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画作中感受“传统,无我,空间”

继承传统 深化广益

目前中国画这一特殊的画种已经打破了长期形成的封闭僵滞的局面,进入了交流混杂的异形发展时期。或衰亡,或向更高层次发展,中国画就面临着这样严峻的十字路口。

这是一件令我们每一个中国画作者深长思之的大事,必须作出正确的抉择,坚持正确的方向,以求在这艺术发展的特殊时期,将中国画推向一个新高峰。

我认为,目前的中国画由于受到混乱的“多元化”和“异形个性”的冲击,其衰亡的趋势已出现。所亡者,亡其特殊的传统精神(理)和精湛的传统技艺(法)。目前背着创新包袱的画家们,特别是部分中青年画家,为了追求艺术效果,表现其“个性”,便排除了传统的笔墨和技法,利用各种工具故意雕琢,虽有所创新,却使画面失去了中国画的特征,失去了东方艺术的内涵美。近几年,很多展厅和报刊上出现的中国画,实际上是在宣纸上作的喷漆画、油画、水彩画,如果不标题就不知道是甚么画了。这就是脱离了传统造成的危机。用中国毛笔中国墨,在中国的宣纸上画西方画,不能称中国画,只能说是西方画的“创新”。中国画流派甚多。宫廷派、民间派、阮体画、文人画、壁画,以及各民族的画派,五花八门,万象纷呈。但它们大多主线条,重墨骨,以笔墨铸冶物象,渲导气韵,驱遣情意。线条的书意美,与水墨的墨像美,决定了国画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艺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艺术作品

艺术的发展是要创新要变革的。凡事有常有变。常为承之本,变为革之道;常从非常来,变从有常生。但承易而革难。易者常被人轻视或忽视,以致被人抛弃,大多集中全力于变革。变革并非一味模仿西画和异道艺术,还必须十分重视常与变在国画艺术上的继承和革新的辩证关系。国画艺术的真正创新并非不重视“常”,而且是对传统有所真正继承,才能对吸收外来文化和异味艺术有正确的法度,才能使国画艺术有所突破和发展。如汉唐时代的国画艺术家,他们都具有坚实的基础,对西域文化、佛教艺术进行藉鉴,使我们的民族艺术突飞猛进。明清以来,艺术家对西洋绘画的技艺研究和吸收,不也更进一步发展了我们的民族艺术吗?艺术家们十分懂得善守与善变的道理,而并非丢掉传统去纯求创新。

要创新必须有所继承。那么继承甚么呢?不可只求宋、元、明、清的文人画传统,还要研究宋代以前那种雄奇壮观的大气流韵的法度,研究多层次的网络结构。对传统的认识应扩大视野,不能局限某个流派,某几个名家里手,要在多元化、多层次、多异象中提高认识中国画的特点。为了使传统艺术发扬光大,要正确认识东西方艺术的互相影响。无论是西方人文主义或东方传统专制主义,无论多元化社会或一元化社会,以及新旧道德观念的变异,都要以正确的态度去吸收有益的东西,保持中华民族传统艺术的基因,发展民族艺术。大凡一个成功的大师,都是师古笔墨并师造化,融汇新意,自成一体的。他们的艺术是独特的中华民族的艺术。吴作人先生说:“中国历代的艺术为甚么在世界上受到人家的尊敬和赞扬,就是中国艺术有它的独创性。”如果我们自己把这点宝贵的东西丢掉了,一味去模仿人家的,亦步亦趋,便会始终落在别人后面。要使中国画成为世界性的、国际性的艺术,首先必须具有民族性。要保持中国画的传统精神和传统技艺以及有关创作上的散点透视,笔、墨、线、韵、气、空间、金石、书卷等方面的特点,而又融汇西方及多元异道艺术之精华,才能逐步深化自己的艺术,奔向艺术高峰。一言以蔽之:继承传统的目的,是追求无我的高层次境界,将空与色的韵律艺术推向高峰。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不触诸法 毫端无我

“无我”是阅历、学识和技艺融铸到一定程度而自然出现的境界,是艺术家们已经取得了成熟的个性艺术后的再追求目标。主要是追求画外之画,是深悟“性理”、明了自我“宇宙”的艺术一体性。即艺术家在艺术实践中觉悟本来面目与自然宇宙一体之真源,而成圣者之境,达到内心世界与大自然的浑然一体性。正如苏轼所云:“青山原不动,浮云任去来。”在中国古典画论中,大师们一向强调心手两忘。南北朝时期王僧虔就指出:“必须使心忘于手,手忘于书,心手遗情,书笔相忘,是谓求之不得。”苏子瞻也说:“亡笔而后能书,其意义是忘笔则不为技艺所役,性灵才能出之自然。”如果手不忘笔,则笔便难于刻雕。正如《金刚经》所言:“无人相我相”。又曰:“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以是为技,则技碍神,以是为道,则道碍圣,所谓醉达真谛,画由逸。正是人之意识,于控不住物的状况下,不带平常那种矫饰意为的执着,大自然与人性的真实本来面目才会相合,经无住的心底通过笔端跃然于纸面。这就把无我境界说得更透彻了。故名家里手们都称道虚“实”才可悟化境。虚实效果是没有故雕琢、做笔意的结果。挥毫者应入无为虚实之自然,求达无雕琢之意趣,首先得外解大自然之真相,内悟自身本性,养静中之定力。正如宗白华先生说的:“静穆的观照和飞跃的生命构成艺术的两元。”意思是向外发现自然,向内发现自己。这样,在艺术实践中,个人尘世的烦恼,就在自己创造的达观博大、无我无心的境界中消失,精神自然得到解脱和升华。这是理想化了的高度的人格境界。在这样的艺术境界里,就会出现多元化的大自然和人造物,即第二自然的真实性灵产物。在如此境界中产生的中国画,方能成为最高的晶莹的美不胜收的格高境大的艺术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通达无我的艺术境界,道路是坎坷曲折的。因为无我境界的产生应有实实在在的艺术成就作基础,这成就并非轻而易举的事。刘开渠在写给我的一封信中说: “艺术成就的道路有意想不到的风浪”。而我们越过风浪去夺得艺术成就是要具备潜心奋斗和高尚人格的。成就是熟─生─熟……螺旋式上升的过程。古人说的画到生时是熟时,实际上这里所谓的成熟并未成熟,须放手解心始可堪称成熟;自然而然放弃已有成熟之执着,是意非意信手于纸面方为成熟。所谓生,是指用笔表现稳定物形程式的把握,待高度熟练后,对物形的把握就不再成为绘画的过程,这种程式和把握反而成了表现力的束缚。这种束缚使艺术家困惑并产生极强的冲击力,就自然突破和超越对物像的原有把握而转入对物形精神情绪的把握,于是第二次生或多次生的现象就会出现。二次生或多次生的克服,往往会不经意而意趣盎然,作品会化出纯清的童心,产生平中见奇的艺术效果。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空即是色 万法生情

中国画有着独具的空间意识、空间感。空间有整体空间,有为数众多的各种形状的空间所组成的二维空间群。这些空间无有定相,也并非笔作轮廓的复现,而是由笔作墨像分隔成各种虚实,似有似无的异状空白。这些空间的互相呼应,自然表现出只可心会不可言传的节奏感、运动感。它们直接导引着人们的情感,产生极强的魅力。因此,我们要追求无画处皆成妙趣的效果。要明白“惜墨如金”正是惜白如金的妙处。空间包括画面上的构图、布局、笔道、呼应,即安排的空白,行笔的意到笔不到,对比的互相联系,以及色彩的照应。古有云:“空白即画中之画。”任何一个画种也脱离不了空间而独立,就是布满色彩的部分西画也主要以色彩的面积与形状的关系对比造成“三一律”的透视空间感,这种空间造成了色化为空的艺术。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在中国画上正是无意识状态造成的结果,是高层次的表现艺术,是对笔墨纸及物象的磨练达到炉火纯青后的“无法程度,即无法法亦法”。于法不构于成法,法在随心所欲的任何一处的“自然”化境状态中。所以名家里手无意寥寥即满纸气韵。如白石老人的《雏鸡图》,画面下部三只水墨小鸡,余外无一石一树一草一虫,仅书“白石山翁”四字呼应成趣,使之画面出现大面积空间,但给人的感觉是空而不空,表现出的是心旷神怡的自然美,使卷面的布局构图及物体的安排浑然一体,加之老人行笔无我无琢意,其物象就流盈着自然的真源,因此这样的空间就包涵着宇宙中的万象灵性,“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境界自然出现。

齐白石作品

遗憾的是,经多方查找,没有找到所评价的题有“白石山翁”四字的《雏鸡图》,只好以齐白石先生类似的作品来代替。

再看白石老人的《枯荷图》,无论从布局、构图,用笔以及墨与色的运用,都大大有别于《雏鸡图》。此画满纸墨迹,画面从上到下出现的是荷杆、荷叶、莲斗、残花以及斑斑点点的二维空间群。当我们面对大自然中的一片残荷时,会发现其三维空间与《枯荷图》二维空间群是一脉流韵的,不同的是大自然的空间感要受到各人视角和其它自然环境的影响。《枯荷图》虽然满纸墨迹,而空间却寥廓。由于空间群的相互韵律感在笔力、笔道、笔韵等方面造成了一元性的节奏,并与无住物象的真源相合出自然之气,故而收到了“色即是空”的艺术效果。平中见奇,大返童心,正是达到了画到熟时是生时的无我与空间的境界。

齐白石作品

我们再来看看以奇取胜的潘天寿先生的艺术。潘老的国画处处故意雕琢做布局,而造成奇特的构图,但这同样是文人画中一颗闪光的星星。细心琢磨他的艺术就会发现他在布局格式等方面是精通的,实则是有形之中化无意。特别是空间上的对比角度、呼应等方面更为讲究。

如他的《秋雁图》,看得出是有意把构图排成方块图案线路,其实里面布下了艺术魅力网,即死中藏秀,童心线点,图上的人字雁行和题款的方位布局,以及山石树木,造成了一种空间呼应对比韵律。其中四个不同大小的“金石”,从上到下,由小到大,就给画面分出了三个空间,于空间中见其焦、墨、树草与其上方的雁行、题款,形成了一种互相连贯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韵律节奏感。此图堪称艺术精品无疑。

timg

潘天寿作品

中国着称的新都宝光禅院有对联云:“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这句话道破了白石老人和潘老先生一代大师的艺术真谛。

魏文帝曹丕说:文章以气为主。品格的清俗高下,不能以强制的办法取得,出神入化的“无我”境界,以及“色、空”的艺术效果,亦非我们青年画家一日之功所得。但这是我们艺术实践的一大课题,每个艺术家必须走“师古创新”的路子。师古是传统,创新必须将东西方的艺术、哲学、美学、文学等熔为一炉,“悟达真源”,把握物形外相及内在精神,以及表里虚实之变化,写出流韵,使其作品行笔奔放,运力泼辣,线条流走,形体似与不似,工而不匠,放而不野,有个性有魅力;达到这一步,再依诸学问追悟无我及空色无住的真源。那么浑厚华滋,格高境大,气韵生动的艺术境界就将人导入美的享受;我们的中国画艺术就能求得一大飞跃,最终成为世界性的闪光艺术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墨荷》跋款:“满幅狼籍破笔兮,奇哉兮妙竟怡情”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艺术作品

编者语

此学术论文为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年所作(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虽已过去三十多年,如今读来,依然振聋发聩。由编者放入文中的图片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画作(标注作者的除外),这些图片经过扫描,翻拍,或从网络下载,其明暗,色彩,清晰度等已与原作不符,特此说明。

 

从以上这些图片中,大致可看出画作的实际尺寸。

推荐:

敬请恭阅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著《什么叫修行》、《佛法精髓》、《藉心经说真谛》、《极圣解脱大手印》;阿旺诺布帕母所著《入法门论》、《子必依论》、《般若实相论》、《因明论略示》、《戒律论略释》、《成道必修定观精髓》以及全球佛教出版社与世界法音出版社联合出版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宝典等佛书。

声明:

此文只代表个人学佛修学体会,涉及法义问题应依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为准应证。修学《极圣解脱大手印》,《藉心经说真谛》和《什么叫修行》;才是正确,快捷的学佛,成就之道。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 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有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妥善处理。

往期好文:

 

世界佛教新闻 www.xiuxinblog.com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绘画作品《向日葵》及其他艺术家作品鉴赏

梵高、齐白石PK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我在画坛度过了六十多个春秋的生涯历程中,有了这几十年的体验和实践,结识了不少名家高手,尤其是担任北京国家博物馆书画鉴定中心的总顾问,和书画评审鉴定专家以来,主要的工作是鉴定和评审东西方的画作,而所鉴定过的名画至少也有几万件了,特别是荷兰的大师梵高和东方一霸的齐白石的存世珍品。

梵高、齐白石都是世界著名的艺术大师,一个是代表西方的顶尖高手,另一个是东方画坛的特级大师;都是从各自的古典文化传统中吸取精髓,而创作新的风格和宇宙观,成为新时代和新潮流承先启后的艺术创派宗师。从他俩的作品中可以反映东、西方传统文化不同的特质。而对于梵高和齐白石的作品,能影响整个世界的艺术文明到什么程度?是怎样的境界能导致他们成为世界美术史上,挺立的丰碑而令人高山仰止呢?

绘画评论家们把梵高、齐白石两人的作品拿来互相比较孰高孰下,而结果两位各有千秋,并且都是艺术上登峰造极不败的战将。但最近又有艺术评论家们又搬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油画向日葵”和“国画向日葵”,做出了非比寻常的一番不同评价,而将梵高、齐白石再拿来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创作比较,孰高孰低谁更厉害而成为高手中之高手。梵高、齐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比较结果,给了人们极大的启示。

西方艺术从文艺复兴以来强调理性分析,追求形似的传真写照。利用光线、质感和细节呈现出一个写实的立体透视空间,而数百年后到了梵高的年代,对于形似以及光线的明暗人物黑扳的反感,而开创了适合他自已的,色彩明亮、瑰丽雄劲、交错的笔触的印象主义,成一代之宗师而铭刻于西方艺术文明的丰碑里。当人们一想起梵高,就会想起他独特的个性和目光如电的眼神,满身是劲,时刻都为追求艺术的灵感而栉风沐雨。他是个天生的艺术家,而且还有点神经质,自信心非常强烈;就因为他有此特性,对他自已喜爱的艺术一往直前,而无后顾之忧,他热爱自已的作品而傲视一切,他宁可遗世独立而不屑与同时代的画家们为伍。他的作品色彩明快,笔触如风起云涌般翻腾于天空中,他所画的田园、人物、花卉、等等生动活泼,每笔都是由内心的情感转化而来,开在他丰富多彩的自画像中,和超尘脱俗的“向日葵”𥚃,灵气迫人而动人心魄。

从梵高的绘画创作精神和立意中,能寻觅到他对中国水墨画有深刻的研究和认识。正因为如此,他在用笔、造形、设色方面,施展出中锋和排笔的手法。他笔下的《圣经》以几笔排成,又如他所绘的自画像,脸上的线条和色彩,已到达超凡脱俗的境界。而这些笔触我们不难发现,他吸取中国画的养分与精髓;故梵高的作品也远胜于其他西方油画家,如塞尚、高更等同时代的画家们,脱颖而出成为绝代高手。这是与东方的中华文明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艺术,如点彩派、德国表现主义和印象派等有着紧密相连的关系。他到最后,画到人我一体、天人合一境界时,已到了无拘束的“任自然”境界。因此他不知道还有自我的存在,而只有艺术观和宇宙观,而“任自然” 是中华文化老子哲学的精髓。他拿刀子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于忘我于画的境界中,对当年社会的不公平与怨恨作出无言的反抗。

齐白石其实对印象派、野兽派、写实主义等西方绘画都有深厚的研究,取西方之精髓,融汇东方艺术的传统精神,自创一派而成为二十世纪国画大师。他落笔沉稳而力透纸背,他用羊毫笔而以书法入画,其线条刚健有力而带有婀娜多姿和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像铁线描般钢圆而有弹性。他的笔所到处随心所欲而自然天成,并配以如碑刻般强壮雄健流畅的书法。这种随心所欲的“任自然”的艺术思想,正是中华民族老子哲学和艺术文明的泉源;而又和梵高借鉴老子的哲学思维是一致的。齐白石在绘画中喜欢留白,而留白在黑白的中国水墨画中也定为是一种素彩,所谓墨分九色(中国古书墨分五色),这就说明了白色的纸和黑色的墨都是色彩。齐白石的作品有精密细致的一面,所画的昆虫如蚱蜢、螳螂、蝴蝶等,非常精致和色彩灿烂,而有些作品却是寥寥数笔,意到心不到的忘我境界。无论笔下所画的一切,生动活泼而跃然纸上,而灵气动人经络。 总之,他落笔胸有成竹,童心意趣浑然天成。

最近有人拿梵高和齐白石两人的作品“向日葵”与第三世多杰羌佛创作的“向日葵” 比较,看谁绘得更厉害与超群,或对后世的影响更广和深远。而我对梵高、齐白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绘画作品过目较多,正如我九岁在老师的启蒙下开始研究和鉴赏齐白石的画作,十四岁开始欣赏梵高的作品与研究,都己经数十年矣!同时,我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创作神往己久。为了却我的欲望和心愿,还直接乘飞机从纽约到三藩市参观“美国国际艺术馆”和到洛杉矶欣赏“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的珍藏。这两间艺术馆雄伟庄严的建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艺术馆内珍藏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迹藏品,有不同材质的各种创作,有豪放的、也有细致妩媚而令人震惊的,不一而足;而唯一没有给参观者欣赏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笔下的“向日葵”。当我听说有评论家拿梵高、齐白石的“向日葵” 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比较时,我自然地觉得,就以我数十年对梵高和齐白石所作的研究和经验,觉得他们三人的艺术境界是旗鼓相当的,而关于比较他们三人的“向日葵” 作品,高低之分还是有的。这包括构图、色彩、用笔、线条、神韵、灵气等等,都是可以比较谁画得更好,或者换句话说,谁的作品让观者更喜欢和给人们更大的喜悦,又或对整个世界文明和艺术观与哲学的影响更大呢?因此,我们会毫不含糊地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三人中论情性与修养,梵高会是三人之末;论功力,齐白石也在梵高之前,而梵高在西方文化中己是顶尖的强者。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现世纪的佛陀,大慈大悲渡众生而又非凡夫俗子之身。以佛陀的修为,不用说都在梵高和齐白石二人之上;以绘画的创造和功力,佛陀又岂是凡夫俗子们所能及的?就这样,胜负立判。

当那些评论家们把梵高和齐白石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 进行了一番细心的研究,同时他们进行了临摹三人的“向日葵”作品,在临摹梵高和齐白石的作品后,确实深深感觉在实践中更能认识,如真正要达到他们的境界,虽不太容易而并不难。而对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作品,临摹起来比较吃力,虽反复试了多次,不但神韵,就连外形都难摹仿。羌佛的“向日葵” 很明显地有扎实的中西画基础和传统功力,而精华粹汇,自成一派的笔触、情调与色彩。色调与笔痕浑朴厚重,温润与华美,其笔触与神韵生动活泼而融为一体,而有出神入化的磅礡豪迈与灵气,和强大的生命力。对于多杰羌佛的油画插在花瓶中的“向日葵”,画艺高绝而异变多端,构图简单玄妙,花朵大方自然,到了让人无法捉摸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地,灵气迫人。关于他的水墨“向日葵”,笔法豪放自然,挥洒自如,笔力沉雄稳健而飘逸如金石般韵味;从上到下,整幅画呈现和谐而有动感的境像,而自然地表现活鲜的生命力、潇洒与灵气的精神。

西方文明的梵高,东方文化的齐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三人的比较,因为文化的差异而各有千秋。而二三百年后,能够影响整个世界的,才是永恒的丰碑。“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五百年!” 而对现世的人们来说,你心中喜欢谁?谁就是最厉害的!

请看下面六幅画的对比: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一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二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一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二

第三世多杰羌佛水墨作品《向日葵》

第三世多杰羌佛油画作品《向日葵》

作者:林缉光

2018 年10月26日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 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有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妥善处理。

往期好文推荐: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真传弟子圣德释证达孺尊主法法会简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绘制观音菩萨图及其它艺术家作品,共100幅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国画欣赏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金石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展显工巧明 金石

——本文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简介

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的金石,借传统的神韵造型,融新意之雅趣舒展,无论是阴刀阳刻、汉碑古韵、钟鼎行文皆达到金石的最高峰,砸钗还古的境界,视若金玉环垂,坠地有声,玉坠残缺,自然到了炉火纯青之度,如“虚怀若谷”一印,及“江山入画图”,见其笔力之脆劲,力道苍古得以残锋破皮,有的布局舒展,有的苍花雕烂,有的抒心大方,有的莞尔唾涎,美不胜收,实乃夺古人之精华,举现世之奇刀,不愧一代金石巨匠。而实质上,哪里是金石大家能与之相品,犹如大海与滴水之量,但可惜的是因缘变换、万法无常,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金石是三世多杰羌佛小时的刀功,这些金石原件早已流落他人之手,被不法之徒假冒为真迹书画,故大家要特别小心,唯有盖有三世多杰羌佛的总持法王章和指印章的才是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品。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金石

 

佛教新闻资讯:www.xiuxinblog.com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作品欣赏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展显工巧明 书法

——本文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简介

古往今来,任何艺术或学科及其发明,都反映不了一个人的德品和学识,但书法却不然。而一个人在某一门艺术和学科或发明上的成绩所营造的光环,往往会遮盖他在学识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书道除外。书法,就像是一面立体透射镜,学问的深浅、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笔一画的运走中展露,无以遁形。且不说书法,就只是普通写字的好坏,对于一般人,也能看出他的文化水准如何。展观史论,从古至今找不到哪一个不具学识的人可以在书道上有所建树的。学识渊博不一定精具书道,但大书家必是学问书风双胞共存。尤凡历代书道大家,无一不是出于渊深学识之文学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怀素、何绍基、张怀瓘、岳飞,近有于右任等,个个都是学富五车的大文学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学识为书之栋梁,书之基石;德为书之格调,书之神韵,故书法必具双胞学体。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的书法,脱俗无华,格高境妙。时而龙蛇走笔,转锋又童心天趣,平中见奇,飘逸自如,浑厚华滋。行墨连绵,气韵畅达,字势或雄浑矫健如龙跃天门,虎卧凤阙;或清新和雅如浮云飘冉,鹤翔松间;或朴拙率真,孩心无执。脱尽轻鲜烟火之气,收敛内含,俗染浮杂已然荡尽!正是“天质自然,韵达性海,故柔中见刚,华而清奇。”

三世多杰羌佛的书法能达到如此登峰造极的境界,全然来源于他博大的学识,精深的才华,当然临帖的功夫对于佛陀来说一挥体成,而扎实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书门之时,即有传统草书的坚实功夫和博大学识的修养,我们见到书法的第一张,即是初学草书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绝诗“华宫日月丽阳天,喜乘西风六月闲,故朋来从叭声望,始知暑气已冬残”何等诗句脱尽烟火之气,高风清奇,不染尘俗。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却以超凡的证量,发抒情怀,阐显寺庙虽一室之间却为孤隐清高,超凡脱俗,但却乐尽无穷豪华天籁,故吟曰:“华宫日月丽阳天”统率日月之天地,而会之人间福盛,一句“喜乘西风六月闲”点出了在夏日炎炎却迎纳清浴,乘驾佛陀西风之凉风沐体,心境无迁,闲于寂静,放展宇宙,轻安极乐,人我两忘,故友来临亦闻叭声所得,已与世超然,清净无为,三世多杰羌佛不记时日,应无所住,而世外人却茫然牵挂,登车奔马告诉三世多杰羌佛,已经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会意却莞尔一笑。由此境界,我们可见三世多杰羌佛之书法如何脱尽人间烟火之气,是真正的佛陀之书啊!

三世多杰羌佛的书法,汇聚五明之全面证德证境,方见墨情神,又近年之草书以瘦金龙蛇无碍而写,更见神韵风驰,“翡翠玉”乃出仙风佛骨,彻底跳出三界外,岂然笑傲五行中,实乃非书之书,情怀宇宙。如“朗嘎罗布”之书,已脱前人笔墨而超前者,脱俗无华,功力深厚,似砸钗碎玉,且见钢打铁铸之风之“无我乃大成”,坚硬雄朴,锋利破皮之劲道,然而又内蕴俊秀,娟美温惬,确堪跃古腾今之书风格韵。“小不点”,孩儿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布局摆章,非书而书,消尽烟火之气,内藏儒雅风魂。拜读三世多杰羌佛笔下的“圣”字,则又是柔刚相并,内力藏秀,外放雅韵。而“佛”字时,可谓名副其实,真正达到了古人论书功力之顶峰“傲雪松枝万古痕,笔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实上,于实践中,三世多杰羌佛的书法正是“基深内养,始行万里,感诸境入性,吸万物灵媚于合笔内情之间”而得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万物于佛手一掌之间。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笔下字字珠玑,遒润曼妙,无所不具,统诸家之长于一人之笔,怀万谷峻风而独笑毫端,岂可言喻!要龙飞凤舞,具之;要砸钗金石,已见;要柔中见刚,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韵清奇,内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炉火纯青,返朴归真,佛之书矣!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华宫日月丽阳天 喜乘西风六月闲

故朋来从叭声望 始知暑气已冬残

云高学书 时在八二年赋之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福慧寺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堂皇块石兮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朗嘎罗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小不点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宝脂玉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枯藤石堡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莞尔灵犀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禅玄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无我乃大成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冬枝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格高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瘦金草书)

家尊少小习岐黄 天资润育善心肠
年超花甲无私病 节俭金币助他伤

时在洛城书之二零零零年三月云高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翡翠玉 五绝

时年于洛城赋之一书

碧玉透水淋 块霸品中珍

天山岂留得 画功开妙门

来美六之

乎然春秋乃一挥

在拟玉堂也

义者云高写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 书法

书画真源之道

免责声明:

本网站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 其余文字、图片均来自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有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妥善处理。

 

往期好文推荐: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成就 声明展显之古典散文,现代诗

世界名列第一最高的佛教圣殿–古佛寺即将在圣天湖修建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超自然抽象色彩”艺术品欣赏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国画欣赏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祂的本质就是这样 全球新闻报道集选

 

 

深圳觉行闻修:www.szjxwx.com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国画 一尘不染 清雅高洁,纤尘不染

1fc4cf8e8c5494ee06f6112b20f5e0fe98257ecc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成就-国画 一尘不染

枯叶低垂,荷柄弯弯,如折钗股。三朵红莲,亭亭玉立,含苞待放。叶柄花梗相互交叉,形如山势错落,左边的落款、图章既打破叶柄的等边均衡,又使整体构图形成了环抱之势,极简的画面显得浑厚丰满。画面下方的几滴淡墨,力透纸背,似乎落笔有声,叮咚作响。静中之声更显其静,画面的意境顿时显得清雅高洁,纤尘不染。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品的用笔极其老辣沉雄,却又不执著于客观色相。国画大家齐白石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艺术贵在似与不似之间。”指的就是这种不离于客观形象,又不著于客观形象,虚实有度、有无不二的艺术境界。
这幅格调至高,清芬四溢的荷花图,是 H.H.Dorje Chang Buddha III 的国画作品。作品中隽永的艺术气息,耐人寻味的哲学内涵,令人叹为观止,高山仰之……

文/澄一

 

友情链接:觉行闻修:www.szjxwx.com