启示。

西方艺术从文艺复兴以来强调理性分析,追求形似的传真写照。利用光线、质感和细节呈现出一个写实的立体透视空间,而数百年后到了梵高的年代,对于形似以及光线的明暗人物黑扳的反感,而开创了适合他自已的,色彩明亮、瑰丽雄劲、交错的笔触的印象主义,成一代之宗师而铭刻于西方艺术文明的丰碑里。当人们一想起梵高,就会想起他独特的个性和目光如电的眼神,满身是劲,时刻都为追求艺术的灵感而栉风沐雨。他是个天生的艺术家,而且还有点神经质,自信心非常强烈;就因为他有此特性,对他自已喜爱的艺术一往直前,而无后顾之忧,他热爱自已的作品而傲视一切,他宁可遗世独立而不屑与同时代的画家们为伍。他的作品色彩明快,笔触如风起云涌般翻腾于天空中,他所画的田园、人物、花卉、等等生动活泼,每笔都是由内心的情感转化而来,开在他丰富多彩的自画像中,和超尘脱俗的“向日葵”𥚃,灵气迫人而动人心魄。

从梵高的绘画创作精神和立意中,能寻觅到他对中国水墨画有深刻的研究和认识。正因为如此,他在用笔、造形、设色方面,施展出中锋和排笔的手法。他笔下的《圣经》以几笔排成,又如他所绘的自画像,脸上的线条和色彩,已到达超凡脱俗的境界。而这些笔触我们不难发现,他吸取中国画的养分与精髓;故梵高的作品也远胜于其他西方油画家,如塞尚、高更等同时代的画家们,脱颖而出成为绝代高手。这是与东方的中华文明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艺术,如点彩派、德国表现主义和印象派等有着紧密相连的关系。他到最后,画到人我一体、天人合一境界时,已到了无拘束的“任自然”境界。因此他不知道还有自我的存在,而只有艺术观和宇宙观,而“任自然” 是中华文化老子哲学的精髓。他拿刀子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于忘我于画的境界中,对当年社会的不公平与怨恨作出无言的反抗。

齐白石其实对印象派、野兽派、写实主义等西方绘画都有深厚的研究,取西方之精髓,融汇东方艺术的传统精神,自创一派而成为二十世纪国画大师。他落笔沉稳而力透纸背,他用羊毫笔而以书法入画,其线条刚健有力而带有婀娜多姿和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像铁线描般钢圆而有弹性。他的笔所到处随心所欲而自然天成,并配以如碑刻般强壮雄健流畅的书法。这种随心所欲的“任自然”的艺术思想,正是中华民族老子哲学和艺术文明的泉源;而又和梵高借鉴老子的哲学思维是一致的。齐白石在绘画中喜欢留白,而留白在黑白的中国水墨画中也定为是一种素彩,所谓墨分九色(中国古书墨分五色),这就说明了白色的纸和黑色的墨都是色彩。齐白石的作品有精密细致的一面,所画的昆虫如蚱蜢、螳螂、蝴蝶等,非常精致和色彩灿烂,而有些作品却是寥寥数笔,意到心不到的忘我境界。无论笔下所画的一切,生动活泼而跃然纸上,而灵气动人经络。 总之,他落笔胸有成竹,童心意趣浑然天成。

最近有人拿梵高和齐白石两人的作品“向日葵”与第三世多杰羌佛创作的“向日葵” 比较,看谁绘得更厉害与超群,或对后世的影响更广和深远。而我对梵高、齐白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绘画作品过目较多,正如我九岁在老师的启蒙下开始研究和鉴赏齐白石的画作,十四岁开始欣赏梵高的作品与研究,都己经数十年矣!同时,我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创作神往己久。为了却我的欲望和心愿,还直接乘飞机从纽约到三藩市参观“美国国际艺术馆”和到洛杉矶欣赏“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的珍藏。这两间艺术馆雄伟庄严的建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艺术馆内珍藏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迹藏品,有不同材质的各种创作,有豪放的、也有细致妩媚而令人震惊的,不一而足;而唯一没有给参观者欣赏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笔下的“向日葵”。当我听说有评论家拿梵高、齐白石的“向日葵” 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比较时,我自然地觉得,就以我数十年对梵高和齐白石所作的研究和经验,觉得他们三人的艺术境界是旗鼓相当的,而关于比较他们三人的“向日葵” 作品,高低之分还是有的。这包括构图、色彩、用笔、线条、神韵、灵气等等,都是可以比较谁画得更好,或者换句话说,谁的作品让观者更喜欢和给人们更大的喜悦,又或对整个世界文明和艺术观与哲学的影响更大呢?因此,我们会毫不含糊地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三人中论情性与修养,梵高会是三人之末;论功力,齐白石也在梵高之前,而梵高在西方文化中己是顶尖的强者。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现世纪的佛陀,大慈大悲渡众生而又非凡夫俗子之身。以佛陀的修为,不用说都在梵高和齐白石二人之上;以绘画的创造和功力,佛陀又岂是凡夫俗子们所能及的?就这样,胜负立判。

当那些评论家们把梵高和齐白石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 进行了一番细心的研究,同时他们进行了临摹三人的“向日葵”作品,在临摹梵高和齐白石的作品后,确实深深感觉在实践中更能认识,如真正要达到他们的境界,虽不太容易而并不难。而对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作品,临摹起来比较吃力,虽反复试了多次,不但神韵,就连外形都难摹仿。羌佛的“向日葵” 很明显地有扎实的中西画基础和传统功力,而精华粹汇,自成一派的笔触、情调与色彩。色调与笔痕浑朴厚重,温润与华美,其笔触与神韵生动活泼而融为一体,而有出神入化的磅礡豪迈与灵气,和强大的生命力。对于多杰羌佛的油画插在花瓶中的“向日葵”,画艺高绝而异变多端,构图简单玄妙,花朵大方自然,到了让人无法捉摸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地,灵气迫人。关于他的水墨“向日葵”,笔法豪放自然,挥洒自如,笔力沉雄稳健而飘逸如金石般韵味;从上到下,整幅画呈现和谐而有动感的境像,而自然地表现活鲜的生命力、潇洒与灵气的精神。

西方文明的梵高,东方文化的齐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三人的比较,因为文化的差异而各有千秋。而二三百年后,能够影响整个世界的,才是永恒的丰碑。“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五百年!” 而对现世的人们来说,你心中喜欢谁?谁就是最厉害的!

请看下面六幅画的对比: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一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二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一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二

第三世多杰羌佛水墨作品《向日葵》

第三世多杰羌佛油画作品《向日葵》

作者:林缉光

2018 年10月26日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 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有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妥善处理。

往期好文推荐: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真传弟子圣德释证达孺尊主法法会简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绘制观音菩萨图及其它艺术家作品,共100幅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国画欣赏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西画《苍叶抛红》及其它艺术作品欣赏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西画 《苍叶抛红》

当你第一眼触碰到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的“超自然抽象色彩”,那鲜明耀眼的红黄蓝白黑,跳跃飞舞,泼辣如千里江涛泻过,收藏於微细毫端之妙趣,洒然超脱於尘俗,柔和而刚毅,各种妙丽色彩相互滋养昇华,可以说是巧夺天工,色达空灵的境界,和雅、舒服之享受真是难以言状。

“超自然抽象色彩”是一个由色彩构造起来的完美世界,它没有十分具体的世间形态,它就是色彩,以色造形,以色写意,色即是其形,色便是其意,色入感人神韵。这些色彩,一经第三世多杰羌佛之手,蓦然汇成无比奇妙惊艳的幻色,气韵生动,景如华滋,泼辣如沧海咆哮,而反之微观如毫端显意,粗中显微,神韵天成。其实现在谈三世多杰羌佛的西画高超之处,实在是低论佛陀。我们可以想到,就连空中的祥雾第三世多杰羌佛都能一手拿之入雕刻,如如而不动,对於书画,那不是小菜一碟吗?所以这些画美得醉人。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西画《释迦摩尼法王子》

这些作品,融入了宇宙自然的精华、地骨山川之心源,毫不夸张地说,用“格调”、“意境”、“韵味”、“技巧”之类的词汇来标贴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超自然抽象色彩”艺术,实嫌拘谨世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艺术早已脱出此尘世樊篱的束缚,其形其意其色均似金龙脱於地壳,翱翔翻飞在碧海蓝天,恣意自在,无拘无束,掸尽尘埃,变化万千而美妙绝伦!在这些激荡心魄的艺术奇珍面前,景仰着顶圣如来云高益西诺布从无尽博大之妙心流泻出来的超人技艺,领受着三世多杰羌佛用变化无穷之色彩,为人类的享受幻化出来的超越一切现实禁锢的美丽,我们除了发自内心的激动欢欣之外,满腔赞叹的语言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了。三世多杰羌佛从其无上圆满的智慧中流出来的工巧神髓,让我们再次见识到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高超的西画技法和造诣,如他所画的油画“释迦牟尼法王子”,其庄严无以伦比,即可见其修养学识之高深乃是佛陀展显

《苍叶抛红》即是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创始的十六个画派之一, 厚堆色块派的代表作:以堆叠泼辣变化的色块笔触,体显浓厚高度立体韵味,取其抽象和超现实的具象而用色,达到神韵变化莫测、乱而不乱的艺境或写真效果。据陈列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品之艺术馆中导览员,导览说明时提及,《苍叶抛红》历时六年完成,堆叠50层左右,每层颜料等乾透之後,才会续着新的一层,功法巧妙,不可言喻。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其他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西画《雪山上的茅篷石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西画《幻色》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韵雕《别有洞天》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雕塑《阿弥陀佛》佛像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像《西方三圣》3D立体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像《绿度母》3D立体

声明:

涉及法义问题应依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为准应证。修学《极圣解脱大手印》,《藉心经说真谛》和《什么叫修行》;才是正确,快捷的学佛,成就之道。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 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有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妥善处理。

往期好文推荐: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祂的本质就是这样 全球新闻报道集选

三十五道圣德高僧们对提问的重要答复及答案的纲要全集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国画欣赏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金石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展显工巧明 金石

——本文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简介

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的金石,借传统的神韵造型,融新意之雅趣舒展,无论是阴刀阳刻、汉碑古韵、钟鼎行文皆达到金石的最高峰,砸钗还古的境界,视若金玉环垂,坠地有声,玉坠残缺,自然到了炉火纯青之度,如“虚怀若谷”一印,及“江山入画图”,见其笔力之脆劲,力道苍古得以残锋破皮,有的布局舒展,有的苍花雕烂,有的抒心大方,有的莞尔唾涎,美不胜收,实乃夺古人之精华,举现世之奇刀,不愧一代金石巨匠。而实质上,哪里是金石大家能与之相品,犹如大海与滴水之量,但可惜的是因缘变换、万法无常,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金石是三世多杰羌佛小时的刀功,这些金石原件早已流落他人之手,被不法之徒假冒为真迹书画,故大家要特别小心,唯有盖有三世多杰羌佛的总持法王章和指印章的才是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品。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金石

 

佛教新闻资讯:www.xiuxinblog.com

终于见到了佛史上传闻的胜义火供大法

143115tgc9jgg1gsjzcxvm圣迹寺大雄宝殿

 (攘琼诺桑报导)2018年9月19日在美国圣迹寺由巨圣德主持的“胜义火供法会 ”在大雄宝殿与广场之间正式举行,功德圆满。

参加这场稀世难逢的法会者,他们参加法会的因缘有两种: 第一种直接参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与禄东赞法王四人确定的圣德高僧与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机构负责人 。 第二种是随缘参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参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传佛教特别重视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连老百姓几乎都耳熟能详的息灾、免难、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这部佛法,又名“胜义火坛护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难有一场真正的“胜义火供护摩法”,而人们参加的恰恰都是常规火供法。 “胜义火供护摩法”与常规火供所产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别。一步与万里之遥。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圣德说到他们的亲身经历,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来颇邦卡大师和大月如来康萨仁波且修过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扣的大圣德说:“我学了这个法,但没有修成功,看来是道力和工夫还差,还需要努力。近几十年来还没有看到过哪个大圣德、大法王、大法师把胜义火供修成功的,胜义火供如果没有修成功,就会只能作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么成功与不成功的差别在哪里呢? 首先,常规藏传火坛供,或东密传承火供(柴堆大法会),被人宣称如何了得,我经了解后,结果,在点火时都是用人工点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圣点火之边?胜义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须祈请九位如来及金刚佛母,般若佛母,护法圣众,亲临火坛,由虚空驾临的金刚佛母亲自点火,这才是真正的胜义火供。

这场胜义火供法会,参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宝殿内,众目睽睽,近距离亲眼目睹法会的过程。火供坛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坛是临时打造的新火炉,不用任何电器和火器,就是一个纯铜干净的炉子。有一个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炉,由志愿者十多人在现场从上到下清洗得一干二净,将火坛炉放在平板桌上,里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当时抬近大殿门上。主法巨圣德依法观修,在约五十米远左右是主法巨圣的法座,“点火卫士”是一个一段金扣的圣德波迪温图孺尊担任,他将火签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坛炉,大约隔六米远,本来要点火,突然改变主意,站住对高空喊:“这一场胜义火坛护摩法是南无巨圣德主修,请金刚佛母点火,如果金刚佛母不点火,弟子波迪温图就点了!”随着深深行了鞠躬礼。巨圣德站在远处大声喊道:“请金刚佛母为众生除障、增福护摩点火!”话音刚落,突然虚空金刚佛母出现,我看到蓝色金刚佛母用手一指弹入一道闪光,坛炉就燃了,坛炉在丝毫没有火的状况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 吓得波迪温图连跑带跳,转身勒头便拜,现场人人近距离看到火焰突然燃起,当下就地磕头跪拜, 兴奋无比,依仪规展开祈愿烧护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动把胜义火供用的金刚伏魔钵, 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据法义,钵会收摄火供场中所有人的魔冤恶业,镇服在钵中,魔冤妄图逃出钵外,用尽全力将钵发生震动,此时千钧一发之际,听到“轰!”的一声,金刚佛母一道闪电将钵内恶魔与黑业化为齑粉,魔魂再由佛菩萨将之带到佛土,严加管教。

巨圣德在远距离,没有接近过任何法器或法桌,接着修“暗送菩萨一表”大法, 现场所有人但见钵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刚伏魔钵“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如闪电从钵边旋起旋灭,接着由会众起钵翻转,钵下、钵内已空无ㄧ物,暗送菩萨的“一表”已被取走,无影无踪活生生在众目睽睽监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萨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烧的魔尸,奇臭无比,甚于世间诸臭,凡闻其味者无法抵抗 ,个个五官变形 ,胜义火供的实相法已经达成圆满。

据了解,八十多年来没有出现过胜义火供法,都是在讲理,没有佛菩萨出现,无论任何人修的,没有出现过真正这样实相显法的胜义护摩法会。也就是说,在西藏地区与印度等世界各国,八十多年前有过这样殊胜的火供法会,现在是第二次出现,让我们亲自在现场见识了真正如来正法的至高伟大。

还有更殊胜的,这一场胜义火供法会除了胜境空前,威力无穷之外,火供坛烟在大殿上升,坛烟在整个大殿上空密布,可顶上的烟雾侦测器却一声不吭, 这实在太神奇,在这大殿只要抽一支烟,抽到一半就会响警报并撒水下来的, 胜义法会上佛菩萨的力量,竟如此殊胜微妙。

就这样,胜义护摩火供出现无比殊胜圣迹,参加法会的善信十分激动, 连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兴奋地五形异位,众人尽其供养巨圣德,可巨圣德分文不受,让他们各自收起来了。

自此在这个世界上圣迹寺建成了真正的内密坛场,因为大家亲自见到了“暗送菩萨一表”,可是巨圣德说,最好还是你们自己找大圣德“上金刚三杵”,这样才有供在那里的实物,来体现内密坛场是真正建立了。

我亲自参加了这场实相胜义火供大法,让我深深感受到与大圣德讲的一样:“常规火供与胜义火供相比之下无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儿科而已。”难怪一位教尊说,“胜义火供由虚空金刚佛母现场点火与普通人工点火的火供功德,是几千倍的差距。”

此次胜义火供所用坛炉、供桌和相应法器都会供在圣迹寺,供人瞻仰。

说到这里我要补充件最重要的事,19日胜义火供法会圆满结束后,就在现场大雄宝殿里,南无巨圣德宣布:“今日这场大法会已经修了,禄东赞法王等到了这场法会,这是他最后一场获加持的法会。”,禄东赞法王在前几天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公告中说:“等最后一场法会后他要尽快圆寂”。两位法师还劝他留下来弘法度生,法王说:“有佛陀师父住世,我这样的证量怎么派得上用场!人生就是一场梦,早迟都要走,因缘和合,幻化而有,缘尽则散,算了,不住了!”他还说:“我的生死是我自己决定的,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跟赵玉胜圣德不同,要靠佛菩萨定时来接他。”这个禄东赞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说到作到,在法会第二天9月20日,沐浴着袍,摆上文具于法座,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拜别文书说到“墨迹未干圆寂”,他能写说“墨迹未干圆寂”,那就是他一放笔就圆寂了。

 

附:维加斯新闻报

 

IMG_0888IMG_0889IMG_0890

心脏病突发猝死 佛陀加持起死回生

心脏病突发猝死 佛陀加持起死回生 第1张

我心脏病突发猝死时佛陀师父通宵守床边,次日复活吓坏了医生心脏病突发猝死 佛陀加持起死回生 第2张 第2张

日前,阿联酋迪拜酋长长子拉希德•穆罕默德•拉希德•马克图姆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34岁。拉希德是迪拜酋长的长子,为迪拜多家投资公司、银行主要合伙人,曾被福布斯评为全球最热门年轻皇室成员之一,还多次获国际耐力赛奖项。

据研究资料显示,我国心脏性猝死的人数约为54.4万人,这相当于每分钟就有1人猝死。近年来,不管是身边的普通人也好,明星也罢发生猝死的非常多。这让我想起了,20多年我因为心脏病突发猝死一天后又活过来的离奇过程。

1992年12月22日,冬至,天气格外寒冷,我去成都市出差,不料病情突然发作,心脏陡然失常狂跳,非常痛苦。我咬牙坚持到下午,眼看实在支持不住了,朋友们立即把我送到成都市第八人民医院抢救。

抢救我的是主任医师邱仁祺。当时没有床位,就在底楼过道安了铁架床,接通心电仪后开始抢救。邱医师说这个病很凶险,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便派车派人去市内各家大医院买紧俏的特殊药品,可是待到傍晚,买药的人却空手而归。邱医生着慌了,只得用其它药物继续抢救。而此时我已陷入深深的绝望境地,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慌乱袭上心头,让人处于半昏迷状态。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感到躯壳和五脏六腑剧烈疼痛,像有人用无数的刀片在割裂我,迫使我发出了声声惨叫,犹如扳命一般。巨大的痛苦中,我恍忽间想到我才44岁,正是人生黄金季节,而“无常”就来索命了,真是让人万分难舍啊!

由此我越发痛苦,心慌如万箭穿心。正当我奄奄一息的时候,突然一道巨大的黑色天幕徐徐降落,亮光随着天幕的垂落遮蔽消失,直至天幕下方垂到地上,最后一线微弱的亮光也消失了。随之我就被罩在死一般的黑暗深渊之中,失去了仅存的一点知觉。这就是死亡!至今想起来仍心有余悸,死亡的痛苦无以言喻,真让人刻骨铭心,永世难忘。当然,那时我尚未进入中阴身,那种悲惨伤心的滋味自然未能体验,所以至今仍是未知领域,这里就不敢打妄语了。

后来我却起死回生,出乎意料地醒过来了。当我恢复意识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次日早上七点过钟,我听见床头边老伴问候我的声音,老伴说:“好了,你现在醒转来了,多亏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救了你。昨晚师父和师母在这病床边守候了你一晚上,师母刚刚才回去,师父还在这里呢!”

我转过头,看见佛陀师父坐在左边床侧的椅子上,我叫了一声“老师”,内心悲欣交集,一时说不出话来,不禁潸然泪下。这时,佛陀师父握住了我的一只手,微笑着叮嘱我:“你要好好吃饭啊!”我有气无力地说:“我不想吃”。佛陀师父说:“不想吃也要使劲吃,这样才恢复得快。还有,你在这里再住两天就回去,否则医院要找你来做试验。”正说着,一位护士把医院院长引到了我床边。原来凌晨时分,一个护士蹑手蹑足走到我床边,伸手试了试我的鼻头,感觉突然有鼻息,正惊异间,突然听见我又发出了鼾声,不知是惊惧还是惊喜,突然转身飞奔出门去报讯。院长是专门来见证奇迹的。院长和我拉了拉家常,便奇怪地离去了。这时师父叮嘱了我一番,这才离开医院。这时候老伴悬着的心才落实下去,不禁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据我老伴讲,昨夜她赶到医院,我的心脏早停止了跳动,心电仪的荧屏上始终呈现出一条直线,也没有了呼吸。当时医生不愿正视这个现实,也没有从我身上取掉心电监视仪,他们希望奇迹出现。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心电仪荧屏上的直线仍然是直线,根本没有波浪形的呈现,这就说明我已经死定了,那些看护病人的家属们把我围了一层又一层,都发出了惋惜的叹息。多亏佛陀师父和佛母及时赶到了医院,师父在人群后面给我作了大加持,佛母也吩咐她(我爱人)一起念诵药师佛圣号,这才把我从鬼门关里抢救回来。

我遵师嘱,不久我便出院回家养息。不料几天后,邱仁祺医师买了奶粉、水果和一个篾笼包装的烧鸡等礼物,专程从成都赶到我上班的单位来看望我。原来邱医师对我的病情一直迷惑不解,他是来探究竟的。邱医师对我说:“你的病情太凶险了,来势凶猛,说死就要死的,那天晚上抢救你,临床诊断你就是死了,不料凌晨又活过来,这是我从医几十年从未遇到的奇迹!难道有什么高人救过你?”我当时只能支唔其辞,虚以应对。但他一再求我说出真相。

中午我们吃饭时,请他一起用餐,他也不为所动,大有不探究到实情绝不罢休之势。见他如此真诚,我被感动了,后来还是让老伴给他讲了佛陀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来医院加持我的情况。由此邱医师大为惊奇,惊奇得语无伦次,甚至口吃起来:“世间真有这样的奇事?你你们师父是做……做啥的呢?”我骄傲地回答:“老人家是人天导师,教授我们修行学佛。”于是,邱医师一再恳求我引荐,他非要拜见佛陀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可。

后来经唐师兄的帮助,佛陀师父接见了邱医师,并给他讲法达半小时。邱医师非常崇敬佛陀师父,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

为了查清病情,1993年3月,我住进了四川省人民医院。住院次日下午,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赶到病房来看我,要我坚定信心与病魔作斗争,相信病情必将转化,甚至痊愈。有佛陀师父的精心关照,我的心比较平静,也不再那么执着担忧,由此过了一个月自由自在的日子。后来医师要我出院回家,说现在没办法治我的病,但他们已派人去加拿大学习先进治疗技术,三年后你再来治疗。当时我感到病情的严重性,但我相信我不会死,因为有佛陀师父作靠山。

果然,硬是足足等待三年,1996年3月,陆军总医院收治了我,终于诊断出我患的是“恶性心室室速失常”心脏病,属于世界疑难杂症,由于病因不明,一旦发作就会产生心室室颤,有人发作一次或两三次就会抢救无效而死亡。而我患病三年多,居然还能存活,这让他们感到迷惑不解。

1996年4月28日下午4时,我被推进了介入治疗手术室。进手术室之前,我电话告知了佛陀师父请求加持,遂使治疗非常顺利。手术完成后,刘世玉主任医师高兴地对我说:“老庄,为治你这个病,我可担心了,你要晓得,我还专门买了香去寺庙拜了观音菩萨的,还去拜了两次啊!好了,这下治愈了,血点不存在了,再也不能引起心脏电阻滞紊乱了!”我的病因虽然医生一直没有说清楚,但我心知肚明,那是无始以来我造的恶因所结恶果, 由于佛陀师父和佛菩萨的加持,先是死而复生保住了性命,后是劫难之后的治愈。学佛之初,未了先须还宿债。经过这次死而复生,更进一步坚定了我修行学佛的信心。

2014年6月我去美国拜见我的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时,佛陀师父仍关心地问我心脏没问题吧,我禀报说:“病情从未翻过。”佛陀师父笑了:“好,好,你要好好学佛,人生都是死路,只有学佛证得成就才能了生脱死。”确实就是如此啊,迪拜酋长长子拉希德纵然拥有万贯家产,皇室荣耀,面对死神召唤不是同样无奈而西去吗?相比之下,我等虽一介平民,却拥有了这些皇室贵族、明星富贾所无法拥有的巨大财富——佛法,又逢佛陀住世,亲说佛法,何其稀有啊,若是今生不向来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呢?唯有精进修行,一心求解脱。(文/洛追钦布 )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